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林廉:本官,可是厚道人!

第三百七十一章 林廉:本官,可是厚道人!

    平远县并不大,衙门自然也不大。

    至于衙门的房屋建筑,也是很简单的那种。

    在大夏,地方官若是想要修缮扩建衙门,只能从本地税赋截留中提取。而大夏地方每年的税赋截留,并不足以将衙门进行一次彻头彻尾的修缮。

    而地方主官,一般是在地方上待个三五年就要离任。

    想要好好修缮衙门官榭,少说也得用到两年的税赋截留,然后,等修缮完成,任期也到了,该换个地方上任了。

    如此一考量,大夏地方官员对于修缮衙门官榭这种事情,素来不怎么上心。毕竟,这事儿,就是为他人做嫁。

    而且,地方税赋截留用在了衙门修缮上,那别的地方要用钱,可就没了足够的钱粮。作为地方官,想要升迁,你就得出成绩。想要出成绩,就得调动治下百姓的积极性。你这没钱没粮的,别人凭啥来干活儿?

    夜色下的县衙,浅浅的月光照射下,更显清凉。

    林廉坐在县衙后宅的凉亭里,面前的石桌上,放着一壶浊酒,旁边一个小瓷碟,碟子里是香辣炒的花生米。

    不管在啥时候,清官难做。

    林廉就是个清官,所以很穷。

    他家境一般,寒窗苦读多年,总算是有所建树。

    他知道的一些同窗,也是寒窗苦读,一旦为官,便疯狂敛财,贪墨、贪赃,在极短的时间里,便聚敛了恐怖的身家。

    但这些人的结果是真的有够惨!

    有了前车之鉴,林廉自然也就打定主意做个清官。在大夏,官员若是年满六十致仕,朝廷必有一番恩赏,给钱给田。除此之外,即便是致仕在家,依旧能享受去职前职位八成的俸禄。

    可以说,在大夏为官,只要清正廉明,还真不用担心身后事。

    只是有些人,总是不满足。

    “林县令好雅兴!”

    在林廉以为自己这一晚上要白等了的时候,凉亭外就出现了一位意外的访客。

    “是你?!”

    看到出现在凉亭外的祁铭,林廉是真的挺吃惊的。

    他虽然猜到了这一枚五宝琉璃点翠金簪的来头不小,可看到祁铭这位前镇南王府大少爷出现,他还是被惊到了,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长平公主给坑了。

    镇南王府倒台,镇南王的儿子们销声匿迹。

    那些跟镇南王府不对付的势力,这会儿正满世界找寻镇南王的儿子们。结果,镇南王的大儿子,居然就这么淡定地出现在了他这个小县令的衙门里。

    这要是传出去,他还想有好日子过吗?

    “是我!”

    祁铭走进凉亭,在林廉的对面落座,直接伸手抓向林廉对面的酒壶。

    然而,没等祁铭的手碰到酒壶,酒壶就被林廉给抢到了手里。

    “抱歉,这酒可是本官的珍藏,铭公子若是想喝,总得拿点儿下酒菜吧!”

    下酒菜,当然不是真正的下酒菜。

    祁铭嘴角扯了扯,道:“一万两!”

    林廉呵呵一笑,给自己的杯中倒满,小口啜了一口,美滋滋地品着。虽然这是最便宜的浊酒,但对于林廉来将,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铭公子想要喝酒,却连点儿下酒菜都舍不得,啧啧,镇南王府果然是败了,这镇南王府的子弟,都这般的小家子气了吗?”

    林廉如此悠然自得地一番演说,差点儿没把对面的祁铭给气炸掉。

    一万两!

    小家子气?

    他真的是很想问问林廉,那不小家子气,该出多少银子?

    可惜,五宝琉璃点翠金簪在林廉的手里,他是投鼠忌器,就算是再不满,也不能发飙。

    “林县令,做人,太贪了可不好!”

    祁铭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己的脾气。

    林廉微微一笑,斜眼看向祁铭,道:“铭公子看起来对本官并不了解啊,本官,可是厚道人!”

    “铭公子若是不信,大可以在周围走一走,问一问,看看平远县的百姓,对本官的评价如何。”

    “林县令,不如,你说个数字?”

    祁铭不想跟林廉扯淡,他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带回五宝琉璃点翠金簪。至于最终会花掉多少银子,那都是后话。

    “还有,林县令,人这一辈子,都会有走背字的时候。以您的博学,应该听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铭公子说的对,倒是下官怠慢了!”

    林廉当即陪上笑脸,“既然铭公子如此说,那么,就听您的,三十万两吧!”

    “林廉,你疯了吧!”

    “三十万两,你怎么不去抢?”

    哪怕是心里一再告诉自己不能发火,可林廉到底是没能忍的下来。他只是告诉林廉,不要太过分,他现在是虎落平阳,并不代表一辈子都这样。做人留一下,日后好相见。

    可让林廉没想到的是,这人居然得寸进尺,借机就狮子大开口。

    “呵呵,铭公子真幽默!”

    林廉呵呵笑着,“我这不是就在抢吗?”

    “不可能的!”

    “整个镇南王府,也凑不出三十万两银子!”

    祁铭怒视林廉,“林县令,见好就收吧。你这么贪得无厌,就不怕将来被清算吗?”

    “铭公子这是在威胁本官么?”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杯酒,您可能真的喝不成了!”

    林廉手握关键一张牌,根本就不怕祁铭的威胁。

    现在,镇南王府还能躲在阴暗处,可若是镇南王府对他真朝廷命官出手,那么,以朝廷的做派,肯定会将镇南王府赶尽杀绝。

    在大夏,除非是做好了造反的准备,否则,杀官,那可是一等一的重罪。

    至于悄无声息地暗杀?

    这倒是可以。

    但这世上的事情,只要做了,便会有痕迹留下。

    所以,林廉是真的超淡定。

    至于以后,等他从祁铭的手里敲出了这么大的一笔银子,若是镇南王府还能重新爬起来,那么,他认命!

    “十五万两,不能再多了!”

    “二十五万两,我也退一步!”

    “十五万两,就这么多!”

    “那不成!”

    林廉心里美滋滋,但嘴上,自然还想要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