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老朱猛不猛 > 第十章 血手教主

第十章 血手教主

    每月便能够有一次在藏书阁中获取武功秘籍的机会。对于此时修炼金钟罩已经达到了某种瓶颈的朱三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接下来只需要抽取到一本内功心法,配合一阳指…”

    朱三的脑海中如此想着。他自幼习武成痴,却因为家世的缘故。一直未能步入武道之途,如今获得了那神秘的奇遇,朱三的内心却是变得热切了起来。

    他无法解释那神奇仿若梦境一般的藏书阁,只能将一切都归咎于父兄在天之灵的庇佑。

    毕竟那藏书阁乃是从父亲用性命换来的罗汉伏魔拳之中得来的。

    虽然罗汉伏魔拳谱被人偷走,他自己也没能够学成这一门拳法。但是,其中隐藏价值最高的金手指被自己得到了。

    伸手摸了摸金色逐渐变得暗淡了许多的手右食指,朱三的嘴角微微上扬。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武林高手,了解到当初父兄身亡的真相。

    一阳指的技法不过短短几招,在真正的绝学面前算不得什么上乘。但对于此时此刻在拳脚武技方面仿若白痴的朱三来说,也是着实令其受益匪浅。

    修行了大约三天,途中九姑娘来送过几次饭食。对于朱三的勤奋,包括七公子在内的主仆三人还是颇为看好的。

    “这小子的肉身天赋果然非凡,再过一段时间,便可以修炼那一门功法了吧。”

    身处密室之中,看着朱三与那九姑娘你来我往交手的七公子嘴角微微上扬,而后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也就在此时,长乐却是急匆匆的来到密室,而后向着七公子禀告道:“公子,教主到了。”

    那原本正若有所思的七公子,却是眉头一皱,而后径直迈步向着密室之外走去,口中轻声低问,仿若喃喃自语。

    “他怎么会来此处?”

    有些想不明白血手教主为何突然造访,但七公子还是只有急匆匆的离开密室,前往院门迎接方才不失了礼数。

    当然他最怕的还是血手教主径直闯入进来,而后发现他的秘密。

    这是一个只属于她的秘密,在她年幼之时的记忆。任凭血手教主如何想象,恐怕也无法这段时间竟有如此神奇之事。

    血手教主对于七公子倒是颇为信任,毕竟是从小养到大的孩子,他相信在自己的照顾下,七公子一定会对自己唯命是从。

    亲们,最近七公子已经开始修行血手教的秘法,血手教主的心底还是颇为高兴的,毕竟是那个人的后裔,说不定在血手经的修行上还能够有什么特殊的天赋。

    他一共有九个义子,但老七却是这九个义子之中最不可或缺的一人。

    他能够稳坐血手教教主,让那些曾经被前任教主所招揽的邪道高手认可,最大的原因便是他麾下的这前任教主的独子。

    “不知义父前来,孩儿有失远迎,还请义父恕罪。”

    远远的见到那血手教主,并没有闯入自己的居住之所,七公子的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

    “小七何须如此多礼?”那血手教主露出了满脸慈祥的笑容,而后向着七公子摆了摆手,口中道:“为父这一次前来,是因为大光明宗派人前来送了一封信邀请我邪魔六道相会于光明顶共商大事。”

    欢迎方才落下,见七公子的脸上并未露出任何其他神色,而后便继续开口道:“如今你也开始修行血手经,也该是正式踏足江湖了!这一次便随你大兄一同前往,见一见世面也好。”

    听到了血手教主的言语,七公子沉吟良久,而后微微点了点头。

    而后父子二人便谈了一些家常话,等到夜幕降临之时,那血手教主方才离开。

    原本满脸笑容的七公子,面色顿生阴霾。

    “公子,这一次…”

    一旁的长乐方才准备开口,那七公子便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言语,口中道:“这一次便由阿九陪我一道吧。”

    七公子的话音方才落下,而后却是眉头微皱,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口中道:“还有,还有那朱三,也吩咐阿九一同带上吧,本来准备想过些时日再进行的,看样子却是需要提前了。”

    “公子,那小子毕竟是李申带回来的,若是有些…”

    长乐的脸上不无担忧的说道,那一门功法极为玄妙,对资质要求极高,据说只有至强之体方才能够修炼到极致,否则的话,随着修行功力的增长,随时都有**承受不住磅礴真气而爆体人亡的可能。

    与九姑娘不同,长乐除了对七公子之外,对任何人都绝难产生丝毫的好感,就连亲近的感觉都不曾有半分。

    朱三的天赋虽然得到了三人的认可,但长乐并不认为以朱三的**能够承受得了那一门功法带来的强力反噬。

    “我自然是知道那小子不可能将洞劫经修炼至大成,但只需要他能够小成即可,只要得到了祖师的传承这小子恐怕便也没用了。”

    七公子的脸上尽是冷酷,一旁的长乐心底都有些微微发寒。

    从他15岁的时候开始,知道了七公子的秘密那一刻,他便再也不是属于血手教中的一员,他便只有一个身份,那边是七公子,身边的婢女。

    也就在七公子准备提前开启计划的时候,那正在与九姑娘陪练的朱三却是第一次,碰到了九姑娘的衣裳。

    “好小子,这一招倒是使得不错,你从何处学来的?”

    九姑娘也是诧异的看着那被朱三一指点破的衣角,心底如同面相一般,充满了震惊。

    看着九姑娘一脸审视的模样,而朱三却是当即心底一突,而后这才反应过来,就在方才,他竟然真的对九姑娘使用了一阳指。

    虽然那一指并没有雄厚的真气支撑,但就他体内的那一缕金钟罩修炼而出的罡气,配合着一阳指一指点出,竟差一点便伤到了九姑娘。

    “启禀九姑娘,这是我家传的指法,之前修为尚浅,一直不曾领悟,今日方才得以有所突破。”

    口中如此说道,心底却是忐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