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红楼世界之风月十二姬 > 第二章 出乎贾珍的意外

第二章 出乎贾珍的意外

    躺在床上不敢动静太大,不然又吵醒丫鬟了,现在的贾蔷已经不是原来的公子哥,二十一世纪的三无青年,虽然有些不着调,但体谅他人的意识总比封建时代的人强。

    翻着身子实在睡不着,总不能这样捱到天亮吧,无法可想的贾蔷,开始试着修炼,也许是穿越者的福利吧,才开始修炼就很快入定了。

    等到他收功睁开眼,天色已经亮了,神清气爽的从来没有这么精神,心中一动,老子精神这么清明,那读书应该是条出路吧。

    “二爷起床啦,别下床,奴婢来扶你,刚刚受伤还没好呢,猛一起来会头昏的。”

    仅有中人之姿的丫鬟翠姐儿,是贾蔷身边唯一侍女,其他的都是仆妇随从,应该是这货知道自己的叔父好色,不敢在身边有年轻貌美的女子。

    难怪这小子天天跟着堂哥贾蓉在外面厮混,贵族家的少年早熟,十三四岁已经开荤是正常的事,自己身边没美人,自然要去外面打野食了。

    贾蔷摆摆手说:“翠姐儿,不用了,爷完全好了,除了伤口有些疼痒,其他的都好了,再躺下去骨头都硬了。”

    “薛大爷真是的,平日里好好的,为了些小事值得推二爷一把吗,这幸好没事,昨儿听说被薛姨妈打了,现在还禁足着呢。”

    翠姐儿絮絮叨叨的说着,这事的起因是学堂里宝玉的随从茗烟,因为宝二爷和秦钟那断背山之事被金荣堵住,发生的争执。

    红楼梦里这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没贾蔷什么事了,现在却是薛蟠因为知道了此事是贾蔷通知茗烟,他觉得没面子来找贾蔷理论。

    两人本来是狐鼠一窝的朋友,倒也没有大打出手,只是说了几句嘴,气性大的薛蟠,顺手推了贾蔷一把,倒霉催的贾蔷因为坏事干多了,正腿软着呢。

    一跤跌倒,好死不死的后脑勺磕到地上一颗石子上,就这么死了被贾慕春顶替,他倒是解脱了,贾慕春要代他受苦了。

    起床洗漱后刚刚用过饭,贾珍就带着尤氏贾蓉过来了,一进门就一叠声的叫唤:“蔷哥儿还好吧,快让叔父看看....”

    要说这便宜叔父还真是挺关心他,看他那焦急的模样贾蔷都差点被感动了,急忙见礼让座让人端茶送水的。

    “蔷哥儿日后记着点,离那呆霸王远点,都是亲戚家的,伤了谁都不好。”

    尤氏轻抿一口茶水,拿手绢按了按嘴唇,脸上一副端庄温柔样子,可话里话外就是在责怪贾蔷惹事,这位东府的大奶奶,平日里以贤良著称,但她其实看贾蔷并不顺眼。

    寄养在叔父家还一副纨绔样子,摊上谁都不舒服,只是她历来恭顺惯了,不敢发作罢了,绵里藏针地刺一下,也算是出了一口怨气。

    贾珍却不乐意了,斥了一声道:“这事能怪蔷哥儿吗,咱们家孩子我从小养大的,什么性子我不知道,薛蟠那孽障太不像话,不知道蔷哥儿身子弱吗。”

    贾蔷生怕尤氏没脸,赶紧叉开话题说道:“叔父,孩儿这一跤跌的好,今儿个起床脑子清明了许多,以前好像云里雾里的过日子,现在好像拨开云雾见青天了。”

    “哦,哥儿这是...”

    贾珍果然被他的话转移了注意力,尤氏意外地看一眼贾蔷,心里嘀咕这浪荡子今天怎么了,还会替我着想,不会起来什么坏心思吧。

    尤氏才二十多岁,长得也是花容月貌,否则以她的家世,贾珍如何会娶她,这父子三人没一个知道廉耻,经常聚在一起玩弄女人,这在贾府不是什么秘密。

    贾蔷可不知道尤氏心里的念头,望着贾珍继续说;“叔父疼侄儿,侄儿知道,此番侄儿想让叔父再破费一番,家学侄儿不想去了,侄儿想读书,能否请个业师教导,日后若是能考个功名,也不枉叔父这些年的教养。”

    “蔷哥儿想要科举,这好好的不会是摔坏脑子了吧。”

    贾蓉惊讶地伸手往他额头上试了试温度,没发现发烧啊,这个从小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堂弟,他最清楚,就那德性还读书,不祸祸人家小媳妇大闺女就是祖宗显灵了。

    贾珍怔了怔,随即喜笑颜开,作为族长兼家长,他自己虽然混蛋,但无碍于乐见子弟有出息,连声叫好地满口答应。

    拍拍贾蔷的肩膀满脸的欣慰,语气感慨地说:“蔷哥儿好啊,真能考上功名,不说进士,就是一个举人功名,日后叔父去地下见到你母亲,也好交代当年的托孤之事,没把孩子养坏了,也对得起你父亲了。”

    这话听着就别扭,但在场的无论尤氏还是贾蓉,如何不知道贾蔷的真正身世,不然以贾蓉的嫡子身份,如何会对堂弟那么好,心知肚明的事只是没人敢明着说罢了。

    贾蔷可不管这些,反正自己现在是重生而来的人,这种私生子后世见多了,狗血的剧情电影电视没少演,谁把他当回事过。

    满脸欢笑地对着贾珍作揖行礼,高兴地说;“还是叔父疼侄儿啊,叔父放心,孩儿不会让您失望的。”

    贾蓉掩着嘴直咳嗽,不知是觉得贾蔷那模样太像一个儿子对父亲说话,还是觉得自己父亲那话说的太容易引起歧义。

    尤氏也转过脸去不看他们,贾珍讪讪一笑,应该知道自己失言了,安慰了贾蔷几句,让翠姐儿注意照看着,随后就带着妻子儿子走了。

    一路上尤氏纳罕着,这假儿子不会真的开窍了吧,果真如此倒是一件好事,贾家看着花团锦簇,作为东府的当家人,如何不知道内里已经烂了根了。

    贾蓉却不以为然,回去后还当成笑话说给妻子秦氏听,图个乐呵,不料秦氏却不同意他的观点。

    美如天仙的秦可卿,漂亮的可不仅是外表,蕙心兰质可谓如是,轻蹙峨眉迟疑说道:“蔷二叔恐怕是真悟了,若是想玩不会要请业师,直接去外面的学塾,谁又能管得了他,业师可是会盯着学业的,如何还能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