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157章 美女如画

第157章 美女如画

    方章一哆嗦,多按了一个1,密码再次错误。登录界面提醒他,出于信息安全的原因,账号已被锁定,请他十五分钟后重试。

    方章赶忙站起来,几步来到谭川林身边。谭川林问他:“今天晚上我们飞纽约。Chiara的pitch,终稿在你那儿?”

    Chiara是HW旗下多瑞多资产证券化的项目代号。方章今天清晨赶完珀森需要的材料后,一上午都在做Chiara的pitch。

    方章忙点头:“我十五分钟之后就发过来。”

    “你现在发过来。”谭川林说,“我现在看。”

    “现在……那什么……”方章心虚地说:“我电脑锁死了。”

    “你找IT了没?”谭川林不耐烦地瞅了他一眼,目光落回自己的电脑屏幕上,重新戴上耳机。

    “不用,十五分钟就解锁。”

    “你杵这儿有什么用?”谭川林说:“你下去买点水果上来吧。”

    “哦,好。”方章忙转身往外走。快到房间门口时,他忽然又转身往李洛那边走去。

    林穆果然抬眸,瞥了他一眼。

    直到方章走至李洛跟前,李洛都没抬头瞧他。她的目光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她忽然开了麦,轻声说道:“佳美,这事情不能这么操作。你必须要和周总解释清楚,为什么底稿清单是这么写的。我……”

    “李洛。”方章叫她,“我下去买水果。你有没有什么要带的?”

    李洛这才摘下耳机,露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简短地答道:“不用,谢谢你。”她转而又去看电脑了,心中纳闷,这人是谁?怎么这么眼熟?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

    李洛笑着说道:“都可以。周总他忙,你可以问廖总,或者别人都行。”周围还有T行的人,出于保密原则,李洛草草地说了两句就挂了。

    “哎小朋友。”李洛忽然唤住了正在开门的方章,她突然记起来今天早上刚和他见过,是裴同亮手下PPT做得特别出色的那个小孩。

    方章被她喊得一怔,小……小朋友?他僵硬地转过身来,看着她,表情有点不自然。

    她嫣然一笑,甜甜地说道:“你帮我带杯奶茶呗?我看楼下的暖暖都没人排队哎!”她把电脑往沙发上一搁,走到他跟前,一本正经地说:“我要荔枝芝士芒芒,不要糖、去冰、小杯。我们加个好友,我把钱转你。”

    方章正兴冲冲地拿起手机,蓦地听到远处一声低沉的声音传来:“直接转给我。”

    李洛迷茫地转过身子去看林穆。林穆和煦地朝她笑了笑。

    她又一头雾水地回过身来,笑着向方章道了句谢,问道:“你叫什么呀?”

    方章笑容可掬,“方章。”

    “方章。”李洛笑着重复了一遍。

    她真美,巧笑倩兮,眉眼弯弯。

    李洛此时已经回到沙发上盯着电脑去了。

    方章出门的时候,感到背后凉飕飕的。室内明明是阳光明媚,美女如画,真是闹鬼了。

    不过他可以肯定,林穆这次必然是记住自己的名字了。

    ******

    “我捋一捋啊,谢菲尔德于五年前的四月份加入恩佐董事会……”李洛坐在桌边,手指在平板电脑上拖动。屏幕上显示的是WNE美股二级市场的历史数据。

    林穆答:“对。同年秋季,恩佐逐步解除和WNE的供应链合同。”

    谭川林顺着他的逻辑说了下去:“由于恩佐作为下游的采购方,独揽WNE一半以上的销售额,所以合同的解除直接导致了WNE在几个月后的资金链断裂……”

    李洛点了点头:“这个有道理。所以WNE经营情况急转直下,没能偿还上短期债务,二级市场股价在三个月内跌了80%,完了就宣告破产呗?”

    “对。”谭川林补充:“沃克介入的是债务抵押标的收购,那可是他的成名之战。恩佐解除合同前几个月,WNE刚刚斥巨资买了块地建新厂房,结果没建完就把地皮抵押出去了。WNE破产的时候没人愿意接手这个还带着烂尾楼的标的。唯独沃克认定那地方能升值,果断拿下。”

    “你猜怎么着?”谭川林越说越兴奋,一拍大腿道,“没过一年,当地铁路规划扩建,就是那块地最合适,卖了天价!这眼光,绝了。”

    李洛对沃克的丰功伟绩不怎么感兴趣,注意力仍是在谢菲尔德的事情上,皱着眉问:“你们是在说,谢菲尔德利用董事会的影响力,操纵上游合同?”

    “现在主要是两个问题。”林穆清晰地指出:“首先,谢菲尔德为什么要加入恩佐,是否出于利益输送的目的,这个我没法判断,也不太可能去求证。其次,她加入之后,在WNE合同的事中起到了多大作用,是否间接获利,现在也只是凭空猜测。”

    “等于什么都没说。”李洛趴到了桌上,有些扫兴,这人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洛洛,你不要急。”林穆笑了,“这事情……”

    李洛忽然又坐直了,“如果她想通过这个手段,操纵WNE在二级市场的股价从而牟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总能查到对吧?监察系统会自动识别吧?”

    “前提是有可疑的交易记录、有牟利,而且还得能和她牵扯上关系。”林穆犀利地指出,“如何判定呢?她的个人账户、直系亲属账户在同期的做空交易记录?这个疑点会很大,她不会这么草率……”

    “你说得对。这就不好判断了……”李洛承认,“她可以把内幕信息透露给别人,比如某个对冲基金之类的。别人又可以用其他方式回馈她……”

    李洛叹了口气,这里头的利益链错综复杂。市场操纵和内幕交易带来的暴利让一批批人前仆后继地跳入这场和监管的猫鼠游戏,套利手段越来越迂回,令人眼花缭乱。

    “是啊。光是二级市场套利的花招就数不胜数,更别提对方还可能有别的目的。千头万绪啊……”谭川林抓耳挠腮。

    “哎说到这个,怎么会这么巧呢?”李洛又趴回了桌上,好奇地看着林穆:“怎么恰好你在白象担任董事,从而认识了沃克。”

    她抓了桌上的一个橘子掰开,“沃克又恰好在四年前参与到了这个项目中,所以能给我们看到具体合同变更的信息。”

    她往嘴里塞了好几片橘子,腮帮子鼓鼓的,咬字不清,“然后我又……嗝,我又恰好认识你,所以才能从你……嗝……”她今儿个吃得实在有点多,“从你这儿听到这个信息。”

    谭川林听罢,瞅了林穆一眼,双手捂脸往椅背上一靠,深吸一口气,仰天长叹:“你真是白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