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7章 你好,我是组里的实习生

第7章 你好,我是组里的实习生

    会议结束后,有好几位私募大佬留下来,等着和林穆具体详聊。李洛只能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希望能有个机会向她接下来的上司自我介绍一下。大家陆续离开之后,会议室里只剩下林穆、一位粉衣女士、还有李洛。

    粉衣女士看起来四十岁上下,抹着有些浓的眼影。一般在金融行业,女性的穿着也会相对中性,主要是黑、白、灰、棕和其他不太鲜亮的颜色。

    会穿上比较亮眼的颜色配合相对夸张的首饰,说明对方已经在金字塔上站得较高了。粉女士上前一步,和林穆握手,满脸笑意,“小林,好久不见呀。上次ABS的案子你帮我们引荐了服务方,一直想请你吃个饭。难得我来伦敦,今晚有空嘛……”

    她这直白又暧昧的口气着实让李洛有些惊讶,看来职场潜规则的高危人群,不仅仅是年轻职位低的女性,长得好看的男性也是啊。

    林穆倒是应付自如,“应总客气。这都是份内的事。今晚比较仓促,组里还新来了实习生”,他的目光向李洛一瞥,李洛顿时觉得有些压力,“下次我去M市,再专门向您请教。”

    应总没有丝毫不快,回过头也向李洛扫了一眼,扭头往前凑了一步。林穆会意,也微微向前倾了些身子。

    李洛觉得他们可能是想讨论些不太方便别人听的工作内容,就向后退了两步。他们低声交谈了几句后,应总恢复了原来的音量,“实在是太好了。那下次你来M市,我们再聚。不要再拒绝我了哦。”

    林穆点头。应总对他一笑,施施然离开。

    李洛上前向他自我介绍,“你好林穆,我是组里新来的实习生,我叫李洛。”

    “你好,很高兴又见面了。”他的语气颇为温和,没有了先前和客户交流的距离感。难道他们以前见过?李洛有些迷茫。

    林穆这时已经恢复了公事公办的态度,开始大步往电梯走去。李洛也加快了脚步跟上。“例会上我会和Rachel汇报一下目前的进展,你今天直接进组就好。具体的资料切尔茜会和你对接,我已经交代过她了。现在项目还在尽职调查阶段,我今天晚上会和律所碰个头。最好的情况是,能够把现金流预测模型在两个月内基本搭建起来……”

    李洛一边跟着他的脚步,一边飞速地记下笔记。谈话间,两人出了会议室大楼。下午的斜阳打在石板街上,远处的圣保罗教堂在余晖中壮观而迷人。

    他突然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李洛,你为什么决定要来投行了?你不是对心理学感兴趣吗?”

    李洛被他问得呆在原地。她的本科专业是工程类的,但的确在大学期间,为学校的行为研究实验室做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助理。刚去美国的她,一方面是想多赚一点外快,一方面是想多了解各个专业。

    可是除非十分仔细地看过她的履历,不然不会有人注意到她在行为研究实验室的经历。

    “我……”想到这位可是决定她能不能拿到全职的上司,还是一言不合就开人的那种,李洛赶紧拿出面试时候的一百分销售力,和自己练了很多遍的答案,“其实我一直很感兴趣金融领域,对我来说,投资银行是一个能够接触学习各个行业的公司架构的平台……”

    他轻轻地笑了一声,打断她,“好了好了,你已经找到工作了,不用紧张。”

    回忆断断续续地往前走,场景换到了李洛加入T行实习的几周后,某天晚上十一点的会议室。隔壁组的VP赵岩今天也从国内A市飞过来,加入了他们的项目。作为组里的另一位VP,赵岩的加入意味着雷丘对这个项目的高度重视。

    会议室里还有哪些人,李洛记不太清楚了,但是项目的内容,她却烂熟于心。Project Jansen是为一个总部在爱丁堡的英国老牌银行PMG打包账面上的一些个人贷款和按揭贷款,提供一些资产证券化的融资帮助。由于牵扯到的资产类别繁多,覆盖了PMG几大块业务部门,所以在模型的搭建过程中,他们需要把各部门的现金流预测尽量统一起来。

    一天高强度的工作下来,赵岩已经有些心不在焉,在手机上翻看着邮件。林穆的状态仍然十分专注,果然是个没有体力上限的牲口。

    李洛只记得,当时他沉默地盯着自己做的一页PPT看了好久,久到空气中都有些压抑。林穆抬起头,语气是他一贯的认真,“恒违约率的假设是怎么来的?”

    恒违约率是资产证券化类产品估值时使用的假设,用于估计资产池中现金流会有多少出现违约行为。不同的产品恒违约率各不相同,也会导致最终的估值天差地别。就好比说,一位高薪金领来贷款买房最后却付不上房贷的概率,肯定远低于一位刚出学校还未找到工作、家庭条件又一般的学生。若是给他们两个配以相同的违约率,肯定不合适。

    李洛低下头去查看电脑上的数据,马上回答,“是4%。”

    “为什么是4%?”

    同组的Associate陆小朝看她有点被问住了,帮她解围,“恒违约率是从客户上一版的模型延用过来的,对吧李洛?”

    李洛马上抓住这根稻草,“哦哦,对。是从老模型延用的。”

    林穆显然对这个解释不太满意,“你在彭博上看过类似抵押池的债券么?”

    李洛这才想起来,今天下午切尔茜的确提醒过她,要去彭博上找行业相关债券进行比较。但她当时正和客户老麦在通话,就忘了写下来。

    “我……没有来得及。”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她看向切尔茜,切尔茜正在快速检查李洛PPT上接下来的数据有没有什么疏漏。李洛紧张得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大概又是过了很久,林穆总算打破沉默。他瞥了她一眼,毫无情绪地说道,“这次的进度比我预估的要慢。李洛,你跟的这部分是让我比较失望的。交到你手里已经是相对搭建好的模型了,你有三天的时间把各种假设数据调整完成,但是你连基础的行研都没有做完。”

    林穆的语气不重,却压得她抬不起头来,他继续说道,“相对来说,Kevin和小朝的部分才是更麻烦的,但是他们已经基本搞定了。”

    李洛只能盯着眼前的键盘,不停地点头。

    “我建议你给切尔茜的汇报频率增加上去。如果不能独立完成这些工作的话,你需要尽早告诉我,我可以再安排其他人看这一块。”

    李洛抬起头看向他,心想,安排其他人,是要让自己下项目吗?她轻声回答,“对不起,是我拖慢进度了。”

    林穆好像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开始交代Kevin和陆小朝,“预付估测这块做得挺完整了,不错。会后把内容发给我。那今天就这样吧。”

    他合上电脑,起身走出会议室。李洛正要松一口气时,林穆又从门口探进半个身子说道,“李洛,你的部分明天中午之前一定要搞定。切尔茜,你先检查了再发给我,我没时间修改这种低级错误。我觉得很奇怪,怎么实习生也需要我来带?”然后又面无表情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