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红楼世界之风月十二姬 > 第四章 业师李夫子

第四章 业师李夫子

    “姑娘...姑娘快回家吧...太太让人来说大爷傻了啊...”

    探春的闺房里,莺儿话都没听清楚,急匆匆地进去就是一顿叫唤,宝钗一听惊得站起身来,哥哥傻了那还得了,急匆匆地回来。

    一路上心思缜密的宝钗冷静下来,仔细地询问后有些明白应该是误会了,到家后止住母亲的急切,自己来到薛蟠身边,安静的站了一会儿,听听他偶尔的自语。

    只听得他翻来覆去的几句话,都是安身立命,养一辈子,不由的诧异,伸手拉扯着他叫道;“哥哥,哥哥,醒醒啦。”

    呆霸王从小宠爱妹妹,迷迷糊糊听到她的声音,抬头一看,见到妹妹焦急的面容,一下子清醒过来。

    “妹妹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去表妹们那边玩了吗,可是出了什么事,这急的都流汗了。”

    说着抬手要替她擦拭,猛地想起妹妹长大了,最讲究这些礼啊,规矩啊,讪讪的放下也不是,举着手也不是。

    “哥哥这是怎么了,一个人迷迷糊糊的自说自话,母亲叫你也不应,可把她吓坏了。”

    “啊,母亲没事吧,哥哥刚刚在想事情呢,有些魔怔了。”

    薛蟠平日里虽然纨绔,但对宠他的母亲还是很孝顺的,急忙站起来要去看看她,得到小丫头汇报的薛姨妈,已经过来了,从外面进来见到正常了的儿子。

    一把抱住叫道:“我的儿啊,是不是被贾蔷打坏了,别怕,咱们去你姨妈那边,不能让他欺负了我的儿。”

    薛蟠被母亲的话弄得哭笑不得,赶紧把自己在贾蔷家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并懊恼地说道;“母亲,妹妹,贾蔷那一番话点醒了我,珍大哥那么宠着他,他还想着自己日后自立的事,咱们家就我一个男孩,若还这般胡闹,日后妹妹出嫁了,被人欺负都找不到娘家帮衬,所以孩儿想着是该做些正经事了。”

    薛蟠说到底是被他母亲宠坏的,父亲早逝,母亲溺爱,家里家外大家顺着他惯了,养成他这脾性,不是真的傻子,你看他前番抢香菱时的介绍就知道,这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只是从小被宠坏了,没心机的一个官二代富二代。

    原著里事件发生前,薛蟠正在谋算进京,其中原委,“一为送妹待选,二为望亲,三因亲自入部销算旧帐,再计新支”。

    这三件每件都是正事,凭心而论,红楼梦中,能找一个同时要做如此多正事的男人,还真是不容易。

    看看贾宝玉在干什么,贾琏贾蓉在干什么,就连贾政贾珍也都是不务正业,更别提贾赦那连女儿都能卖掉的人了。

    书中写道“早已打点下行装细软,以及馈送亲友各色土物人情等类”,这多少露出一点他居家理事的才能。之后才是“不想偏遇见了拐子重卖英莲”,又“见英莲生得不俗”,于是动了贪念,打死人逃到贾府。

    这世上的人和事总有着两面性,特殊的环境造就了特殊的人,他就是再不懂事,也只是没人触动了他内心,都是读过诗书的世家子弟,又不是真的傻子。

    “天可怜见,我的孩儿长大了,为娘这辈子拉扯你们没白费功夫,就是那天两眼一闭去见你父亲,也能告诉他我对得起薛家。”

    薛姨妈两眼通红,眼泪汪汪的抱着薛蟠哭泣,唬得兄妹两连忙劝慰,薛蟠更是连连呸了好几声说;“有怪莫怪,我娘这是胡话,当不得真的。”

    回过头嗔怪道;“母亲不许说死啊死的的,这晦气的话让别人死去,咱们家都要好好的,我还是改天再去看看蔷哥儿,跟他合计合计我该怎样能撑得起家,那小子脑瓜子好用。”

    现在的薛蟠崇拜贾蔷极了,回想刚刚去他家见到他时,完全和以前不一样,神态安详,步履稳健,说话有条不紊的,不再是原来那浪荡模样。

    “对对对,那蔷哥儿能浪子回头,看来是个好的,我儿日后该多交往....”

    絮絮叨叨的一大堆,把一个母亲的操心表露无遗,薛宝钗若有所思,看来自己这姨夫家也不是都是纨绔,总有那么些人不愿同流合污的。

    当然这番想法要是被贾蔷知道,他该苦笑了,谁不愿意锦衣玉食地过着,什么事也不用干,金钱权利美女全都到怀里来,这不是没办法吗。

    忙碌了半个多月,贾珍终于一位老举人李夫子,不是找不到更好的,只是宁国公府名声实在太差了,谁不知道那里面都是混账子孙,斗鸡斗狗斗蛐蛐儿,寻花问柳的在行,其他的没听说过。

    李夫子原也不愿来,但生计困难加上贾珍出得起价,寻思着闲着也是闲着,就当逗个小猫小狗散散心吧,来到贾蔷家里,才知道不是住在宁国公府,心里倒是自在了许多。

    几天下来,李夫子从漫不经心,到如今的精神抖擞,开始认真教学,定下一条条规矩,是真的把贾蔷当成弟子了。

    这位李夫子被巨大的惊喜淹没了,贾蔷的异常聪慧,记忆力惊人,所学只要三言两语一点拨,就能举一反三,再者对他这个夫子极为尊重,是个难得的弟子。

    读书人到了老,无不想着得一英才教授之,这不正是儒家的传统吗,良师难求,佳徒同样难寻,本就死心的李夫子,这回重新焕发出活力。

    “把手伸出来...都练了半个月了一点长进都没有,让老夫该如何说你呢,真是不打不成才啊。”

    贾蔷其他的都让夫子满意,只有一样每次都被诟病,那就是字写得太难看了,简直是不忍目睹,狗爬的都比他写得好看。

    这也难怪,现代人几个能把毛笔字写得好的,特别是科举要写馆阁体,那要工整秀丽才行,为了这贾蔷没少被打手心,这不今天抄写一篇文章他又被揍了。

    “老子就不信了,活人还能让尿憋死,老子不把这破毛笔字写好再也不泡妞了。”

    发狠的贾蔷,一有时间就练字,颇有王羲之练字把个水池都染黑的执着,这股子轴劲让李夫子极为欣慰,脸上虽然板着教训他,心里还是暗暗高兴的,毕竟这学生一直在努力,没有一点传说中的纨绔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