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旅行手册 > 第六章 派阀
    “话说回来,还有个问题,”洛林擦了擦嘴角的红茶,从桌面上杂乱的报表中抽了一张出来,“关于这个菲迪亚商会的收支是怎么回事?”他用手指敲了敲纸面,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据资料的记载,对方每年冬季都会提供数百枚金尤尔汇入宅邸的流动资金,但领内却没有任何物资交换的记录,这是为什么?”

    说出来都有些凄惨,这也是整个领主宅邸账面上为数不多的盈利了。

    而且这笔金额可不是小数目,甚至可以摊平每年领内卫兵的装备更替和维护的开销了,最关键的是,这些钱都是没有任何成本的净利润,可以说完全就是白捡来的。

    刚开始他还以为这笔钱是用来行贿海格的,毕竟老管家一生都在侍奉阿斯特雷亚家,而且费尽心思地操持着领内的大部分事物,可以说是掌握边境贸易的核心人物,有几个会来事的商会缴纳“方便费”也实属正常,只要不是做得太过分,像是用领主的特权赚点养老钱一类的地下交易,洛林已经准备睁只眼闭只眼了。

    但仔细研究后,他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菲迪亚商会是魔族境内有名的大财阀,但主要的经营地带却是在魔族的内陆,就贸易关系来看,这个庞然大物和灰硫磺镇没有建立任何的合作,完全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股势力。

    哪怕是赞助的费用,至少也得看到点回报吧,但对方只是单纯地每年都在给钱罢了。

    钱多得花不完了还是怎么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好事?

    “即便这件事是老爷为了家族做出的决定,但少爷您未免也太不关心自己的私事了。”管家海格顿了一会儿,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虽说是一桩圈内屡见不鲜的交易了,但是这件事在整个贵族关系网中都已成定论,无论如何,菲迪亚小姐也都是您明面上的未婚妻。”

    “未、未婚妻,”洛林刚抬起茶杯就愣住了,“还有这种事,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海格捏着花白的胡须,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神似乎明亮了起来,“的确如此,不过只要少爷您有意愿,老仆可以立即动身前往帝都,安排你们的会面事宜,相信对方也不会拒绝才是。”

    “慢着慢着,”洛林连忙挥手打断了对方,“先等我把事情捋清楚。”

    见鬼,不会是穿越的时候记忆错乱了吧。

    他连忙检索着洛林本来的记忆,但无论怎么思考,却都没有任何关于自己未婚妻的情报,看来这位年轻魔族的确没关注过这件事,或者说实际上并不需要他参与进去。

    联想到管家刚才所说的交易,洛林说道,“汇报一下关于菲迪亚商会的情报。”

    “明白了,”老管家点点头,掏出一本银白色的小册子并翻开,说道,“菲迪亚家虽说是魔族境内的大财阀,但毕竟是以贸易起家的魔族,直到最近百年内不断地大笔支援军费,这才被正式册封为贵族,领地则是南境中最为富饶的穆恩平原,也就是所谓新晋的名流,虽然资金实力雄厚,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个商人世家并没有立下过显赫战功的人才,对魔族来说这点实在是致命伤,而且由于主要活动地带是在帝都而非南境,引发了大片当地贵族们的不满情绪,一直受到贵族联合的暗中抵制,尤其是在近些年来,这种趋势愈演愈烈。”

    贵族联合,南境还有这种听上去就吃枣药丸的组织啊……

    “原来如此,”洛林的嘴角抽了抽,他大致明白了,“所以才会每年都给那么多钱啊。”

    阿斯特雷亚家虽然没落了,但毕竟也是老派的名流,尤其是在南境的威望很高,身为贵族的底蕴还在,也就是说这是一桩对方用来稳定地位的政治婚姻吧,难怪会被管家称作是交易。

    本来以为白捡个女朋友稍微有些兴奋,看来是白高兴一场。

    “不过即便是交易,至少表面工作也得做到位,否则对方也达不到目的吧,”

    洛林用手指敲着桌面,望着海格问道,“但为什么至今为止,婚约两方从未见过面?”

    听到这个问题,老管家的脸色也有些难堪,沉默片刻后,隐晦的说道,“对方以菲迪亚小姐正在完成学业为由,一直推延着婚期的细节,不过……这种程度的流言就足以维持威慑了。”

    “嗯,那就好,毕竟我们的确受到了的帮助,没起到作用实在于心不安啊。”

    洛林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虽然他本人无所谓,但这个问题会让管家心里不舒服。

    这可真是现实啊,明明有婚约当事人却从未见过面,也就是说对方根本没把阿斯特雷亚家当回事,不如说只是一颗棋子而已,等到稳定地位后毫无疑问就会把他们踢开吧,不过倒也无所谓了,他的脸皮还没厚到会要求对方一直养着自己,只要渡过这段最困难的时期就好。

    虽然到了异世界,但势力间的勾心斗角还是有啊,菲迪亚家和南境的贵族联合就是例子。

    洛林的记忆里的势力情报少得可怜,看来得抽时间研究一下政治局势了……

    “算了,那么获得这笔经济支援的代价,就是在这段时间内,我们这边不能传出婚讯的消息吧,”洛林笑了笑,没想到单身都能挣钱,现在看来这个世界真是太友好了啊。

    等到那位菲迪亚小姐“完成学业”,或者不再需要援助的时候,差不多就该解除婚约了吧。

    看着满脸笑容的洛林,海格迟疑了一会儿,问道:“少爷您不生气吗?”

    “生气?为什么?”

    老管家叹了口气,神色间浮出一股阴霾,慎重的道,“说来不过只是一种感觉罢了,但曾经的您似乎将这笔金额当做家族衰败的耻辱,一直在有意无意间的避开这个问题。”

    “不不不,无论起因如何,对方的确是帮了我们吧,那就该报以感激啊,”洛林满脸嫌弃的摆摆手,“再者说,与其不断抱怨不公并等待奇迹发生,想办法解决眼下的困难才是更合理的做法吧,家族的衰败不就正是统治者无能的表现吗?真正处于痛苦中的其实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领民才对,不付出十倍于他人的努力,我们可没资格来感叹命运啊。”

    管家先是一愣,随后捏着自己的下巴,呢喃道,“的、的确如此……”

    洛林是个简单的人,别人对他微笑他就会对别人还以友善,虽然是在不同的世界,但这里同样有值得自己努力的东西,而且至少他还有能依靠的人,只是这样就不会觉得是一个人。

    注意到管家正盯着他看,洛林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感觉少爷您有些变了,看来此次的事件也让您成长了不少,相比曾经,该说是学会了回应他人的期待,还是说没有那种背负着一切的感觉了呢……”

    海格捏着自己的下巴,沉思了不久后,摇摇头,“不,也许是错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