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有一把金斧子 > 0008 古怪妖潮
    好在地上陈枫及时的抬头,算是给白先威解了惑,这不是那日被陈天师挑入府中的小子。不过白先威做了这么多年的城主,定力远非常人可比,压下心中的疑惑,自动忽略了地上的陈枫,将陈天师邀进了花厅当中。

    待白先威和那陈天师入座,原本喧闹不已的花厅已是静了下来,花厅中坐着的将领都是将目光投向了主位上的两人。

    白先威见诸将与这陈天师都已经到齐,也是不再客套,直接是开口说道:“这新的妖潮爆发一事,厅中的诸位想必已经知晓了吧”

    白先威的话刚说完,坐在他下首的一位将领,便是从座椅中站了起来。这将领与厅中其他将领有些不同,身上甲胄残破,左臂更是挂了彩,不时有血腥气从他的受伤之处散发出来,这将领一站起来,便是大声诉苦。

    “城主,这一次的妖潮爆发实在是太过诡异,以往每次妖潮爆发前皆是有迹可循,可这次却是毫无征兆。若不是属下出城巡视时恰好撞见那些妖兽汇集,恐怕我们天南城猝不及防之下会吃个大亏啊!”

    坐下上首的陈天师听到那将领的话也是眉头一皱,自从天心教妖道作乱,搅乱这方天地后,野外的凶兽也是随之发生变化,不但体形和形态发生巨大的变化,还能使出法术,其中强者甚至可以以一兽之力行屠城之事。不知道多少村落因为妖兽的袭扰而废弃,民众纷纷迁入县城之中,或者数十个村子结寨自保,以此来应对妖兽的攻势。

    这妖兽出现后,妖潮也是时时爆发,但都如那将领所说有迹可循,而且每次爆发都是需要一段时间酝酿,长则半年,短则数月。像天南城这次妖潮距离上次不过短短十余日,实在是不符合常理。

    “孙副将,你先别急,有城主和本座在,多上一次妖潮便能破我天南城不成?”陈天师虽是觉得此次妖潮爆发十分怪异,语气依旧是镇定的很。

    那将领本被妖兽突袭搞的狼狈不堪,又加上此事诡异,故而有些惊乱,此刻听到陈天师的话,如同吃了颗定心丸,脸上的神情逐渐平静下来。天南城之所以能经历多次妖潮而不破就是因为白城主和陈天师两位定海神针。

    白先威听完陈天师的话,心中也是豪情顿生,自己自从担任这天南城主以来,经历的大小妖潮也是有十余次了,除了第一次,已经有多久没产生过这种惊慌的感觉了。虽然心中一直隐隐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不安之感,可陈天师已经如此开口,他身为城主怎能没有表示,当下便是朗声说了起来。

    “咱们天南城历经大小妖潮这么多次,难不成还会被这次妖潮给吓住?诸将回去都立刻准备起来,将各自需要的器械准备妥当,另外通知城中百姓,做好准备,青壮百姓也要上城协助城卫军防守!”

    底下诸将也不是初次上战场的雏儿,对于抵御妖潮的准备都是十分熟悉,纷纷抱拳应下。白先威见状,便准备让诸将退下,去各自营中准备,那陈天师又是突然开口说道:“此次妖潮确实有些诡异,我天师府也要去那城上做些准备。”

    陈天师话音刚落,那些起身离座的将领,皆是面露震惊之色。以往每次妖潮攻城时,陈天师皆不曾去往城头准备,只有在那些寻常士卒无法应对的大妖出现后,陈天师才会出手击杀,想不到这次陈天师竟然要亲自前往城头坐镇,这着实令他们感到吃惊。

    吃惊的不单是厅中的普通将领,便是那上首的白先威和坐在下首第一位的韩统领也是面露惊色,难不成这次妖潮真被这陈天师看出了什么端倪?

    花厅某处角落,不知何时混入的陈枫在听到陈天师的话后,不但没有感到惊讶,心中反而是一阵窃喜,这老道去那城头抵御妖兽时,自己不是可以趁机将天师府灵植全部撸上一遍,一想到那些形态各异的灵植,陈枫便是垂涎欲滴,这可都是获取灵力的提款机啊,虽然尚不知道这灵力是干啥的,但有便宜不占那可就成了王八蛋啊,自己的斧子能不能发生蜕变,可全在这些灵力上。

    “哈哈哈,有陈天师亲自坐镇准备,那我们更加可以放心了。”

    “没错,天师坐镇,弹指间,各方妖孽,灰飞烟灭。”

    “......”

    厅中众将被陈天师的话语震惊后,立刻是说起了奉承话,片刻功夫,整间花厅都是吹捧起了陈天师。有陈天师相助,那可是胜过一营兵马,便是斩获的妖兽都可以比别人多上不少,这妖兽虽不是个好东西,可妖兽的妖胆,皮毛,筋骨那可都是值钱的玩意,拣些陈天师看不上的,送到郡城,卖给那些贵人,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啊!

    “陈天师,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法驾中原!”

    “陈天师,法力无边,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陈天师,法力无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一众将领的吹捧声中,突然夹入了这么几句话,顿时令厅中诸将的声音戞然而止,面面相觑。

    “老孙,你啥时候这么有才哩!”一名将领突然伸手锤了一下身旁的孙副将,搞的那孙副将一头雾水。

    “咚”孙副将刚转过去,背后又是被人锤了一记。

    “行啊,老孙,这话说得可真是漂亮啊!”

    被身旁众人搞懵了的孙副将,挠了挠头,才反应过来,张口说道:“这他娘的不是老子说的!”

    “不是你说的?”

    “我他娘的听声音就是你这边!”

    “就是,我也听着是这边!”

    ......

    任那孙副将开口解释,周围诸将皆是不信,好在一道懒洋洋的声音适时响起,提他解了围。

    “各位将军,你们确实误会孙副将了,这话是我说的。”

    诸将循声望去,就见一个青年不知何时站在孙副将的坐位后面,也难怪他们会误会孙副将。可这些将领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会儿,也没认出陈枫是谁,立刻是低声讨论起来。

    “老李,你看这是不是城主的公子?”

    “你莫不是傻了,城主只有大小姐一个女儿,那里有什么公子。”

    “那可说不准,军机重地,便是大小姐都不能进入,这年轻小子必定与城主有什么关系。”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道理,你看这小子是不是与城主有几分相像?”

    “莫非?”

    “没错!”

    孙副将在与周围人讨论后,立刻是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指着陈枫大声说道。

    “哈哈,你这小子肯定是城主的私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