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老朱猛不猛 > 第五章 血手教重现江湖

第五章 血手教重现江湖

    朱三急忙向着洪九回礼,口中道:“在下朱三,见过洪姑娘。”

    “朱三?”洪九的眉头微微一皱,而后却是突然展颜一笑。

    “莫不是,家中排行老三?”

    他的话音方才落下,朱三便是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口中道:“确实如此,在下本名朱大力。”

    洪九却是会心的一笑。而后指着自己的道:“我在家里排行第九,不过我家老头子可没有给本姑娘取什么大名。”

    洪九的话却是很好的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与隔阂,那原本宛若天人之间的差距,却是在不知不觉中被拉开。

    这是一个十分健谈的姑娘,为人也颇为豪爽,而人相识不到半个时辰,他便拉着朱三陪她喝酒。

    “我看你小子不错,今后若是去了燕京,便到我丐帮总部报本姑娘的大名,到时候有人照应你!”

    朱三并不擅长饮酒,但但朱三却是一个实诚人,虽不擅长饮酒,却也不想占了洪九便宜,所以每一口洪九饮多少,它便随着洪九一般饮多少,倒是引起了洪九的丝丝好感。

    只是那洪九内功深厚,朱三不过是初入江湖而已,所以在洪九说出此话之时,那朱三却是早已经面红耳赤。

    “倒真是一个有趣的少年,我这朱阳酒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

    那酒水乃是有百年朱果酿造而成,对于洪九来说算不得是什么好东西,但在寻常江湖中人面前,却是千金难求的好东西。

    它具有温养经脉,强身健体之功效,只是酒性过于浓烈,寻常人根本无福消受。

    朱三虽然未曾修炼出内家真气,但他已经将金钟罩的运气法门了然于胸,就在烈酒入喉之后,便本能的开始运用起了金钟罩的法门。

    数杯烈酒下肚之后,虽无法承受那烈酒带来的熏醉感,但却并没有如洪九想象中那般醉得不省人事。

    只是他此时身体发软,全力感受那一股在体内奔腾药力,将其按照金钟罩的运气法门引导。所以无法维持身体的状态,故而瘫倒在地。

    见到朱三醉倒之后,那洪九却是猛得饮了一大口,而后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少男少女。

    “梁上的朋友,现在也该露面了吧?”

    话音方才落下,他便径直将手中绿竹棒,像这房梁之上一划。

    一道无形的真气,径直从她的手中流转而出,但尚未等真气击中房梁,便被另外一股无形的真气抵消。

    “不愧是新秀榜上小神丐,打狗棒法,以及这一身修为,确实了得。”

    话音落下,而后便有一身穿黑衣的男子径直从房梁之上落到了地面。

    “这,这是何时?”

    南释淮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惊骇之色,他比那洪九更早来到山神庙之中,却是始终未曾发现在房梁之上的人。

    眼前之人一袭黑衣,一看便是来者不善,南释淮只能暗暗祈祷,这人不是冲着他二人来的。

    但可惜的是事与愿违,那黑衣人接下来的话,却是瞬间让二人心底一凉。

    “老夫此来并非是寻姑娘麻烦,老夫找的,乃是南无剑派的两位弟子,所以还请姑娘行个方便。”

    他的话音刚落,而后便用生冷的目光看向南无剑派的南释淮二人。

    他的目光犀利如刀,那女子身形猛的一颤,而后却是悄悄的向着南释淮的身后缩了缩。

    虽然他不知道南释淮是否是眼前这人的对手,但一直以来在山门之中,都是由师兄师姐们照护着她。此时此刻,他也只有本能的倚靠南释淮。

    “阁下何人?我南无剑派…”

    听到对面乃是冲着自己二人而来,心底虽然有些慌乱,南释淮还是咬了咬牙挺身而出,口中问道。

    “小子无需多言,叫你身后的小妞留下来,然后你便回南无剑派报信去吧,就说我血手教三日之后前往南无剑派拜山。”

    黑衣人的话音刚落,便将一枚令牌径直甩向了南释淮。南释淮本能的接住了令牌,而后脸色便是一变,双腿竟不由自主的开始发颤。

    “血,血手令。”

    这三个字就像是有魔力一般,顿时让南释淮,失去了浑身的力气,那洪九的面色也是皱变。

    覆灭了十年,没想到血手教,竟然再次重出江湖?

    血手教乃是近20年江湖崛起的一大魔道宗门,宗主“血手人屠”王奔儿本是一平民子弟,却不知从何处得了一本血手经,自此崛起江湖。

    其人武功,血腥古怪,杀人饮血,修炼速度一日千里,江湖之中顿时腥风血雨,人人自危,大明王朝三大神捕之一“冷面判官”江无望回家省亲之际,竟被血手教围攻,最终身陨。

    为此震动了整个大明王朝,天子震怒,下达“血手通缉令”,但凡斩杀携手教徒者,皆可持头颅向官府领取赏银,同时派遣锦衣卫高手全天下追杀血手人屠。

    天下各门各派齐心协力,最终将血手教扑灭殆尽,血手人头本人也死在了那一场追捕之中。

    “血手令出,鸡犬不留。小子,你还有三天可以享受自己的性命,快滚,不然,老子并不介意让这小妞裸着回山报信。”

    对于南释淮的犹豫,那黑衣人明显有些不悦,而后声音冰冷的说道,而后缓缓向着南释淮走去。

    “你,你不要过来。”

    他的黑衣人缓缓走近。那女子却是吓得花容失色,一手紧紧的握着南释怀,一手颤颤巍巍的拔出自己腰间的长剑,哆哆嗦嗦的喊道。

    对于黑衣人将要做的事情,在场的众人都是心知肚明,这在江湖之中并不算是什么稀少的事情!

    所以敢于独自闯荡江湖的女子,孩童以及老人都是惹不起的对象。

    因为这些人大多都是艺高人胆大,每一个人手中都有着那么一两招能够与人同归于尽的绝技,或者说是背景深厚,丝毫也不怕旁人敢于觊觎的存在。

    可惜的是少女还是偷偷跟随着自己的师兄跑下山来的,并不属于此三种行列之一,此时此刻他却是遇到了真正的危险。

    就在二人内心惊惧不已之时,那黑衣人已经走到了洪九的身旁。

    “轰!”

    两掌相撞产生的罡气吹起了满屋的尘埃,火堆也被一股无形的旋风卷起,屋内顿时火星四溢。

    “若是本姑娘没有记错,当年围攻血手教,我丐帮也是出了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