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8章 雷丘和坟墓

第8章 雷丘和坟墓

    切尔茜显然也是挨训了,凑过来轻声对李洛说,“对不起啊,会前我都没有来得及和你过一遍。主要是另外一个项目,Project Sakara,那边太多事儿要救火了。”

    李洛挤出一个笑容和她说,“哪有,这原本就是我的工作,辛苦你了呢。”

    “你赶快修正,现在是十一点半,凌晨两点之前,我都有时间再看一遍。之后我得睡了,明早7点还要和二级交易那边电话会议。”

    切尔茜走了,赵岩也早没了影子,李洛在会议室里单独坐了几分钟。林穆说得在理,小朝和Kevin的工作内容着实难啃许多,他们负责的几个业务组的资产类型也更为复杂。可是他俩毕竟已经是Associate,而自己只是个实习生。

    切尔茜最近两个项目两头跑,能帮的也有限。李洛觉得有些委屈,加上这些天睡眠不足,眼眶红了红。但她马上深吸了几口气,憋住了心中的委屈,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回到座位上,她从数据准备阶段开始,根据林穆和切尔茜提出的一系列问题逐步修改,又在彭博终端上找到了意、法、德、英发行的类似证券的抵押池,对比相关的违约信息,理得差不多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平常林穆一般呆到十二点左右就会离开,今天不知道在忙什么,这个点也没走。隔着落地玻璃,她打量着他沉稳利落的侧影。意识到了自己这样不太合适,李洛忙埋下自己红了的脸。

    李洛起身去倒水的时候,他唤了她一声。李洛去到他办公室,林穆的眼睛没有离开屏幕,问她,“恒违约率调整过了吗?”

    “调整了,我借鉴了几个其他小微企业贷款资产池的ABS。现在定在15%左右。”

    “你觉得为什么不能延用之前的模型呢?”他边打字边问。

    “因为旧模型是在住房抵押贷款的资金池上做的假设。我需要建模的是小微企业贷款的资产。抵押资产的风险资料完全不同。”

    “嗯,”林穆抬头看向李洛,眼里一丝笑意转瞬即逝,“可以。”

    不久,林穆便离开了办公室。李洛继续修改了相关的报表和Pitch里的数据,整理完成发给切尔茜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她就干脆趴在桌上睡上一会儿。

    半梦半醒中已经渐渐有人来到办公室了,周围渐渐有了来往的脚步声,打字声,低声交谈的声音。李洛擦了擦口水,看了看表,6:50。又眯了一会儿,梦里是青绿色的草地,一只皮卡丘向她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李洛?”皮卡丘喊道,声音很遥远,也很温柔,“李洛,昨天弄到很晚吗?”

    李洛仔细一品,吓了一跳,这不是皮卡丘,是雷丘啊!她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又整理了一下裙子。

    Rachel正精神抖擞地冲她笑着,她左手勾着特斯拉的车钥匙,右手捧着一杯醇香的咖啡,“李洛,昨天弄到很晚吧?林穆又开始压榨新员工了?”

    座位对面的办公室里,林穆应声走了出来。李洛有些惊讶,这才七点,林穆已经来上班了?他先看了李洛一眼,也许是觉得她的样子比较滑稽,就朝她和颜悦色地一笑。而后他和雷丘说,“你收到我的邮件了?有几个点还是需要你来拍板。”

    雷丘说了声好,又拍了拍李洛,“继续努力喔,大家对你的反馈都很不错呢!”然后就跟着林穆去会议室了。

    李洛坐下后,松了口气,心想,还是雷丘比较温柔一些。

    中午的时候,李洛在茶水间碰到了谢之遥,谢之遥看她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问道:“昨天没回家吗?”

    李洛默默地点了点头。“你发现了?”

    “对啊,你没有换衣服啊。”谢之遥邪恶地笑了一下,“怎么样,雷丘坟墓组合,名不虚传吧!”

    “唉,“李洛叹了口气,背上从储物柜里拿出来的换洗衣服,“我去二楼健身房洗漱了。”

    因为顺利修改了模型,李洛忙完回到家才晚上七点多,实习几周以来第一次这么早回家。晚上的时候李洛的母亲张琳给她电话,对她的作息时间有些担心。

    “洛儿,怎么这么忙呀,组里其他同事也这样吗?”

    “是的,老板也是这么忙,我也没办法。”

    “要不妈妈给黎叔叔打个电话,我们调整一下呢?当时妈妈也不了解情况,你说你感兴趣投行的内容......”

    李洛连忙打住她,“我当然是要坚持做好的。做好了,才能拿全职啊。”

    “你还要全职干这个呀?那不是累坏了啦。”张琳又絮絮叨叨说了一些事情,中心思想是这个实习做个经历就好,不要太计较最后的结业评价,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类的话。李洛都一一耐心地听着,全都答应下了。

    ……

    投行丛林小向导—资产证券化(ABS)

    在一片遥远的热带雨林里,生活着一群民风质朴的猴子。林子里有十棵新长出来的香蕉树,猴群头领们商量决定,如果哪只猴想要认领一颗香蕉树和树上接下来结的香蕉,那必须当场交出两百根的香蕉。

    小猴子们很犹豫,因为即使拥有了香蕉树,树也可能会生虫、枯死,还有可能在一次雷暴中一命呜呼。小猴子们想象着自己倾家荡产认领了香蕉树,却一根香蕉都没吃到,抱着死掉的树哭泣的样子,谁也不敢开口。

    直到有一天,一位唤雨巫师带着一群在热带雨林穿着貂皮大衣的猴子来到了这片树林。他们先是表态想要认领所有的树,然后又对淳朴的猴子们说,只要交出二十一根香蕉,就可以获得这十棵树接下来总共所结香蕉的百分之一,即使十棵树里不幸死了一棵,每个猴也只会损失十分之一的香蕉。

    于是猴群里喧哗声一片,猴子们争先恐后地献上了自己的二十一根香蕉。唤雨巫师把其中两千根香蕉交给了猴群头领,把剩下的一百根和皮草猴们分着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