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146章 不良资产收购

第146章 不良资产收购

    “你知道吗?这分析员才来我组里两个月,那天居然总结道我只要没有按时吃饭,就很凶!”李洛绘声绘色地表演起涂世欣一板一眼的样子:“‘我看小覃姐和飞姐都很容易相处。你和她们比,算是给人压力蛮大了!’”

    李洛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大大的眼睛勾人而不自知,“我、凶、吗?”

    林穆笑而不语。

    李洛偏要林穆表个态:“你说啊!我和莫飞谁比较凶?”

    林穆仍是避而不答。

    李洛作罢,气呼呼地对他说:“反正古立和T行快要合并了,不如把他放到你手下见识见识?”

    谭川林在前排笑得前仰后合。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李洛认真地警告司机谭川林。

    她与林穆毕竟熟惯得很,笑笑闹闹地讲了一路。谭川林偶尔瞥一眼林穆,他虽话不多,但眸中光华尽是难得的温柔。

    半小时后,车行驶至B市市郊一处城乡结合部。附近皆为七八层高、外型破败的小矮楼,墙面老旧泛黄,墙漆逐渐剥落。这里也是有不少人居住的小区,边上处处开着药房、快捷酒店、早餐店。

    谭川林把黑色高档商务车停在了街角一处堆放着建筑材料的空地边上,三人从车里下来,衣着气质出众,与周围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李洛雀跃地蹦哒了一路,活脱脱像是个出来兜风的萨摩耶,兴奋不已地四处张望着,黑漆漆的大眼睛闪着光。她平常参与的案子多是跨国并购,出入的不是五星级酒店就是CBD的高楼大厦,很少有机会跑到这么接地气的标的来踩点。

    但是资本席卷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信息充斥在大地上每一个角落。只有韭菜才会误以为金融便一定是西装革履、香槟红酒、五星宾馆、游艇飞机中的商业谈判。

    金钱无处不在,繁盛富贵之地谈下的买卖是买卖,黄土沙尘之中拿下的项目也是项目。反正玩家只在乎一样东西,回报率。

    她问林穆:“这是不良贷款的标的吗?抵押物就是这些商业地产吧?”她指着周围那些已经倒闭关门的凄凉店铺。

    林穆点头。

    他们走过一段坑洼不平的路面,边上还有挖土机咔咔作响。林穆抬手替她捂着耳朵经过,李洛不住地问:“不良资产的证券化,不都是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在做吗?你们外资投行也能揽到项目?”

    他们终于走到一个静僻角落,谭川林解释道:“这不是T行的项目,是KSF旗下一支基金,白象资本,在做的业务。白象并不做证券化,而是直接买下违约债务,清算贷款,然后把抵押资产在网上拍卖。我们在中间,只是牵个线而已。”

    银行在放贷时往往会要求借贷人将抵押物质押给银行。一旦借款人失去偿还能力,贷款成为坏账,借贷人便急匆匆地跑路,也不再去管理经营这些抵押资产。

    房地产抵押资产有的是公寓住宅,有的是商业地产,工厂、酒店、仓库等等。理论上来说,借贷人违约,银行只需要将抵押物拍卖出售,以此偿还债务即可。

    但实际上,破产资产处置起来周期漫长,涉及到律师、会计师、评估师、法院等多方机构,是一个较为冗长又繁复的过程。

    所以参与不良资产买卖的通常是机构投资者。只有他们才有足够的实力和耐心吞下这块蛋糕。

    李洛纤细的鞋跟裹满了地上的泥沙,粘在地上不太好走。她毫不在乎地找了一处脏兮兮的台阶坐下,把鞋在地上蹭了蹭,抬头盯着眼前两个人注视一会儿,终于明白谭川林所说的“我们”,指的是他们个人,与T行无关。

    谭川林说他们二人只是牵线搭桥而已,李洛不信,问林穆:“你是白象的非执行董事吧?”

    林穆是T行的MD,估计不便在其他大型金融机构兼任什么日常职务,以免出现职务利益冲突。但他和谭川林显然对于白象的业务十分熟悉,那么很有可能是担任了不参与具体经营的董事会的位子。

    投行人员熟悉各行各业的行业现状、产业链生态、商业模式、市场结构,对于财务、法律、政策等等知识都有涉猎。所以在投资银行做到MD的位置,身兼几家公司的董事的情况十分常见。

    林穆笑着点了点头。

    李洛努努嘴,“这有什么好瞒的,网上都能查得到。”她口袋里的手机一震,她掏出看了眼,是莫飞让她参加亦舟的对接会议。她答应了一句,又把手机塞回包里。

    李洛依着谭川林所说的沉吟一瞬,自言自语道:“去年,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处理了近5000亿不良贷款……当中应该有很多都是商业建筑作为抵押资产的……”

    她复而抬头,兴奋地问道:“所以白象收购这些不良贷款,转手卖出抵押物,从中赚取回报?”

    作为白象的母公司,KSF是总部在芝加哥的一家美国资产管理机构,涉及业务范围非常广泛,包括上市股权对冲、债权、风险投资、杠杆收购等等业务。

    这么来看,KSF也想参与到违约债务的收购中来。这一类投资人,一般被称为“秃鹫投资者”。

    他们是金融界野心勃勃、伺机而动的狩猎者,往往在企业或者机构陷入财务困境、走投无路时出手,直接或间接地介入企业运作,着手处理、改善企业的债务现状,然后转手将资产卖出,从中猎取高额回报。

    这个行为模式和秃鹫食腐的天性十分类似,意图在腐朽中套利,点石成金。

    谭川林点头,指了指街对面的一栋三层商业建筑,“比如说对面这家宾馆作为抵押物所对应的债务,未偿本金大致在一千三百万左右。银行打包八百万出手,破产处置拍卖后大致能收到一千万,大概20%的差价。”

    “好厉害。”李洛赞许道。她板着手指喃喃自语道:“还需考虑到背景调查的人力成本、中间方收取的各项费用、基金本身的管理费……”

    她粗略一算,这回报率堪比大部分优秀的私募股权基金年收益,而且估计周转下来也就只要一年左右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