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绝望时代录 > 第一章 异都序幕

第一章 异都序幕

    太阳低垂在东方的天空中,昏沉的红褐色阳光倾泻在巨型的工业城市里,显现出热气腾腾的街道和高耸的大厦。

    当迦南经过通往洪都的灰色大桥时,城门正好缓缓打开。

    这座横跨雾江的拱桥路面宽阔,从桥上的金属护栏向下瞄,可以看见流经洪都的巫国雾江。

    雾江混浊的江水平时看起来就很是恐怖,而在清晨,宽广的江面如同其名一样笼罩着无法消散的薄雾,让人不由得心生出怀疑:莫不是有着某些鬼怪藏匿在幽深的江水中?

    然而桥上的迦南并不在意这些,她眉头皱也没皱一下,从容地向大桥尽头的城门行去。

    迦南穿着磨破的旅者衣衫,负着轻便的行囊以及一柄青色的长刀。

    她的身材看上去并不算强壮,却是有着结实肌肉的体形,若是以习武之人的眼光判断,一定能觉察出她身怀绝技。

    长而清爽的黑发绑在颈后,不施脂粉的脸有些瘦削却透着英爽的气息。第一次见到迦南的人,大概率会被她的眼睛吸引,那是一双漆黑的眸子,透露着令人吃惊的毅力,这也许与她年轻的外表不符,不过只要看到迦南坚毅的下巴与眼神,一定会明白她不是个轻易受人摆布的女人。

    就在即将通过大桥时,迦南朝着城门方向望去。

    洪都那些高大的石墙年代久远乌黑不堪,巨型的城门也同样泛着古老的颜色。

    原本对于这样一座庞大的工业城市来讲,古老的城墙早已是多余之物,然而不知道当权者出于什么样目的,却保留了这巨型城门,甚至还设有中世纪流传下来的卫兵哨卡。

    洪都是一座远近闻名的繁华都市,然而“陈旧”却是洪都留给迦南的第一印象。

    在经过城门哨卡的时候,卫戍城门的官员反复打量着迦南,可能确实是因为女性的旅者并不多见,特别像这样的东方人尤为少有。

    于是官员拦下了迦南并盘问她的来历。

    迦南并没有隐瞒自己来历的理由,所以便如实回答了。

    不过她的回答显然让这名官员有些惊讶。

    “伯利亚以东”

    官员听后明显楞了一下,随后他的表情像是联想到某些隐秘的事情。

    迦南猜测,大概在巴尔干,关于远东大陆的那些国度尽是些不好的传闻。

    随后,这名官员仔细打量着迦南,而迦南那从容的眼神中丝毫没有一般女人的软弱,显然,若不是常年行走于江湖,断然不会有这样的气质。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官员对于这样一个带着长刀的东方女人明显有所怀疑,但是他好像出于某些特殊的理由,并没有再做过深的追究,像是见多了各种奇怪的旅者一样,官员恢复了平常的神态,示意迦南可以通过了。

    “有些奇怪”,迦南心里念叨了一句,这就像是,入境的官员根本不在乎是否会把一个可疑的人放进城,尽管她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旅者。

    “偶尔也会有的事情吧”迦南很快便不再在意了,毕竟深究这些事情,可能除了平添困扰外毫无意义。

    在走过了巨型城门漫长的通道走廊后,迦南终于进入了这个“传说中”的城市。

    映入她眼前的是斑斓的商业步行街、上下错综的天桥道路、以及无数奇特的钢铁建筑,这改变了迦南对洪都的第一印象,这里毫无疑问是一座生命力十足的城市。

    “不愧是号称自由之城的地方”

    这样的光景与迦南之前经过的伯利亚平原截然不同,不由得让她有些莫名的心潮澎湃。

    关于洪都的那些传闻,迦南早已有所耳闻,如此她心里大概明白了,能够这样轻易地入境洪都,看来并不是因为卫戍官员的通融,如果说这其中有更深层次的原因,那一定是此城冠负的“自由之城”的名号——这座“永夜大公”统治下的古老都城:

    在巫国,洪都“永夜大公”早已声名远播,据传自从他掌管洪都开始,这个古老的自治城邦便宣称不再臣服于巫国圣皇帝。

    而使洪都被称为“自由之城”的原因,则是永夜大公上位时曾立下的规矩:不管是外国的逃犯还是偷渡者,任何人只要进入了洪都,即等同于受到了他的庇护,在其他任何国家所犯的罪行,这座城市都不会追究、不接受任何组织的引渡。

    “永夜大公”斐迪南.约瑟夫二世,其在位已四十余年,曾经定下了那番惊人的规矩,过去的那段岁月里,洪都及其庇护下的周边城市当然与巫国发生过多次战争,而那些战争无一不是以永夜大公的胜利而告终,这才足以使洪都“自由之城”的名号远播巫国乃至整个巴尔干。

    正因如此,尽管有无数来自各地的亡命之徒来到洪都避难,却没有任何势力胆敢在此公然生事,而自由包容的环境也成就了洪都这座巴尔干最发达的商业城市。

    至盛的商业自然孕育了至盛的思想。洪都正是“电气改造”火热进行的地方,这座由洪都人引以为傲的巨型机器所改造的古老城市,灯光四溢的街道和奇特的大型钢铁建筑,便是这场逐渐席卷整个巴尔干的“工业革命”的产物。

