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绝望时代录 > 第二章 雾江亡者语

第二章 雾江亡者语

    找到旅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全身浸入热水里,迦南心满意足地呼了口气。

    “不过,这里的澡堂真是方便。”

    迦南如此想,原本以为临时落脚的便宜旅馆,大概不会有太好的沐浴场所,没想到的是在洪都,即使是平民的生活也是十分舒适的。

    廉价旅馆旁的公共澡堂,就像温泉一样的热水池,温度也是刚刚好,还有单人的淋浴间。虽然这里都是贫民们来的地方,但迦南的身份是比普通市民更卑微的流浪者,这样的沐浴对于她来说可谓是云端般的享受。

    迦南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只是洪都和它周边的城市,生活确实相比其他地方有诸多差别。

    如果要总结起来,那就是这里的城市充满了对“人”的关怀。

    舒服地沐完浴后,迦南穿上事先预备的新内衣,外面则是套上老旧的旅行用服装。虽然这样的外套有些老旧,但她并非只有这么一件而已,迦南带有一样的另外一件换洗。

    走过旅馆四楼又长又暗的长廊后,迦南进入了自己的房间。旅馆的房间四面是昏黄的墙壁,不过原本应该是白色墙面,只是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才如此。靠街的一边是推拉的玻璃窗户,打开之后虽然没有什么风景,但是在外面可以看见楼下穿过城中的、有汽船灯光的运河,应该是连往雾江的。而房间中比地板高一段的矮床上头,已经铺妥被盖。

    迦南确认房间门已经锁好,她的长刀与行李都有好好放在被盖边后,才宽衣解带钻进被窝,舒舒服服伸展身子。廉价的旅馆寝具,却是刚洗过晾晒干净的味道,睡起来感觉真的好。

    迦南的胆量非比寻常。旅途的疲劳再加上泡过澡后的放松慵懒,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一般人的睡眠会慢慢加深,再转为深浅交替,即使醒过来,也没办法立刻恢复到平常状态;但是迦南的睡眠就像是坠入谷底般,一下子就进入深眠,醒来的时候,也是马上就清醒。靠着从小开始的修练,她已经锻炼出这样的身体。

    迦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半夜。让她睁开眼睛的原因,是有人靠近的感觉。是从走廊过来的,旅馆的隔音并不好,而这逐渐靠近的脚步声透过静谧的走廊穿透到了卧室。虽然对方小心翼翼,但并不知道隐藏脚步声的要领,走路的方式像是个门外汉——迦南坐起上半身。

    接下来迦南伸手握住了床边的长刀,因为这脚步声显然不止一个人,而是数双皮鞋悄悄靠近这个房门的感觉。

    半夜安静的旅馆中,瞬间充满了难以察觉的诡异气息,门外的人似乎已经停下了,确切的说,是在靠近迦南房间后脚步声停下来了。

    迦南缓缓掀开被盖从床上起身,尽量放慢了动作,压低发出的声响,为了不让屋外发觉屋内的人已经警觉,她安静下床,为防万一从行囊里摸出一柄袖剑藏在衣衫里,小心翼翼地系紧鞋子后静步靠近房门。

    因为旅馆的房间门是朝里面开的,所以为了应对对方可能撞门而入,在与房门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的位置,迦南扶刀安静地半蹲下来,警觉着外面的动向。

    此刻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门外没有任何声响传来。

    但是迦南明白,这正好说明外面的人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窥听房内的动静,这显然不可能是普通路过的房客或者旅馆伙计。

    一段小段时间的僵持后,外面终于有了动静,迦南房间的门发出了哗啦的开锁声,借着窗外微弱的灯光,她发现房门的把手在转动——对方竟然持有她客房的钥匙!

    迦南眼神冰冷,安静起身挪步到了房门斜侧,这里是进门后的视野盲区,她右手握住刀柄,等待着对方进门的瞬间出其不意制人。

    咔嚓一声,房门的锁被打开了,吱——

    门开了一个缝隙,接着又缓缓打开了一点,对方应该在观察,迦南所站的斜侧在门外是看不见的,她在等着对方完全开门后再主动进攻。

    果然,对方在发觉没有危险后完全推开了房门,看身影进来了一个人,两个,听脚步外面应该还留了一个人,对方不会超过四个人,在迦南能应对的范围内,如若不然,迦南肯定会优先选择逃走而不是战斗。

    不过就算人数多,在狭小的房间和走廊,对方即使是持有火器,也占不到太多的便宜。

    说时迟那时快,迦南见时机成熟,现身发动了攻击,她居合一刀砍向了率先进门的一人的后颈——只不过用的是刀背,那人闷喊一声后立刻昏了过去,紧接着还未等他倒地,迦南又一脚踢开了那人,然后顺势刀柄猛然撞向后面一人的脖子,推着那人冲向外面走廊的墙壁,冲出了房间的迦南余光扫到了还没反应过来的第三个人,而撞墙的那人被迦南膝踢到腹部,呃的一声丧失了气力。

    第三人见此状慌忙举起手中的火枪对准迦南,然而不等他扣动扳机,迦南就敏捷地就飞身绕到了他的背后,她膝盖顶着对方膝关节,那人瞬间失了力跪倒在地。

    “不想死就别动!”

