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激情年代 > 第027章 拒绝
    青雨茶舍是开在罗子凌住处附近的一个高档茶舍,欧阳菲菲曾带他来这里喝茶。

    这里的老板娘和欧阳菲菲挺熟。

    来到青雨茶楼后,服务员将罗子凌领进了欧阳菲菲所坐的包厢。

    欧阳菲菲已经收拾好情绪。

    “喝点什么?”她轻声问罗子凌。

    乍看之下,欧阳菲菲还是那么的光彩夺目,美的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不过仔细看的话,能发现她神采飞扬的背后有隐隐的憔悴。

    电视台的工作虽然光鲜,但也很辛苦。

    以前的欧阳菲菲,经常在罗子凌面前抱怨自己工作太累。

    那时候,罗子凌很心疼,并因为心疼而事事迁就她,甚至很多时候迁就的没有原则。

    罗子凌并不认为欧阳菲菲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事情而憔悴,依然认为她是因为工作太忙。

    罗子凌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不动声色地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先吃点水果吧!”

    罗子凌一脸疑惑地看着欧阳菲菲。

    上辈子没发生这样的事情,因此他心里有点忐忑。

    欧阳菲菲强笑了声:“陈一宁说,你前两天去了黄山?”

    她的笑容有点凄苦。

    “早就想去黄山玩了,一直没成行,反正这段时间不上班,趁空去了一次。”

    “你曾答应带我去的!”欧阳菲菲一脸的幽怨。

    “不说这个了!”罗子凌苦笑了声,“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欧阳菲菲有点忿忿地看了罗子凌一眼:“昨天晚上你去找我爸妈了?”

    “嗯!”罗子凌没有否认,“我想向他们打听一下我爸妈的情况。我还以为,我爸妈会和他们保持联系,没想到,他们之间的联系早已经断了。”

    “我听我爸妈说,以前他们还通信,但后来你妈没有再回信后,他们就断了联系。你妈现在在做什么,他们并不知道。你爸的消息,更是不知道了。”说到这里,欧阳菲菲瞄了罗子凌一眼,小声问道:“你是打算去找他们吗?”

    “奶奶不在好几年了,我得通知他们回来扫个墓。”罗子凌略微有点伤感,“过几天就是她的忌日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回来。”

    “嗯,过几天就是她的忌日了。”欧阳菲菲轻轻地点了点头,“时间真快,你奶奶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

    “或许,她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继续活着!”罗子凌眯着眼睛,斜看着窗外的景色。

    欧阳菲菲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她当然想不到,罗子凌会遭遇重生。

    两人沉默了一会后,还是欧阳菲菲主动挑起话题。

    “我爸妈和你说了什么?”她小声问道。

    “也没什么,能想象出来的话!”罗子凌呵呵笑了笑,“他们以为我在继续纠缠你,昨天我上门,他们……还以为我想请他们帮忙修复我们之间关系。”

    说到这里,罗子凌顿了一顿,再很认真地说道:“请你和你爸妈放心,我不会纠缠你,不会耽误你的大好前程。”

    “你别这样说好吗?”欧阳菲菲难过地低下了头。

    “好吧,我们说事情,你找我有事吗?”罗子凌不想和欧阳菲菲扯什么。

    他觉得,现在的欧阳菲菲,和上辈子绝然离他而去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

    但是他不想和欧阳菲菲再有什么纠葛,至少现在是这样。

    杨青吟的出现,让他更不想和欧阳菲菲再有什么来往。

    如果还能当朋友,还是等几年以后吧!

    而且,他虽然已经对这段感情无所谓,但想到欧阳菲菲已经和杨云林在一起,代表杨云林和他交涉,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这关系到一个男人的自尊。

    曾和自己朝夕相处,亲密无间的女人,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没几个男人能真正无所谓。昨天晚上欧阳菲菲父母所说的话,他虽然没当回事,但还是有点伤自尊的。

    毕竟,重生以后的罗子凌,自信心可是比上辈子强多了。

    “前几天采访了你们的郑院长,吃饭的时候和你们郑院长说起了你。”欧阳菲菲拂了一下撒在额前的头发,“你现在上夜班太辛苦,要不换个岗位吧。你找时间去郑院长办公室和他聊聊,把自己的意思说一下。病假结束回去上班,争取换个位置。你各方面才情不错,应该能胜任任何工作。”

    顿了顿后,欧阳菲菲神情黯然地说道:“过几天你生日了,今年没机会陪你过生日,就把这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你吧!”

    “谢谢。不过,我不需要这些。我不想再去上班,有可能会选择停薪留职,我想去找我妈!”罗子凌一脸淡然地看着欧阳菲菲,“还有其他事吗?”

    欧阳菲菲愣了一下,依然不相信罗子凌会这样冷淡待他。

    “主要就是这事!”她咬着嘴唇说出了这话。

    “如果没其他事,我先走了,我还有事。”罗子凌说着,站起了身,“你放心,我会过好自己的日子,不会再让悲剧重演了。我不会再纠缠你,不会让那些关心你、怕我影响你前途的人担心。”

    说完,没等欧阳菲菲回应,罗子凌大步离开了包厢。

    在关上包厢门的时候,罗子凌听到欧阳菲菲在后面唤他,但他没有回头。

    走到楼下的时候,罗子凌到吧台结了账。

    走到茶舍外面后,他心情才轻松一点。

    秋老虎的威力很足,盛夏酷暑般的天气,让人汗流颊背。

    罗子凌过来的时候步行,走了一身汗。

    回去的时候,他依然步行,同样出了一身汗。

    到家后,赶紧去冲澡。

    在他洗澡的时候,陈一宁和方东讯来找他了。

    一见到罗子凌,两个死党就抱怨开了。

    “去黄山回来也不通知声,我说你把我们当兄弟否?”方东讯言语中满是抱怨,“今天晚上请我们吃饭,不然,我们就和你割袍断义。”

    “还有谁?”罗子凌一脸警惕。

    “就我们仨!”

    “那好,到我家附近的川味馆,我想吃辣的。”

    “好!”

    半小时后,罗子凌和方东讯、陈一宁三人坐在了距离他家不远的川味馆中吃晚饭。

    去的路上,吃饭的时候,陈一宁和方东讯一直在说和欧阳菲菲有关的事情。

    罗子凌并没怎么回应,只是喝酒。

    “你们废话怎么那么多?”罗子凌再倒了一杯啤酒,再次一口喝干,“别啰嗦,赶紧喝酒吃饭。我先提醒你们,要是你们帮欧阳菲菲当说客,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见罗子凌这副样子,方东讯和陈一宁面面相觑了一阵后,最终没敢再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