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 第108章 开花的树

第108章 开花的树

    也可以不走,但是那就绕远了,如果不是避开别的事的话那就没必要。

    “坐坐?”经过桃林的时候沈初柳道。

    其实桃花早就谢了,经过去年,沈初柳也知道这里桃林不结果。

    说不结果也不准确,但是那桃子不能吃。

    就是拇指那么大的小桃子,没到月份就落了。

    这树就是开花的树。

    姚宝林自然没有意见,就跟沈初柳在桃林里坐下来了。

    “当初皇后娘娘扶持了康德妃娘娘起来,都知道也是因为她本身低调,还是因为冯淑妃,如今看,主要是因为冯淑妃了。”姚宝林道。

    “皇后娘娘得天独厚。”不需要自己下场,就可以扶起其他嫔妃跟冯氏对立。

    不管康德妃心里如何,要不是皇后,她没那么容易一下子就成为正一品四妃位之一。

    “是呢,娘娘委实心中有丘壑啊。”姚宝林今日感慨特别多。

    她想起了过去,她一贯觉得是自己命不好,才会叫皇上厌弃至此。

    可如今想来,要是过去是旁人遇见了那些事,说不定不会这么被动。

    “陈宝林怕是投靠了意妃了。”沈初柳道。

    “瞧着是,她接了意妃不少东西了。”姚宝林摇头:“陈宝林之前不是想跟着康德妃来着?康德妃娘娘不接,这意妃娘娘倒是接的快。”

    “也是没人了。往下看看,温小仪跟的是康德妃,妙小仪就不必说了。陆小仪是皇后放弃的人,也不得宠。李宝林如今不好说,但是跟冯淑妃娘娘还有关系。冯御女不必说,就算是远亲,那也是冯家的人。下剩的,除了陈宝林自己四处求告,还有谁呢?”

    往上一点,三位美人里头,赵美人早就失宠了,拉拢无用。

    景美人丽美人不需要投靠谁。

    宁婕妤也一样的。

    如何看,都只能推出陈宝林了。

    “不过,我倒是还听了个小道消息呢。”姚宝林笑起来:“意妃那,有个叫苏荷的宫女,生的极好。听说是罪籍出身,自己也是十几岁才进宫,琴棋书画很好的。”

    “啧,咱们意妃娘娘不能这么搬石头砸脚吧?”沈初柳挑眉。

    “不好说,如今也许不会,可是要是后面事情不顺的话……”姚宝林也笑起来:“毕竟,一个罪籍出身的女子,那可比陈宝林好控制的多了。”

    “啧,这可真是一出大戏啊。”要是把意妃这个宠妃娘娘逼得献出自己的宫女……

    那这宫里的戏就更好看了。

    她都迫不及待了呢。

    “说起来,是陈宝林急躁了。她家世在那里,自己但凡能沉住气,迟早是有好处的。”姚宝林道。

    之前的景美人不就是这样?进宫第一年根本就不肯出头,自己看清楚了形势这才慢慢冒头。

    “她跟丽美人同一日进宫,对方那么得宠,逼得她都搬家了,哪里能沉住气?”正常十几岁的姑娘都该是这样的。

    沈初柳能忍,是因为她毕竟比旁人多了一些记忆罢了。

    “不过,丽美人其实很维护她,只是她自己看不出。”沈初柳摇头。

    “便是看得出,她又怎么会信呢?”

    也是。

    两个人在桃林坐了一会,听着皇帝来了。

    皇帝是去太后那,路过这里。

    沈初柳忙起身:“回吧。”

    频繁见就不合适了。

    姚宝林点头,两个人一道走了。

    齐怿修走过来,听说刚才是景美人和姚宝林避开了,只是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就径自去了李太后宫中。

    意妃膳后喝了养身子的药,脸色不太好的出门坐在回廊上。

    她也懒得梳妆,这几日觉得身子倦怠的厉害。

    “娘娘如何?”画扇问。

    “还行,跟昨日差不多。”意妃摸摸肚子:“不是说了,得三四个月才知道好坏。”

    她如今其实肚子没太多感觉,可是怀着一个孩子,要到了三四个月才知道能不能真的叫他好好怀着,这感觉……

    就是你心再大也是受不住这个刺激的。

    所以意妃不可能不担心,这一担心,反倒是恶性循环。

    “陈宝林如何?”意妃问。

    “娘娘真要叫她搬来啊?依着奴婢,您大可不必。您想想她的家世呀。”画扇道。

    意妃叹气:“不搬来,我如何叫她侍寝呢?”

    “您提起她皇上也就明白了,您要知道,她还年轻。万一她生了呢?”画扇一片心都在意妃这里了。

    意妃想了许久:“苏荷如何了?”

    “她还是本分的,如果您要扶持,宁愿是她。好歹她出身太低了,不可能翻出浪花来。”画扇不敢说的还有,如果您这一胎不成,好歹还可以养育个孩子。

    那苏氏生的最好。

    陈宝林那出身,谁也不敢保证她生了孩子之后如何。

    “别苛待了她。”意妃自然不会这会子推她出去。

    不过如今也叫人开始调教起来了。

    一旦她肚子不成……总要有后手的,不然宫里这群女人个个都要落井下石。

    长乐宫偏殿的一处小屋子里,穿着一身粉色宫女服的苏荷正在绣花。

    她从前些日子起,就不必做苦力活了。

    每日还要好好泡澡,有嬷嬷给拿来药膏,将她身上受过伤的地方涂上。

    手尤其要好好养护。

    苏荷都清楚是为什么,面上装的紧张,心里确实期待的。以前是意妃将她藏得紧,如今……意妃想开了。

    她从进宫那一天就期待着。她苏家满门死的冤枉。

    如果她能用这张脸换来一个结果,她愿意啊。

    苏家男丁全都死了,她的兄弟们,她的父亲叔父们。

    可是死后也该有个清名。

    苏荷摸摸脸,这上好的脂粉养着就是不同,她都已经辛苦做活六年多了,自然是粗糙了不少。

    如今竟也养回来了。

    苏荷将手里的绣活放在榻上,起身,往外面看。

    长乐宫依旧是整个皇宫里最有人气的地方,主子有孕,下面的人欢欢喜喜的。

    可苏荷知道,真要是那么好,意妃怎么会急着拉拢陈宝林还不算,还要扶持一个宫女呢?

    可她不在乎,对意妃,她说不上什么怨恨不怨恨,她心早就死了。能做的不过是尽力给家里人洗冤罢了。

    【解释一哈,看我有时候写主子有时候写娘娘不要疑惑。设定是美人之下只能叫位份,比如说才人啊什么的。美人之上,九嫔之下就可以叫主子了。九嫔以上可以叫娘娘,也可以叫主子,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