    迦南横刀贴近他的脖子,冰冷的刀刃接触到颈部,那人便吓得僵住了,不敢动弹分毫。

    “你们受何人指使?有何目的?”

    “女,女侠饶命啊!我们,我们只是鬼迷心窍了!”

    “什么意思?”

    “有人,有人告诉我们,有个外国女人带着一把很值钱的宝刀住在这里,所以,所以……”

    “所以你们就想杀人越货。”迦南眼神中寒光闪过,而那人支吾不语,接着她又问道:“我房间的钥匙你们是从哪得到的?”

    “是,是我打晕前台偷来的……”

    “你们杀了人?”

    “没有没有!打晕!我们只是打晕了她!真的!不信你可以下去看!”

    “那好,我问你,是谁告诉你们……”

    就在迦南准备接着审问小贼的时候,她忽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她猛地推开了挟持住的小贼,奋力后仰,吹箭从面部上方飞过。

    不用火枪而使吹箭,迦南立刻意识到这是杀手所为。

    但这吹箭虽被她躲过了,却稳稳刺进了那个小贼的身体里,那人呃的一声趴在地上失去了生命力。

    而吹箭跟接下来射出的箭之间,只有短短的空档。在第二根吹箭射出之前,迦南转过身去,朝着吹箭飞来的方向,急速丢出藏在袖中的袖剑,而背后隐约传来金属格挡开袖剑的声音。

    昏暗幽长的走廊尽头,一个人影终于主动现身而出,他可能意识到迦南不是靠一两发暗器能解决的。

    然而若真是专业的杀手,即使是第一发吹箭空了,也应该隐匿气息暗待时机再暗器出击,但这个杀手似乎很没有耐心。

    迦南握刀警惕地注视着现身的那人,他显然跟这三个小贼不是一伙的,至于为什么会盯上自己,天知道。

    安静的走廊瞬间充满了杀气。

    突然,那人有如飞行一般,瞬间缩短了与迦南的距离。宛如蜘蛛手脚的某种武器,散发出白色光芒,从他背后伸出。

    而迦南的长刀,以直接旋转弹起的力量,弹开这极速切入的兵器。

    这刀刃上的触感,这是兵器吗?

    简直就像活生生的蜘蛛脚一样,甚至可以看见上面的刚毛。

    迦南这才注意到冲过来的这人面部惨白,瞳孔漆黑,不像是正常人类。

    那人的“蜘蛛脚”画着八字形状扑面进攻,迦南长刀发出呼啸声旋转,同时接下来自四方的攻击,并每一击都反弹了回去。在弹开对方奇怪武器的同时,她掌握住微妙的角度,让刀刃每次反弹的时候都能借力迅速展开下一次防御。

    然而迦南虽然能抵挡这样的拼斗,但是防住这样的攻击太过耗力,而那使“蜘蛛脚”的家伙似乎红了眼,疯狂地、毫无章法地进攻。

    这样下去当迦南体能下降而出现一丝空隙的时候,这数支蜘蛛脚总有一支能刺入她的身体。

    不过迦南毕竟如此习惯于生死交关的战斗,她不退反进,在冷兵器的碰撞中,无章法的动作自然破绽百出,迦南让长刀滑过一支“蜘蛛脚”猛然弹开,然后握住刀柄反转,把整个刀身往旁边猛力挥砍向那人头部。那人感觉到长刀从视野之外逼近,便别过头去。不过,他没有完全闪开,太阳穴的要害之处被长刀划入,鲜血飞溅。

    而受此重击的那人退了几步,随后失去了活力,“蜘蛛脚”耷拉了下来,倒地不起,当真就像只人形蜘蛛。

    迦南走近去准备补刀,但是只听见那倒地的奇怪男人躺地上,口中却飞快地念着什么言语。

    迦南听了个模糊,好像是什么

    “雾江亡者……永夜君王……黄衣癫狂……”

    中间飞快的一段难以听懂,看这样子,即使是迦南想审问他,恐怕是也难问出个所以然。

    “谁派你来的?”

    迦南试探性质问了一句,只是得到的却依然是意义不明的言语。

    然而突然,还未等迦南补刀,这人就猛地起了身,迦南惊地握刀再次准备战斗,可是那人似乎根本不管迦南,而是冲入她的房间,迦南见状道了一声“休逃!”也追了进去。

    死而复生的那个蜘蛛男人进房后直接撞开房间的窗户,飞快跳了出去,迦南紧随其后,却只能撑在窗户前,眼看着那人有如飞行一般跳入下面街道旁的运河里。

    看着这奇怪的杀手逃走,迦南只好回过身去料理刚才的那三个小贼。

    然而诡异的事发生了,回过头的迦南发现,这房间里除了她自己并没有其他任何人了!

    她眉头一皱,又快步走到了走廊中:

    只见这又暗又长的走廊上,同样空无一人,连刚刚被吹箭刺死的那个小贼尸身也不见了。

    三个倒地的人竟然在她眼皮子底下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