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59章 自带仪式感的贵妇人

第59章 自带仪式感的贵妇人

    对于美国大学新生来说,兄弟会、姐妹会最大的吸引力仍然来自于其强大的社交人脉资源。在经历了残酷的遴选过程后,若是能获得兄弟(姐妹)们的认可,新成员就能获得其历史悠久的人脉积淀。在美国投资银行、管理咨询等招聘过程中,兄弟会、姐妹会校友资源的增色程度远远大于学科成绩或者其他社团活动。

    除了求职就业,顶级的兄弟会、姐妹会还常常为成员们织造了一张严密的精英关系网络。以哈佛大学的“最终俱乐部”之一凤凰社为例,那里曾住过两位美国总统和多位亿万富翁。电影《社交网络》中,脸书的创立人扎克伯格在哈佛挤破脑袋想进入“最终俱乐部”,也是出于这样的考量。

    如此看来,周诗亦与SCP的两位创始人渊源颇深。可此间发生了什么,能让这照片里看着情谊深厚的三人最终分道扬镳,连个专利都得向第三方曲折收购,李洛就不得而知了。

    李洛合上了电脑,坐在地上发呆。考虑到周五夜晚离开他办公室的时候,那气氛好像有些古怪,她不知道待会儿见了他,自己该怎么来遣词造句。昨晚那封邮件虽然抄送了她,却从没问过她的意见。他若是执意要高调地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这时候电梯“叮”地响了一声,几秒钟后一双白色球鞋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李洛顺着鞋子往上看,合身的运动长裤恰好露出骨节分明的脚踝。他手上晃着个户外水瓶,上身则是一件黑色防风夹克,头发被风吹得有些蓬乱。周诗亦正俯身看着她,“怎么坐地上?”

    李洛赶忙起身,弯着腰把电脑往书包里塞,语气客套,“周总锻炼真是风雨无阻呀,真不愧是文明精神,野蛮体魄!怪不得您成了买方,我成了卖方,这差距可不正是在每日自律的点点滴滴?”

    周诗亦觉得无趣,没再看她一眼,径直往门里走去,“进来坐吧。”

    李洛拾起地上的玻璃杯,拎着书包跟着他进了屋。那大娘见二人进来,热情地捧来两杯茶,李洛又赶紧站起来道谢。

    周诗亦去厨房倒了杯冰水喝,笑道:“你不用这么拘谨。来找我什么事?”

    李洛见他心情不错,也就省了些弯弯绕,“周总,我这才看到您昨晚发送的邮件,考虑到你可能错过了我的电话,所以才仓促地赶过来。”

    她一边说一边脱下了被头发打湿了的连帽卫衣,准备挂在凳子上,“对不起啊,我晾下衣服。”

    周诗亦接过她的外套挂到了暖气边,“吹下头发吧?不冷么?”

    李洛摇了摇头,笑着问:“我听说你们今天要见纽约卫报的记者,我们不一起看一看公关通稿吗?”

    他的态度冷淡了不少,问道:“你来找我,就是为这事?”

    李洛点了点头,补充道:“还有就是你给几个高层发的那封邮件,有几个问题我们是不是商量一下……”

    “这事你不用管。”周诗亦打断了她,转身去了卫生间冲凉,反手关了门。

    李洛有些难堪,但也顾不上那么多,赶紧凑到卫生间门口,就着里头传来的水声说:“周总,我知道你是在考虑往移动端发展。你邮件里提到的这几家企业估计也是好苗子。但从收购的角度来说吧,如果我们是图他们的人才,那收购也太贵了,不如直接引进来得划算。如果是想要整合他们的技术或者产品,其实完全不用这么着急,毕竟蓝屿的资金才刚刚到位,不到下一轮融资都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做这件事情。如果说你是考虑……”

    李洛忽地瞄了眼在厨房里忙东忙西的大娘。这位大娘虽然是周诗亦母亲,但毕竟不是亦舟内部的人。有些话,自己还是别高声嚷嚷了。

    她换了个不太敏感的问题,“其实并购的事情,咱们之后详谈,不急在今天。我这么早来打扰你,主要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今天的采访呀。关于资金使用计划,通稿上最好不要有什么临时的变动,是吧?”

    浴室里除了水声,什么声音都没传来。

    李洛想,他到底是没听到,还是懒得谈?她又试探了一句:“你该不是在考虑,今天和卫报讨论移动端的发展战略吧?”

    周诗亦还是没有理她。

    “那记者,男的还是女的啊?”李洛又问。

    “男的。”周诗亦说。

    “哦,你听得见啊?”

    见周诗亦还是不说话,李洛只能沮丧地站在门口等他出来。

    无聊之下,她点亮手机屏幕,看到了王希发来的一条未读消息:“李洛,怎么回到A市了也没和我说?我生气了!”

    王希就职于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力澜,专门负责跨境并购业务,一直和T行合作紧密。五年前,李洛实习快结束那会儿,林穆介绍她们两个认识。王希还在李洛找全职工作时费心费力地给了不少建议。

    虽说王希很卖林穆面子,嘴里总是念叨,“哎呀,林穆平常对我们帮助很多,你有什么需要千万别客气。”

    可李洛总是谈不上怎么欢喜她,二人也不太相熟。年初时回到A市后,李洛一直没和她联系。

    她们五年前第一次见面约在了力澜边上的丽思卡尔顿。诺大的餐厅,就只有两三桌人在用餐,服务员的人数大概是顾客的四五倍。王希穿着7厘米的高跟鞋,模样纤细,比领英照片上漂亮不少,手里挽着个黑配金的爱马仕,“哒哒哒”地走过来迎接李洛。那餐厅墙壁繁复得像是奥赛美术馆,到处摆放了各种装饰艺术品,王希还故作姿态地客气道:“哎呀,就是吃顿便饭。”

    想到这儿,李洛轻轻嗤笑了一声,手上倒很是礼貌地回复她:“希姐,我错了~饶命饶命~”

    王希马上回复:“没关系,知道你忙。哪天中午吃个便饭?”

    李洛一看她又说“便饭”,脑海里顿时冒出了服务员端来的精致的洗手盅和毛巾,还有一块粉红色鹅肝躺在不成比例的硕大白瓷盘上的画面。李洛并非不喜欢雅宴,要是可以选,谁不想做一位精致矫情、岁月静好、自带仪式感的贵妇人?只不过这种一趟需要三小时的安排,自己着实无福消受。对她来说,最奢侈的东西就是时间。

    过了五分钟,见李洛没有回复,王希又发来一条消息:“我们省点时间,老娘舅肯德基沙县必胜客,都随你。我最近业务有些冷清,咱们交流下呗?”

    这条消息倒是挺合李洛胃口,她马上回复了亦舟边上肯德基的地址,就约在这两天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