    不过就算如此,在巫国统治者的眼中,这座城市始终只是可憎的法外之地、犯罪者的天堂。

    奇怪的地方在于,洪都一方面宣称自己是自由之地,另一方面又近乎偏执地保留着古老的城墙和摆设性的军事哨卡,着实令人费解。

    不过这一切在迦南这种居无定所的流浪者眼中,大概就像再平常不过的旅途见闻一样不值得深入思究……

    进城的入口是人流量很大的商业步行街,迦南的服饰在人群中并不显眼,不过东方人的面孔以及背上的长刀还是不免会吸引旁人的目光。

    迦南边走边寻找着指引方向的路牌,但是她很快就察觉到前面同行的人中,有一个杵着拐杖的燕尾服老头不时地回头看她,似乎对她很好奇,这尽管让她感觉有些不爽,但对方看起来似乎是想搭话。

    迦南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不过还是看向老者并问:“有何事?”

    “女武士倒是少见得很内,你是从伯利亚荒原那边过来的吧”那老人顺势缓步搭话到。

    “算是吧。”迦南回了一句。伯利亚大平原有很多东方人聚居,别人会这么误会也是意料之中的。

    回完的迦南立刻又想到,对方接下来肯定会问她旅行的目的,便接着道:“我听说洪都有很多出名的武器商户,想来这里给长刀做御护。”

    “御护?”老者可能不太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不过随即猜出了大概是修理一类的,便笑着接着说:“洪都和伯利亚不一样,这里什么都能弄到呐”

    老者显然是在自满于本地的繁荣,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呐,是在有钱的情况下”

    听到这句话的迦南不禁莞尔一笑,回应道:“也许是这样吧。但是如果有钱的话,在哪个地方都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然而如果没钱的话,就只好入乡随俗了。不过这倒也未必是件坏事。”

    “哈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姑娘年纪轻轻,说话倒是有趣得很呐。”

    迦南礼貌地微笑着,没有再接话了。

    她只是心里自言道:应该已经不算年轻了吧,今年已经三十岁了……

    然而就在迦南与老者搭话的时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只听见旁边一栋大厦突然爆发出了巨大的金属扭曲声,这响声传自半空中,随着扭曲声越发强烈,下面的人们纷纷抬头望去,很快便发现了原因所在——这栋大厦顶部的一个钢架发生了严重的弯曲。

    钢架上固定着大厦的金属广告牌,那是一家商户的商标,而它就像是受到了蛮牛的冲撞,整个钢架都向外倾斜着,在大厦顶部摇摇欲坠。

    很快,下面的人们就意识到了巨型广告牌掉落的危险,先前还在抬头围观的人群,此时都惊恐地呼喊着从下面四散逃离开。

    只是当人们意识到这点的时候,那钢架便已经支持不住彻底变形了,约莫数吨之重、长宽十几米的金属商标缓缓向外歪去,角度越来越大,最终,伴随着碰兹一声剧烈巨响,那钢架终于发生了脱离,一个庞大的金属商标带着半截断裂的钢架,狠狠地朝着下面落去。

    而经过大厦下面的迦南和搭话的老者刚好处在商标坠落的正下方,他们也抬头看见了。

    “危险!”

    迦南喊了一声。倘若是她自己一人,自然是能很轻松地就闪避开,但是在旁边的老者和几个路人显然没有她那般身手和反应,此时的几个路人望着这下落的庞然大物,才想起拼了命地往旁边跑,但是那名拄拐杖的老者行动迟缓,显然他是避让不及了。

    旁边的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商标坠向这倒霉蛋……

    “没时间犹豫了”

    千钧一发之际,迦南并没有独自闪避开,她看了一眼老者,余光也扫到了其他跑开的路人,确定了他们肯定能跑到安全范围外,瞬息之间,迦南铮地一声拔出了背后的长刀——

    就在金属商标即将砸中来不及躲闪的两人之际,只看见一道凌冽的刀光划过那金属庞然大物……接着就是钢架落地的轰隆巨响,顷刻间,街道的水泥地碎石横飞,尘土阵阵,而坠落的商标发出沉闷的巨响后,此时却沉静在地面上平躺着。

    当喧嚣迷目过后,人们终于看清了,迦南和那杵着拐杖的老者竟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而那原本砸向他们庞大商标竟然被平整的切成了两半,分别落在两侧。

    那老者显然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但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是保住了性命。

    而此时人们都纷纷过来查看情况……

    迦南叹口气,负手插回了长刀,这无疑是幸运的,看起来没有人受伤。她在想,最好在人们反应过来之前离开,毕竟引人注目也许就会惹上什么麻烦。

    迦南与老者道了别,而老人似乎并没有从惊魂中回过神来,或是说,此时他大概还没有意识到是迦南出手救了他的命。

    但迦南并不在意这个,她没作多停留便离开了现场……

    不过,迦南不知道的是,这一切只是序幕罢了。

    从踏入洪都的那一刻开始,迦南的命运就悄然发生了改变,她即将被卷入一场可怕的事件中,而现在的她对此还毫无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