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暗恋休止符 > 第一百零七章 尘封过往(下)

第一百零七章 尘封过往(下)

    车很快就开到了Vivian公寓的楼下。

    “我就不送你上去了,万一撞见你男朋友就不好了。”陆翊宸飞快地说道,事实上,他甚至觉得送她回来就很不应该。他们早已没有关系,不应该再藕断丝连。

    “我没有男朋友,Anthony……我们没有再联系了。”Vivian垂下头的模样像极了犯错的孩子。陆翊宸不明白为什么这次回来感觉她整个像变了个人,对待自己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而以前她明明是嫌弃自己只是个高中生。

    Vivian下车默默走向公寓,陆翊宸松开油门,扬长而去。

    然而刚开过路的转交,他就把车又停在了路边,车打着双闪。

    他没有想到今天会再看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从看到她开始就一直心绪不宁。陆翊宸原本以为去中国的这近一年已经让他的伤口平复了,哪怕重逢,他也以为自己可以毫无波澜。可事实上,他错了。无论他表面上装得多么平静,内心深处的汹涌他却无法欺骗自己。

    自己是什么时候认识Vivian的?陆翊宸躺在车背上,闭上眼睛,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回忆的洪水便汹涌而至。

    认识Vivian那一年,陆翊宸高二,因为数学成绩不是很好,妈妈就给他联系了一个家教,哈佛大二在读的女孩儿——Vivian。

    对于补课这种事,陆翊宸其实是抗拒的,每天训练就占据很多时间了,哪里还有空再去做什么题,但是母亲大人的圣旨他也不得忤逆,于是只能被迫训练完了再每周增加三节课数学课。

    第一眼见到Vivian,陆翊宸就觉得他和平时在学校里看到的叽叽喳喳女高中生不同。Vivian比他大四岁,浑身散发出成熟的气息。据介绍的阿姨说,Vivian出生在日本,五岁的时候跟着父母移民美国,然而父母后来感情破裂离婚了,她虽然跟着母亲生活但是母亲改嫁后她的日子就过得很辛苦,生父也不知去向。最终她是纯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哈佛还获得了全奖。入学以后,平时她就靠给陆翊宸这样私校的学生做家教赚取生活费。

    因为Vivian的课业负担很重,所以平时都是学生去她的公寓上课,好在冰场离她的公寓很近,陆翊宸就练完球直接过去。

    第一次见面的那天,他也是刚刚练完球,出了一身汗,走进Vivian家的时候头上的汗还没干。

    因为知道Vivian是日裔,所以陆翊宸提前准备了一个小包袱现场给她抖了出来:“先生、初めまして、私はEasonです、今から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然而Vivian并没有搭理他,而且眼神中明显流露出“你很幼稚”的眼神,不过陆翊宸倒是不怎么在意,家教也算是老师,严肃一些也是正常的。

    Vivian上课非常认真,课上每一分钟都很有效率,而且不同于其他的老师只是自顾自地讲课,Vivian非常强调互动,陆翊宸想走神也很难。除了一点很奇怪,每次从进门到出门,Vivian几乎从不正眼看他,即便是解题时,陆翊宸也很难对上她的眼睛。

    终于有一天,陆翊宸忍不住问了:“我有个问题想问很久了,是我不够帅吗?为什么你从来不看我?”

    这个问题把Vivian问得愣住了,而这也是陆翊宸第一次看到她开心地笑。大约是看惯了她平时严肃的模样,当她一笑,陆翊宸也跟着心情变好了。

    “你这小孩子不好好学习在想什么呢?”Vivian今天似乎心情很好。

    “我就快上大学了,怎么就是小孩子了。”陆翊宸非常不满地抗议道,这话十分伤他自尊的好不好?

    “好好学习,你的家庭给你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请你好好珍惜。”说出此话的Vivian眼中闪过一丝复杂。说实话,这种家教工作她接触的普遍都是陆翊宸这样家境优渥的小孩儿,看着他们能成长在这种无忧无虑父母关爱的家庭,却还很多身在福中不知福,Vivian对比了自己的身世,不想承认都不行——她是羡慕甚至嫉妒的。

    正因为如此,她从来不跟这些学生过多交流,只是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并不奢望(或者应该说是不屑)后续还能跟他们成为朋友。原生家庭的差异使她很清楚自己跟这些富二代们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她现在的任务就是兼顾自己学业的同时,尽可能攒一大笔钱。等到本科毕业她想要直接考哈佛的法学博士(Juris Doctor),毕业后再通过司法考试,唯有这样像她这样出身的人才有机会走上人生赢家的道路。除了学业和攒钱,她无瑕顾及其他。

