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36章 偷听
    会议室外的露台上,周诗亦被沁海资本的几位投资经理和研究员围着,心不在焉地探讨着科技赋能教育等热点问题。他话不多,偶尔颔首表示礼貌,清冷却不失风度。

    实话说这种场合让周诗亦感到有些厌倦,女人们矫情浮夸的阵阵惊叹,男人们故作深沉的曲意逢迎。他想,他们当我是傻子么?

    他的目光时不时地飘向会议室里那个身影,她心无旁骛地盯着电脑屏幕,细长漂亮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仿佛在忙着世上最重要的事情。

    他回想起今天的推介会上......

    她汇报代码船业绩时,脸上洋溢的神采。她阐述亦舟科技增长模型时,眼里投射的自信。

    这些天,明明是她四处奔走游说,给亦舟争取到了这几位重量级顾问,却又在今天的场合上低调地站在幕后……

    他的目光又重新落到了她白皙的手上。这无名指上,是不是缺了什么呢?周诗亦对自己这个想法大吃一惊,他收回视线,低头看了看杯子里透明的液体,“这伏特加,该不是有什么问题?”

    ……

    晚上九点多,李洛下楼去洗手间的时候,在露台上并没有看到周诗亦。

    露台酒吧正放着婉转松弛的拉丁情调歌曲,摇曳的烛火里,各方投资人看似融洽暧昧的气氛又飘着一丝试探和犹疑。这一丝不信任,其实来源于领投方和跟投方利益出发角度不同。

    所谓领投方,除了资本较为雄厚、占股比较高之外,还需要行业经验丰富,具备投前、投中、投后的项目管理能力。而跟投往往只需要选对了领投人和项目,迈入最低投资金额门槛,就算成功了一大半。

    大部分此次跟投的基金经理在科技教育行业的经验有限,不具备独自判断初创公司商业潜力的慧眼。与其说他们此次投资的是亦舟科技,不如说他们赌的是领投方蓝屿资本独到的眼光。

    蓝屿这些年选择的公司资质相当优秀。他们的投资理念注重企业产品自运行的能力,关注公司运营治理逻辑,放眼长远的发展。此次和亦舟的合作,蓝屿并没有明确的短期盈利目标,也没有签署任何对赌协议,不急不躁地用时间来等待亦舟的成长。

    而跟投的几位,或许不像蓝屿这么有耐心:能够入手高成长的项目,自然是他们喜闻乐见的,但究竟是花十年培养一个公司有机成长,还是持有三年后尽快出手给其他私募,或是让二级市场接盘从而换取一些快钱,不同的投资人有不同的看法。

    此次跟投蓝屿的除了沁海资本,还有几何基金、梨和教育、M29等等企业。前来跟投的几个老总虽然态度积极得很,但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和亦舟高层聊一聊近期的计划,算是求颗定心丸。

    其实对于非业内人士,创始人大可阔谈创始团队杰出的资质背景,对于项目产品的战略理念,再加之以一些星辰大海的理想情怀,往往就能让不太专业的投资人感到信心十足。到了近期利润的预估,这些人想听到的无非就是短期内会不会有一个重大技术IP能够带来估值的飞跃,或是公司什么时候能够达到上市的资质标准。

    周诗亦一向挺擅长和别人掰扯这些虚无缥缈的愿景,毕竟这些年,他没少参与路演、应付各色各样的股权投资人。加上他自带科技创业者那副不可一世的清高样子,常常让投资人觉得自己押对了宝。不过,现在周诗亦不知道去哪儿了,连亦舟COO蒋元也不见踪影。剩下李洛、CFO郑瑜琦与几位跟投人讨论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

    李洛起身去厕所,可到了一楼洗手间的时候发现自动感应灯坏了,里头一片漆黑。她借着室外幽暗的灯光上了厕所,而后,她洗手时又发现热水也停了,只好在黑暗里用沁人心脾的冰水洗了手。

    李洛不禁感叹这种绿色生态办公环境真是太接近自然了,连厕所也是顺其自然的。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李洛看到几步开外一盏暖黄色的路灯断断续续地闪烁着。连路灯也坏了?她想,这地方是闹鬼嘛……

    初秋的风到了晚上有些寒冷,李洛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小黑裙,赶忙搓着手准备跑回会议室去。

    可刚想迈步,突然听到了有几个人低声讨论的话语,声音有些耳熟。她定睛一看,那闪烁的路灯下站了三四个人。准确地说是两个高个子和两个矮小的身影。

    其中一位矮小的中年男性穿着磨旧了的皮夹克,粗短的手指抓着一杯橙黄色的威士忌。他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却在一米八几的周诗亦和蒋元面前不输气场。另一身影则是一位身材娇小的年轻女子,跟在皮夹克边上偶尔提醒他一句什么,应该是他的秘书。不过这两个人,李洛以前并未见过。

    李洛往回退了一步,身影匿在洗手间的漆木门之后,加上洗手间里一片漆黑,他们几人并未注意到她。

    周诗亦开口对蒋元说:“下周三董事会结束,立刻让他走人。在这之前注意保密。”

    蒋元点头赞同,“倪东晖虽然名义上只是个董秘,但是私下里和各位董事关系很好。我们等到蓝屿注资的决议通过之后再来操作这件事情。”

    李洛想,这好像是他们内部人事的问题,自己不该呆在这儿听墙根。自从上次崴了脚,她每次来竹落穿的都是轻薄的平底鞋,走起路来很安静。若是她悄悄地溜开,他们应该不会注意到她。

    可谁料到这四个人边走边聊,悠闲地往廊亭这边过来,李洛本能之下往洗手间内又退回一步。

    蒋元接着说:“上次T行能迅速说服董事会,肯定和他脱不开关系。只是倪东晖毕竟在亦舟时间也久了,这么让他走,董事们会不会有想法?”

    周诗亦干净利落地说:“不仅是他得走,还有闻良刚才提到的,融资项目组他那两个心腹,全都开了。”他顿了顿,又问蒋元:“不过,前些日子你和我说,这两人中有一个刚怀孕了?”

    他们慢慢迈步到了洗手间门口,然后就停下了脚步。李洛倚着洗手间冰冷的瓷砖墙面一动不动,大气也不敢出,苦不堪言。万一被发现了,他们是不是还要怀疑她在偷听公司内部人员变动的决策?

    蒋元笑答:“是的,聂夏玲刚怀孕。你上个月还给了红包的。估计你忘了。”

    周诗亦想了想,说:“那她调到后勤吧。怀孕了就别开了,免得惹是生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