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有一把金斧子 > 0006 神奇的斧子
    原本被那韩统领打击的一无是处的陈枫,听到那陈天师的话,眼神中又是出现了不少神采,这方土著还是有人才的,竟然能看出本穿越者的天赋。

    “陈天师,你来我们天南城也有数年了,一直都是独居天师府,这回竟然有人能被你看中。”那白城主见到陈天师竟然挑中陈枫,也是有些诧异,开口询问道。

    “只是见这小子有股机灵劲,我府中最近又刚好弄来一批灵植,我自己照看不过来,就想找个人伺候。”陈天师朝着白城主解释道。

    “哈哈哈,原来如此,小子,你可得好好伺候陈天师的灵植,那可不单是陈天师的宝贝,还是我们整个天南城的宝贝。”

    “泥煤呀,搞了半天竟然是收我做个打杂的。”陈枫心中诽谤不已,面色却是丝毫不显,连连点头,表示一定好好伺候陈天师的宝贝。

    那白城主和韩统领本来就是出来巡视一圈,见现在没啥情况,便是领着人往府邸去了。陈枫与三柱子打了招呼,便是分开,也随着那陈天师往天师府走去。

    天南城近年来在妖兽的威胁下,扩建了不少,但终究还是座县城的底子,陈枫随那陈天师没走多远,就是到了天师府门前。

    天师府并不像陈枫想象的那样富丽堂皇,遍布香火,与一般富贵人家的府邸相比并没有多少差别,只是大门正上方,悬挂着一块匾额,上书天师府三字。这写着天师府三字的匾额并不是什么名贵树木制成,但陈枫瞄了一眼,却发现那天师府三字当中居然出现了一道人影,束发盘髻,手提拂尘,似乎在施展着什么。

    陈枫还要在看下去,突然觉得头痛欲裂,两只眼睛也是不知为何,吃痛不已,转瞬间竟是布满了血丝。

    “着”就在陈枫感觉自己快要支持不住时,旁边响起了陈天师的一声轻喝。随着这声轻喝,陈枫只觉得自己身上压力一轻,一股疲乏感袭来,直接是“扑通”一声,栽在了地上,竟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望着地上陈枫昏迷的身影,陈天师脸上却是丝毫不见担忧之色,甚至能隐隐看到些许喜意。

    “本座竟然真的捡到宝了,这小子不曾修炼,竟然能直接窥视出匾额中祖师爷留下的印记,若是好好栽培磨炼一番,本座重返清河郡有望啊!”.

    当下,陈天师就拖着地上的陈枫进入了天师府中。

    .....

    “陈二狗,去把后院收拾一下”天师府正堂响起了那陈天师懒洋洋的声音。

    “你这牛鼻子老道,说了几次咋都不改呢,老子叫陈枫。”正走向后院的陈枫听到那天师的称呼,不由咆哮道。

    “知道了,知道了,陈二狗”

    这陈天师自从那日门口见到陈枫的天赋后,就起了将陈枫收为亲传弟子的心思,加上他自己本就有些散漫,对于陈枫话语中的不敬之意也是不在乎。而穿越而来的陈枫更是不在乎这些,两人几日时间已是混熟,陈枫也是知道这陈天师来自于那上郡清河郡,至于名字,这陈天师却是一直没有透露。

    “这老道虽然嘴上改不过来,但待我还是不错的,就是这脸,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疼的厉害。”走到后院的陈枫,搓揉着自己的脸嘀咕道。

    而在陈枫眼前的则是一片密密麻麻说不出名字的灵植,形态各异,各不相同,但单是它们散发出的气味便令陈枫感到心旷神怡,整个人都是舒畅不少。

    走到那些灵植边,陈枫直接是蹲了下去,谨慎地朝四处张望了眼,便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样东西,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那老干部河神给他的金斧头,只是现下这把斧子却是没有了往昔的神采,斧身上遍布的锈迹,任何人看见恐怕都会心生嫌弃。

    原本陈枫也不知道如何用这斧子,那日在伺候灵植时,他突然心生奇想,下意识的召唤那把金斧子,那金斧子竟是幻化成形,直接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只不过样子发生了不少变化,从卖相不凡的金斧子变成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铁斧子。

    陈枫掏出那把斧子后,朝着那些灵植根茎一划,便可看见一些细微的光芒顺着斧刃进入斧身,这些光芒本就十分微弱,在进入斧身后便是迅速消失不见,若不是陈枫有所准备,观察的仔细,还真不容易被他察觉到。

    “灵力+1”

    “灵力+2”

    “灵力+1”

    “......”

    伴随着这些细小光芒进入斧身,陈枫脑海中也是不断响起一道道提示的声音,同时陈枫也能察觉到随着这些灵力的进入,斧子似乎在起着某些微弱的变化。起初陈枫还对自己薅陈天师灵植羊毛的行为有所担心,这要是被那陈天师发现,自己一直在动他的宝贝,可不是件小事。心情好给自己留个囫囵身子,心情不好,自己估计就成了那些灵植的养料,头盖骨都得被雕成个精巧的花盆,时时把玩。

    好在他这几日羊毛薅下来发现,那些被他斧子划过的灵植不断没有出现衰败之象,反而是长势越发喜人,便是那陈天师自己开了后,也是欣喜不已,连连称赞二狗子伺候灵植的本事确实令人刮目相看。

    “撸一撸,更健康”当下,陈枫又是攥住一束灵植,右手斧子已经是朝着这束灵植的根茎划去,就在陈枫的斧子快要触及灵植时,他突然听见了一阵急促的的敲钟声,钟声连绵不绝,久久没有停歇,显然是发生了什么要紧的大事。可陈枫此时却是沉迷于收割灵力当中,对于那密集的钟声,全然不顾,誓要将这些灵植全部撸上一遍。

    原本被那钟声打断的陈枫又是行动起来,一手攥住灵植,一手握斧,就要再来一遍。可就在他的斧刃要再一次接触到灵植根茎时,他却是又被人给打断。

    “陈二狗,你这小子在干什么!”

    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陈天师,一张脸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身上隐隐有气势凝聚,显然对陈枫擅自动他的灵植感到震怒。

    陈枫脑子飞速的旋转,给了一个令陈天师愕然的回答。

    “我说我在用爱的力量感化他们,不知天师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