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121章 送海鲜
    “那我先回去了。”李洛低着头,干巴巴地说。

    “好。”周诗亦淡淡地答,移开目光,没再去看她的眼睛,而是望着远处的夜色。这朗月清风,亦是动人。

    “叮”,一声手机消息提示音响起,尖锐的声音划破空气中的寂静。

    李洛从风衣口袋中掏出手机,邮件来信人显示着三个字,“陈山山”。

    消息的口吻热情:“李洛你好!这些天我回老家走亲戚,带了些海鲜过来。晚上有个饭局,正好在你家边上,我想着就给你捎上了。一小时后,你方便下楼取一下吗?”

    李洛突然凝固在了原地,赶忙瞥了眼周诗亦,确认他看不见自己的手机屏幕。

    陈山山这位前亦舟技术骨干,原本就和自己没什么交集。去年年底时,钱玟似乎捕捉到一些端倪,意指陈山山与百百分暗通款曲,泄露亦舟的模型开发方向。可这事情最终被周诗亦怎么处理了、结果如何,她一时间不太记得清了……

    李洛纳闷,陈山山为何要与她联系?又为什么要把消息发送到她古立的邮箱中?

    第二个问题相对容易解答。自己与陈山山没有私交,除了几次亦舟尽职调查时的访谈会议,便是工作时大家一起吃顿便饭。所以除了公司邮箱和手机,他并没有其他方式能够联络自己。

    李洛对此较为敏感,因为公司内部邮箱总是被IT、合规、法务、人力严密监控着。

    投行与客户之间有着商业秘密保护协议。一旦商业机密存在被投行披露、使用或者外泄的风险,不仅公司合规法务要调查,甚至有可能发展到客户方提起诉讼,警方立案侦查,最高能触及启动刑事执法的门槛。如若自己的邮箱里存在任何可疑信息,都是件麻烦事儿。

    而陈山山这人,毕竟有透露亦舟商业机密的嫌疑。

    思绪不断地跳跃,陈山山后来究竟离开亦舟了吗?邝闻良律师他们具体进展到哪一步了?自己竟然都想不起来了……她捂着脸,脑袋里一团浆糊,唉,今天不该喝酒的。

    她抬起头看着周诗亦,不如现在直接告诉他呢?

    转念一想,自己会不会小题大做了?陈山山无非来送个海鲜,或许根本没别的意思,下次自己回个礼便是。

    周诗亦性格敏感多疑,若是现在告诉他,他会不会觉着此事过于巧合,若不是他本人今日正好撞见,她根本不会从实招来?他会不会甚至认为,自己还与陈山山有什么别的瓜葛?

    “还是别提了,”她心下思忖:“如果要说,今后有的是机会。”

    “李洛?”周诗亦打断了她的思考。

    李洛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有些口吃着道:“那那那那我,我这就走了周周周总。”

    周诗亦有些狐疑,眯着眼,徐徐地将她的脸从上到下审视了一会儿,好半天才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儿啊。”李洛尝试恢复镇静,眼前他的轮廓却有些重影,“没事儿。”

    她自认为此时斗不过他,不能再逗留,只是转身朝小区内走去,却一不留神,径直撞上了身后的一棵梧桐树。

    “当心。”他快步上前,将她扶了扶。

    李洛惊魂未定,心中又开启了自我埋汰模式:这才几分钟前,自己潇洒从容地拒绝了他,现在就这么副心神不定的样子,他会不会觉得很搞笑?

    李洛觉得甚是没面子,挡开周诗亦的手,准备仔细看清脚下再迈步。

    天已经完全黑了,树下更暗。梧桐树盘根错节的树根与它摇曳的影子在地面交织,芜芜杂杂,层层叠叠。

    李洛揉了揉眼睛,总是觉得地上有什么物件和这摇摇曳曳的树影极不相称,却一时分辨不清。

    她定睛一看,自己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双黑色皮鞋尖,微微泛着光亮,在黑暗中森冷骇人。

    “啊!!!!”她大吃一惊,猛地向后一跳。

    “洛洛,你别怕。”倒是林穆一贯沉稳的声音。

    李洛抬头看向皮鞋的主人,“你你你,你什么时候,”她大口地喘气,“藏到这儿的?”

    林穆见状,无可奈何地看了周诗亦一眼。周诗亦也是笑了笑。

    “我一直站在这儿,也没藏啊。”林穆答得极为自然,“你可以问周总。”

    “嗯。”周诗亦点头,“林总一直在。”

    李洛惊鄂地转过身,生气地质问周诗亦:“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我以为你看到他了啊。”周诗亦也是答得理所应当。

    李洛的反应有点慢半拍,认真思考了几秒,后退一步,指着他俩说道:“你们……你们都站定了,别晃。”

    月色下,她的面颊泛着红晕,染得白皙的脸格外诱人。樱花被吹得漫天飘散,洒得遍地淡粉色。这空气中醉人的,不仅是花香。

    林穆抬手去拉她,“洛洛,你喝多了,我送你回……”

    “你别碰我。”李洛对于这一点倒是很清醒,避开他的手,且没再看他一眼,转身走了。

    林穆似乎只是怔了一下,转而又毫不介意地跟上她的脚步。

    她迈着晃晃悠悠的步伐向小区里走去,一边晃一边嘟囔着:“鬼鬼祟祟的……”

    林穆追着她解释:“不是,我看你们正聊着,就站边上等。”

    李洛没搭理他,只是自顾自地往前走。

    “洛洛。”林穆忽地拉住她,低头询问:“你先前和他说的,都是真心?”

    李洛强忍着哈欠,抬头看着他半晌,才忆起自己刚才都说了些什么。眼前这人感兴趣的,无外乎是周诗亦先前问自己的那句话呗?

    这人一定觉得自己忘不了他、很喜欢他、在乎到无法释怀吧?就是那种卑微弱小、毫无原则、轰轰烈烈的爱情咯?是谁给他的勇气,梁静茹吗?

    李洛把自己逗笑了,嘴上倒是大方地顺了他的意:“对啊。”

    他似乎十分欣喜,展颜一笑,拉着她的手将她往怀里带。

    李洛诧异地将他推开,后退两步,问道:“林总,你真是渣得光明正大、毫不避讳啊。你来找我,你女朋友知道吗?”

    林穆的手僵在原地,专注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道了句:“对不起,是我的错。”

    李洛没能意会他话中深意,倒听出了他语气中浓郁的歉疚。

    她觉着此人认错态度积极诚恳,自己也不便再追究,只是点点头,欣慰地说:“没关系,也就是我品性高洁、思想端正,倒也没酿成大错?今后注意就好,别再辜负了人家姑娘。”说罢继续往公寓楼走去,心里盘算起陈山山此行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