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有一把金斧子 > 0007 妖兽来袭
    “爱的力量?你不给老子好好解释,我就给你尝尝爱的力量”陈枫的话显然并不能令陈天师感到满意。此刻的陈天师那里还有仙风道骨的天师样,简直是一头人形暴龙。

    “天师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在遥远的二十一世纪,根据有关人士的有关研究,证明用爱的力量对植物进行抚摸,可以让它们获得更好的发育。”陈枫一本正经,振振有词的样子,令那陈天师都是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那你右手拿的这把斧子是干嘛用的?”怒火未消的陈天师陈天师注意到了陈枫手中那把斧子。

    听到陈天师说起自己的斧子,陈枫心中不由一紧,下意识的就将左手一缩,将那斧子藏到了自己身后。

    陈枫这一藏,立刻是引起了了陈天师的注意,手上虚捏了个印,陈枫便感觉有一股大力传来,要将斧子从自己的手中夺走,转一眨眼的功夫,那原本被陈枫紧紧握在手中的斧子已经是出现在了陈天师的手中。

    陈天师斧子在手中观察了一番,却没有看出有什么稀奇之处,不禁又是一阵狐疑,就这么一把锈迹斑斑,甚至有些残破的斧子,陈枫为何要如此看重。

    看这陈天师满脸狐疑,怀疑人生的样子,陈枫立刻是贴心的解释起来。

    “这斧子是我那体弱多病,瘫痪在床的爷爷临终前传给我的,是我们陈家的传家宝,相传可是一件神器!”

    南江市某公园,两名年逾古稀的老大爷正鏖战犹酣,其中一位老干部模样的大爷突然狠狠的打了几个喷嚏,嘀咕道:“大白天的,那个家伙在骂老爷子我”,而就在他发愣这一际,对面那与他下棋的老头趁机偷了他一个车.....

    听了陈枫的话,陈天师却是不屑的一笑,随手将那斧子丢还到了陈枫手中,嗤笑道:“就就这破烂还能是神器,你这小子可知道什么是神器?便是我们清河郡陈家都是未曾拥有.....”提起清河郡陈家,这陈天师先是表现的十分傲然,继而脸上又是出现了一股落寞之意。

    “哈哈,天师大人,你不会是被那清河郡陈家给逐出家门了吧”陈枫一语见地。

    “二狗啊,你知道为啥说实话的人都不长命吗”陈天师听到陈枫的话后阴恻恻的说道。

    “.....今天早上的月亮可真是白啊.....”陈枫连忙是打起了哈哈,转移话题。

    “废话少说,你用爱的力量就胡诌就算了,拿这把破斧子想对我的灵植做什么!”陈枫扯了半天依旧是没能糊弄过去这陈天师。

    “事到如今我也就不隐瞒天师了,我拿斧子是想给这些灵植修剪一二”

    “本座虽然没怎么伺候过灵植,可也知道这斧子可不是拿来修剪的。”陈天师没好气的说道。

    “天师此言差矣,在我们老家那秀气遍地,各种物件都是可以发挥出秀的力量”陈枫解释道。

    “秀?秀是什么东西”陈天师一脸懵逼。

    “秀是一股神秘力量,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在秀之力影响下,万物皆可秀,青龙偃月刀可以削苹果,九齿钉耙可以梳中分,传国玉玺可以砸核桃,金箍棒可以给你擀饺子皮给我包饺子吃,搭个梯子上电线杆可以弹曲儿东风破。用丈八蛇矛可以织毛衣,还可以端碗意大利面让你尝,叫你秀儿。所以我用斧子给这些灵植修剪,那根本就不叫事儿!”

    陈枫的一番话,更是将陈天师搞的云里雾里,彻底绕了进去,好在他没有迷糊多久,便是被前来传令的城主亲卫军给解救出来。

    “什么,那妖兽又来攻城了?”当从那亲卫军手中得到消息后,陈天师不由感到十分诧异。也难怪他如此,历来妖潮爆发,围攻城池后,都会陷入一段低谷期,潜伏修养,城中百姓也可利用这段时间进行耕种。可前次妖潮爆发不过十余日,怎么又会来一次妖潮。

    知道事情急切的陈天师也是没有做过多的询问,便要同这亲卫军一道去城主府。陈枫望着陈天师和那亲卫军匆匆离去的背影,心中不由窃喜,等你这老道走了,我就可以大肆收割灵力了。

    正当陈枫紧握斧子,心中豪情万丈,准备大干一场时,仿佛是心有灵犀,那陈天师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朝他挥了个手势,示意陈枫跟着自己一起去城主府。陈枫心中自然是是一万个不愿意,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可以大肆收割灵力的机会,可不能浪费了。

    陈枫刚要找些说辞拒绝,陈天师已经是从他的脸上看出了拒绝的意思,手上轻轻一挥,陈枫便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继而不由自主的向着那陈天师滑去。脸蛋与地面摩擦产生的炽热感顿时令陈枫明白了前几日脸疼的厉害的原因。

    “我敲里猴子!”

    自天师府至城主府的路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画面,一袭白衫,看着颇为洒脱的陈天师走在前面,只是在陈天师的身后,拖行着一个人,嘴里不时咒骂着旁人听不懂的言语,看起来分外滑稽。

    城主府花厅,装饰典雅,空间颇大,最令人感到惊奇的就是四周壁上悬挂着的妖兽头颅及皮毛。一头头妖兽面相狰狞,虽然早已被城主击杀,但那股凶煞之气一直未曾散去。原本十分宽敞的花厅,此刻却显得有些拥挤,不时有身披重甲之人从厅前走廊跨入花厅中。

    为首上座中已经是坐了一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天南城的城主,白先威。此刻他虽然身着常服,气势上却压倒厅中众人,只是脸上的焦急之色却怎么也掩饰不住,不时的张望着着门口和身旁的主客位。

    待听到来人汇报,陈天师来了后,脸色稍霁,忙站起身子去迎,只是走到花厅门口,见到陈天师后,这白先威的脸上顿时出现了古怪之色。这陈天师来是来了,只是他身旁拖着的这个人是个什么鬼?看这人的模样自己竟然还有点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