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65章 你想避嫌

第65章 你想避嫌

    林穆还是冷着脸,问莫飞:“你已经和李洛说了?”

    “对啊,周末说的。”莫飞答,“那萧菲飞的事,你和李洛解释了吗?”

    “那次她来谈派蒙的事,我本来想和她吃饭解释啊,但是周诗亦电话找她…..”

    “那你现在电话解释一下呗?或者我让她别去了。”莫飞思路清晰。

    “她现在都不接我电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林穆有些懊恼,拨出一个语音通话,果然很快被李洛拒接了。

    “哇,你这什么待遇啊?还不如我这个上级!”莫飞惊叹道。

    “还是我来吧……”莫飞拨了语音通话过去,开到扬声器上,响了几声后,李洛甜美的声音传来,“喂,领导好。”

    “小洛,是不是太早了?你那儿才七点多。”莫飞瞟了眼林穆,他看着还挺高兴。

    李洛此时带着愤恨和委屈说道:“太早了?你都不知道我早上经历了什么,周诗亦这个二货!我劝他不要意气用事,不要以收购为手段打开移动端市场。你知道他怎么反驳我的吗?他说……”

    李洛绘声绘色地演绎起了周诗亦真挚的语调,“‘赚这么些钱,如果不能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什么意义?’”

    这弦外之音,估计除了李洛,其他二人是听明白了。

    李洛并不知道电话开了扬声器,而林穆也在电话这头听着,她仍在抱怨:“我一大早跑来他家,好言相劝,他竟然误会我!说我是因为担心蓝屿那边不好交代……”

    “哎哎,这个我们之后再讨论哈。”莫飞赶紧打住了她,一是害怕她继续透露出什么客户信息,二是瞄着林穆这脸色越来越阴郁,有些骇人。她忙问道:“周六我不是拜托你萧菲飞的事情嘛……”

    “哦,我记得。”李洛应声,但音色中显然没了先前的活泼,“这么着急呀?早上我还要和钟扬开会。那下午尽快过去?”

    “不用,你别去了。”莫飞急着回答后,又觉得自己稍显唐突,赶紧补了一句:“我的意思是,她现在情况很稳定,你不需要跑去了。”

    电话那头安静了很久,安静得林穆有些焦躁。片刻之后,李洛平静的声音传来,“是不是林穆和你说了什么?”

    莫飞扶了扶额角,这两人的事儿,自己真是前也错,后也错。她是不想搅在里面了,干脆把电话塞给林穆,“你自己来。”

    林穆接过电话,先前阴郁的神情一扫而空,眉宇间尽是温柔,“洛洛,最近好不好?”

    李洛听着电话那头低沉的声音,心中泛起一丝涟漪。她咽了咽口水,不合时宜地问了句:“我……你们……这是多人会议吗?还有其他领导在线吗?”

    林穆轻笑一声,走开了几步,“现在只有我。”

    “哦。”李洛轻声问:“你和莫飞,在一起啊?”

    他笑着答:“对。同一个项目,在纽约。”

    “喔。你们认识啊……”

    “是啊。”他有些意外,问道:“你不知道么?”

    “都没听你提过呢。”

    林穆本能地解释:“可是我们三个人见过啊。你实习那会儿,莫飞来找我。”

    “……没印象耶。”李洛认真地发问:“什么时候?”

    他心里叹了口气,真是忘性够大的。但他不愿提起那次的争执,只是笑着回答:“大概是我记错了。”

    “哦,没关系。”李洛大方地安慰他:“你比较忙,可以理解。下次别记错了。”

    林穆有些懵,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已经换了个话题,语气欢快,“那你能帮我和莫飞说说,让我参与你们的项目嘛?亦舟最近事儿也不多。”

    他顿了一下,回答道:“洛洛,这个项目不太合适。接下来的业务也是债务为主,你可能不感兴趣……”

    “我感兴趣呀。莫飞也和我说,让我多接触其他类型的案子呢。”她想了想,乖巧地说:“这样我可以经常见到你呀。我知道,你很多项目嘛,不一定都在。不过我很乖的,不会吵你……”

    这言语间熟悉的明媚令他十分纠结,但思虑再三,他仍是不放心她搅进这浑水中来,只是回答:“我觉得不合适。”

    他拒绝得很直接,李洛不禁愣了。她有些委屈地问:“你是觉得我的履历背景不合格嘛?虽然我在固定收益方面的经验不足,但是大部分尽职调查的内容还是相通的呢。而且我可以做基础工作,好些分析员年龄都比我大……”

    听他那边没回答,她琢磨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补充道:“就只是推荐一下嘛,决定也是莫飞和钟扬去做,不算特殊化吧?”

    林穆仍然不同意:“其实快消类项目挺多,你要是喜欢,将来有机会我帮你留意着。”

    她默了好久,才问道:“你想避嫌,是么?”

    “不是的。”他忙说,却又不方便在电话上详细道来,“这事情有些复杂,下次我们见面具体谈,好不好?”

    又是一阵沉默。这次她回答的语气里不再有什么情绪,“好的。是我考虑不周,下次一定注意。早上还有事,我先挂了哦?”

    他唤住她:“洛洛。”

    “嗯?”

    “我很想你。”

    “嗯。”李洛没再说什么,挂了电话。

    林穆还不舍地盯着手机屏幕,莫飞已经火急火燎地抢回了手机,“真是,你这也太久了吧?我这儿还等着几封邮件呢。”说着莫飞就急忙去查看公司邮箱,边划动手机边问他,“说清楚了?”

    林穆正望着远处发呆,回过神来,问:“什么?”

    “萧菲飞的事儿,解释清楚了?”

    “…….没来得及。”他稍显尴尬。

    “请问,这是传说中的恋爱脑吗?”莫飞真是大跌眼镜,“你讲这么个破事儿怎么比拿几十个亿的案子都费劲?”

    见林穆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莫飞干净利落地点开李洛的聊天对话框,迅速发了一句语音:“小洛啊,萧菲飞呢,之前你和拉斐尔在项目上也见过,她的工作能力、工作态度有多差你也看到了,所以肯定不是林穆招来的。她和客户相熟,由于个人情绪问题出现了过激行为,所以客户一再拜托林穆照顾她。林穆出差多,管不过来,所以三个月前我上了项目之后,偶尔去探望她。这女生爸妈下个礼拜就从国外回来了,会把她接走。”

    莫飞对林穆两手一摊:“学会了吗?起因经过解决方案,这就讲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