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11章 古立的变动

第11章 古立的变动

    莫飞看出了她的分神,揶揄道,“最近是不是太辛苦,要不我给你几天假?正好亦舟这边,我看我们小洛出面,他们还挺好说话的?”

    李洛和莫飞私交好,笑了笑,“还假期呢,你这边光是小覃手里的项目,就已经焦头烂额,我怎么好意思休假。”

    莫飞收了笑,“嗯,的确新人来了之后,可能会考虑让你再上一个项目。好好把新人带起来,我们这一行,人员流动本来就多。而且这次,也会是近一两年最后一次大规模招新了。接下来,你想再要人,就要从别的组挖了。”

    李洛精神了起来,“为什么?每年不是秋季稳定招新吗?这个政策会有所变化?”

    莫飞想了想,和她解释,“具体的没有定下,但是你应该也听说了,ML & Co作为我们的少数股权投资人,目前渐渐在退出我们本土市场。”看李洛微微点头,莫飞继续说了下去,“所以现在古立的董事会也在寻找新的股权合作伙伴。”

    “对,我多少有些听说,私募基金龙育是之前主要在谈的一方,对吗?”

    “是的,上一次和媒体的公开,主要谈的是和龙育的潜在合作意向。但是现在来看,古立和龙育合作的可能性基本是没有了,其中原因之后我们可以详谈。目前的话,我们公司的股权合伙人,很有可能会是T行的控股公司。”

    “啊……”这个消息的确有些令人意外。毕竟T行控股集团旗下已经有较为完整的投资银行部门,他们又是为什么要来入股古立呢?

    莫飞也看出了她的疑问,继续解释道,“当然这其中,有发展愿景、协同效应、价格等等诸多因素需要考量,但是古立作为精品价值投资银行,专注于一些初创类公司的融资活动,而不是纯交易类业务,也算是独树一帜。最近看来,这个在业界也是很受认可的,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李洛点了点头,顺着莫飞的话问道,“但是因为投行的业务,或多或少和T行已有的业务有些重合,所以人力招新可能需要放缓了,是吗?”

    “是的,且不说招新,架构重组也是有可能的。现在来看,几个合伙人接下来的去向,还不是很确定。就拿我们的老大钟扬来说,他的业务是会直接被吸收进T行的兼并收购组,还是我们保持自己相对独立的业务分支,这个还是要看高层的讨论的结果。当然,现在聊这个还为时过早,你就先上点心,最近的几个业务也要抓在手里。”莫飞叮嘱。

    李洛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仔细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组里这边,我会暂时保密的。”

    莫飞会心一笑。

    接下来的几天,亦舟科技正式和古立签订了合作协议。李洛和组里在这些天准备了一些估值分析、潜在资方的投资意愿分析等等,再次来到了亦舟进行下一步的讨论。

    李洛今天带上了Associate君倪和分析员念念,一是因为现在涉及到具体的数据内容,他们能够获得一些客户直接的反馈,可以帮助他们更准确地了解对方的需求;二是亦舟既然是已签约客户,这些会议用来当作手下人的训练场也很合适。

    李洛开车带着他们二人去亦舟的路上,君倪明显十分紧张,时不时地和念念蹦出一句,“我记得现金缺口这部分,你好像早上没有更新?”

    念念一脸迷茫,回复他,“昨天晚上就已经修正过了,不是和洛姐讨论过了吗?”

    君倪点了点头。他想了想,又问念念,“你打印出来的是v16还是v17?我今天吃饭的时候和你说了,v17洛姐没看过,要用v16。”

    念念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一共打印九份,留了备用,第16版。”

    君倪舒了口气。过了会儿,他又问李洛,“洛姐,要不折现法估值这块,还是你来介绍?我怕我说不清楚。我也不确定对方的心里估值......”

    李洛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他,笑了,“我们早上都演练过了,你放心地去汇报就好。”

    君倪又点了点头。李洛想了想,多提点了一句,“君倪,你今年也已经升Associate了,接下来和客户的交流,只会越来越多。一开始肯定有些压力,但是做我们这一行,级别越高就越像个销售,金融说到底,还是和人打交道的,对吧?”

    君倪想了想,向李洛解释道,“我明白了。主要是之前,我对接的都是对方一些项目部门负责人,现在需要直接和管理层一众汇报,而且是......”

    李洛的电话响了起来,因为在开车,她把手机给了坐在副驾的念念。念念看了看手机屏幕接起电话,“林总您好,洛姐在开车,我可以代为转达一下吗?”

    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念念凑过来和李洛说,“洛姐,是T行的林穆林总。他说他现在的飞机去纽约,可能有时差,但是美国的电话没有变。如果亦舟方面有什么需要商讨的,随时联系。”

    李洛点了点头,还想再问一句他去纽约干什么,去几天,什么时候回A市,但是念念已经熟练地把电话挂了。李洛觉得有些无语:自己做分析员的时候,也是这么令人心塞的吗?

    君倪后来又絮絮叨叨地排练了一些自己要汇报时候的内容,李洛却有些心不在焉。林穆手里显然还有其他的案子在忙,但是据她猜测,纽约那边长期的客户,应该还是HW集团?

    虽然投资银行内部具体每个案子本身的保密性很高,但是T行和HW的长期合作关系早已公开。林穆几年前才从债券资本市场转到并购类的业务,却能在短期内升到ED,应该是着手了几个HW的重要项目的缘故。

    李洛不禁又想起了萧菲飞,当时在纽约第一次见到她,也是因为林穆带团队去纽约跟进HW的项目,而古立和他们有过短暂的合作。虽然后来并没有再和林穆谈起萧菲飞的事了,但是李洛又想起了那天晚上林穆跟在担架后面,领口和袖口都沾了血,怎么都让李洛有些膈应。

    在地下车库停好车之后,君倪和念念抱着一箱资料和一箱印有古立LOGO的小茶壶作为小礼物,随着李洛上了电梯。国内外的金融机构从业人员职业道德手册里,基本都限制了卖方给买方送礼的物价,从极其严苛的“100美金或相同价值的物品”,到相对模糊的“会给对方决策造成影响的等价物”,每个公司在不同的法律下会有不同的规定。但是这种普通的小茶壶,肯定是符合规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