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个仅此而已的故事 > 第33章 被否定的‘正确’?

第33章 被否定的‘正确’?

    “为什么?”

    这样的疑问充斥在脑海中却无法述诸于口。

    平心而论,劝王香去睡觉的行为没有任何错误,她身上并不存在着通宵了也要坚持不睡的理由,无论是刘悢的事先嘱咐还是从王香身体健康方面来考虑,七号都是正确的。

    荒谬的是,王香和秦焵对七号的行为都持否定态度,这就是七号时常会认为人际关系复杂到奇怪的原因,正确的会被否定。

    带着比较糟糕的心情,用过早餐后,七号在8点30之前到达咖啡店准备开店事宜。

    这个时候,辞职一天的店长已经到了,店内被打扫得很干净,干净到七号和小桃一整天拿着清洁剂什么事都不干就打扫都做不到的让整个店内外闪闪发光的程度。

    “?”

    连招呼都不用打,七号脸上的表情就能充分说明他想要表达什么。

    “呀~,昨天不是说了吗?我打算改造下店面加点新东西,快进去看看,有没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用拖长音的‘呀~’来打招呼的人是比较少见的,一般来说,这种类型的人充满了表现欲,平时喜欢做些故弄玄虚的事来吸引人注意力。

    顺带一提,以上都是七号凭感觉随口说的,就像他现在故弄玄虚的想法一样,通过自身这个反面例子来说明用‘呀~’打招呼的人给人的印象充满了轻浮感。

    店长作为一个前骨科主刀医生,偶尔会有些不着调的表现,不管是从身体吨位还是自身性格都算比较稳重的那种,突然用这样浮夸的打招呼方式并且试图不给人反应时间就转移话题,加上店面整洁得异常。

    说实话,这很难让七号不在意,不过,早上已经触了个霉头了,七号现在处于一种多说多错,少说不错的抗拒交流状态,所以,他强行压下了探究店长身上疑点的想法。

    “能弄得这么干净,店长一定花了不少钱吧?新东西是什么?”

    强行忽视了店面上的异常,七号走进咖啡店将视线放在一台纯黑色走极致简约风格的家用电器上。

    这台家用电器咋一看似乎和普通的家用电器没什么区别,七号虽然没见过这东西,根据外面两个旋转按钮上标识的温度和时间以及内部的托盘能够辨认出这东西与微波炉相似,多半是烤箱之类的东西,但是,这东西太简约了,除了必要的功能,简约到七号连厂家的logo和这台机器的型号都找不到。

    “这就是我昨天关了店门去弄的好东西,小桃不是说她会烤饼干吗?我给她准备了一个烤箱,以后客人就可以在享受咖啡的时候吃上热气腾腾的面包,我连菜单都写好了。”

    店长拍了拍三无烤箱,这台家用电器没有发出任何碰撞的声音,外壳似乎不是塑料或者金属这种简单的材料。

    “温馨面包,真是不错的名字。”

    用大拇指和食指使劲按了按额头,七号干巴巴的称赞着店长取名能力,就跟闲逛时不小心碰到室友和偷偷藏起来并没有任何人觊觎的女朋友约会差不多,没有任何了解,也无法第一时间找到什么优点,只能用含糊不清的形容词去夸赞。

    “嗯哼,小桃今天放假,这玩意儿暂时也用不上,你先去换制服吧。”

    轻咳一下掩饰尴尬,店长指使着七号走开,大概是从‘微表情’上感知到七号身上低沉的负能量气场。

    “今天和昨天一样?”

    说是换制服,其实咖啡店的制服就是围裙,七号随便往脖子上一挂拴好背后就行,他所说的‘一样’指的是店长昨天脑子抽风定下的每天只售卖十杯咖啡并且一个人只能喝一杯的规则。

    “当然,如果你乐意,也可以试着学学怎么用烤箱。”

    店长用肯定的语气向七号表明了自己在犯二的道路上一条走到黑的决心。

    “这就不必了,咖啡卖完了怎么说?”

    十杯咖啡,虽然价格是平时的两倍,靠着噱头卖出去的可能性还是蛮高的,毕竟店长有时候能搞到蓝山、圣海伦娜、瑰夏咖啡之类的豆子(数量较少一般就一袋)。

    不管是识货的还是单纯为了逼格,店长的咖啡都不怕没人去试,所以,七号问起了关于咖啡店经营比较现实的问题。

    “当然是下班咯,前提是你卖得完。”

    看起来店长也思考过这个问题,秒答之后,看向了咖啡机里的豆子。

    “我觉得可以学习下店长说的那个小师妹,给咖啡店装个密码门,客人进门之前先按密码。”

    七号顺着店长的视线看向和昨天相比只补充了一点的咖啡豆,捏了捏后颈肉,一本正经的向店长提出了怎么通过赶客的方式提高逼格,类似的还有喝咖啡前先问几个有关咖啡的小知识、每天看心情开店,开店前先发公众号通知。

    按照店长的规矩,七号估摸着自己以后的上班时间每天也就两小时,十杯咖啡多轻松啊,就七号这段时间认识的客人,银行职员五六个,做图纸设计的工程师两三个,大学教师、通讯业的白领、店长的医生朋友...全大款说不上,每天来杯高价咖啡还是喝得起的。

    然而,世事就是这么奇妙,七号铆足劲儿盼顾客,一上午一个客人都没等到,这比见了鬼还要不可思议。

    “店长,老蒋去哪儿了?我记得他每天都要来的,今天不来喝咖啡画图了?”

    瞥了眼作家助手,收藏还是2,随手将其关掉,七号找店长搭起了话。

    “不知道呢。”

    店长正屏息凝神的用纸牌搭建金字塔,只能说不愧是外科主刀医生,手稳得可怕,竟然能搭出难度指数七颗星的金字塔,而且马上就要成功了。

    “要是我轻轻吹一口气它会不会倒?”

    七号收起了,因为太无聊了征得店长的同意后拿出的手机,开始做一些让人不愉快的试探。

    “它倒不倒我不知道,你肯定会倒。”

    拿着故意留下的两张joker,店长用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盯了七号一眼,示意七号赶紧滚开,不要来打扰他完成搭建纸牌金字塔的小游戏。

    “这鬼天气看起来像是要下雨的样子,要是有客人来就好了。”

    打得过是一回事,能不能打又是一回事,七号望着窗外,知趣的远离了纸牌金字塔,避免等会儿这塔倒了,他连呼吸都是错的。

    “轰隆!”

    刺眼的电蛇在半空中耀武扬威闪烁了一下,夏日的惊雷响起,七号转头一看,纸牌金字塔还好好的立着,于是失望的把头扭了回去,观赏着电蛇的舞动。

    “突然打雷算什么?手术刀打滑我都没慌过,看我马上搭给你看!”

    说是这么说,实际上打雷的时候店长还是慌了下,因为他当时僵在原地没动。

    “哗啦哗啦...”“马上是多久?”

    惊雷已至,随后便是瓢泼大雨,七号看了几秒窗外,把话题扯到时间上。

    “10秒。”

    店长测算了下位置,相当自信的给出了一个确切的时间。

    “10秒你搭不好。”

    七号非常笃定的下达了结论,店长下意识的向他这边看了一眼,立刻就明白自己中计了,耳边传来了纸牌金字塔垮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