    四岁的差异在陆翊宸眼中大概不算什么,青春期的大男孩很多都是有御姐情节的,比起那些咋咋呼呼的小女生,成熟稳重的女人显得更有魅力。尤其陆翊宸更是如此。家里三个姐姐都特别优秀,除了飞儿偶尔欺负她,星儿月儿从来一贯都很疼爱他,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他其实对于同龄女孩儿真的不怎么感兴趣。倒也不是没交过小女朋友,陆翊宸女人缘也一直都很好。只是前几次感觉更像是过家家,同龄女孩儿的幼稚和偶尔的“作”是需要成熟男性的包容的,陆翊宸虽然不承认不过他到底也是个孩子,好在本身美国的约会文化就比较自由,往往谈不了多久也就撤了。

    虽然每次打完球还要来上课是给自己增加了课业负担,但陆翊宸上课没多久就偷偷回家跟妈妈主动申请了把课从一周三次升级到了一周五次,陆妈妈不疑有他,还感慨儿子终于专心学业了,开开心心地增加了家教预算。当夜晚降临的时候,陆翊宸也都是打完球可以愉快地来找Vivian,他学习也是用心的,但更多的,每次见到Vivian他总觉得莫名地开心。

    他不明白Vivian这样年轻的女孩子为什么把自己的生活弄得如此无趣,似乎除了自己上课就是给别人上课,大学的生活不应该如此啊。陆翊宸的同学们每每谈到大学生活都是充满无限向往,美国的大学生活可以说是要有多精彩有多精彩。兄弟会姐妹会随便加一加,派对恨不得天天有,等后面到了法定年龄能喝酒了更是快乐无极限。虽说酒精管控严格,也还是有小孩子能想方设法搞到酒,比如陆翊宸他们冰球队有一次为了庆祝一场胜利,最后在陆翊宸的带领下搜刮了本地所有的亚洲超市,把能买到的黄酒都买了,这在中国家庭看来是做菜的料酒,在这帮青春期骚动的孩子眼中就不一样了。黄酒也是酒!!!

    总之,陆翊宸不理解Vivian这种单调乏味的生活方式,他觉得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应该活得更加恣意。

    后来,陆翊宸的SAT已经考过了,而且他本身就是冰球特长生,已经有好几个大学球队的教练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升学的问题已经解决。但他还是以想要学好数学为理由表示继续愿意跟家教学习,父母没有反对的理由,于是就让他一直跟着Vivian学习。

    终于有一天,当陆翊宸按照上课时间到Vivian家的时候,才发现她并不在家。这么久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迟到,陆翊宸默默在她家门口等了好久,课没上成不重要,但Vivian不是那种会无故爽约的人,他担心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等了好久以后才看到熟悉的身影,只是她并不是一个人,身旁还有一个白人亲密地扶着她,陆翊宸对Vivian的家庭稍微有些了解,猜想会不会是她继父,可是越看越奇怪,这个人看上去年龄应该还不到40,应该也不会是她继父,更何况她的继父又怎么会开一辆法拉利?陆翊宸看着身后停着的车,心中满是疑惑,但当务之急是确保Vivian没事。他直接冲上前去,质问道:“你是谁?”

    被质问的人吓了一跳,看了看陆翊宸,问道:“你又是谁?”

    陆翊宸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脱口而出:“她男朋友。”

    那个男人看了看已经不省人事的Vivian,又看了看陆翊宸,他还是绅士地放下Vivian,交给陆翊宸以后就开车走了。

    Vivian醉得不省人事,这到底是喝了多少酒?陆翊宸眉头紧锁,在Vivian的包里摸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家门钥匙。刚一打开门Vivian就在玄关门口吐了出来。陆翊宸丝毫没有嫌弃,扶她到洗手间坐下以后立刻给飞儿打电话,让飞儿速度赶到。在飞儿开车来之前,陆翊宸就把玄关清理干净,等飞儿一到给Vivian冲洗完毕,换好了干净的睡衣扶她到床上,飞儿就先回去了。他并不需要跟飞儿过多解释什么,他们自幼一起长大,他相信飞儿是懂的。果然飞儿回家也什么都没提。

    飞儿走后,陆翊宸一个人陪着Vivian,也许是因为醉酒难受,也许是她今天遇到了什么不开心,Vivian在睡梦中也在哭。

    陆翊宸很想知道,今天送她回来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不可能是他男朋友,这点他可以肯定。那他到底是谁?他有很多猜想,但不管是哪个,他都一定要听Vivian亲口告诉他。

    那一晚,陆翊宸骗了父母说住在好朋友家,但一整夜他都只是守在Vivian床前,并无逾矩,默默地照顾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