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时代 >第十三章 家乡的味道
    后半夜两点多钟,酒吧的喧嚣渐渐平静了下来,有人结伴而来结伴而去,也有人在恣意放纵之后醉醺醺的独自离去,更有人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异性相互依偎着走出酒吧。

    濒临关门的时间,酒吧的客人已经走光了。

    耳边震耳欲聋的DJ音乐停止,许冠言脸色熏红的伸腿踹了踹躺在沙发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胡锐,见他毫无反应,摇了摇头,从一旁桌上拿起几块冰,搓了搓脸,感觉神智清醒了不少。

    其实喝酒这种东西真的是看心情的,当你开心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都要千杯不醉了,当你不想喝酒或者难过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才喝了没多少就多了。

    许冠言今天不过是喝了一杯迷幻之水,现在后劲上来之后,就感觉有点头晕了。

    当然,跟沙发上那跟死猪一样的胡锐比起来是好多了。

    秦雅迈着两条大美腿走了过来,坐在许冠言的身边,看着横躺着的胡锐,说道:“哥,要不今天去我那住吧,都这么晚了。”

    “不用。”

    许冠言揉了揉眉心,感觉感受多了,随即拽了拽胡锐的胳膊,发现这货死沉死沉的,拉他起来还挺费劲,于是半途改为拍了拍他的脸,说道:“喂,醒醒,该回家了。”

    胡锐眼睛也不睁,挥手将许冠言的手打到一边,醉醺醺的说道:“别拦我,我还能喝...喝,呼...哧...”

    “还喝你大爷。”

    许冠言踢了他两脚,最终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总不能把这货就这么扔这吧,只好扶起这货对上手帮忙的秦雅说道:“行了,我回去了。”

    “要不别走了,这么晚了,我家就在附近。”秦雅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了。”许冠言不由分说的拒绝了。

    秦雅无奈,想要帮着许冠言扶着胡锐,却是因为力气不够差点摔倒,便忙说道:“我找两个人帮帮你!”

    “不用,都下班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秦雅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跟在后面,给许冠言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起把胡锐塞在后车座里面。

    许冠言也是坐在后车座里面,对秦雅摆了摆手,说道:“走了,小雅。”

    “嗯,师傅开慢点啊!”

    “好嘞。”

    等出租车起步离去之后,秦雅看着出租车离去的方向,等看不见之后才转身回到观月酒吧。

    客人走了,之后的收尾工作还是要她负责的,等处理之后才能安心回家睡觉。

    出租车上。

    胡锐脸色通红的在那傻笑着,口水都快就出来了,闭着眼睛一个劲的喃喃自语:“老子是导演,老子要拍戏......”

    许冠言反应已经很平淡了,全当他是在吹牛比,点头附和道:“对,你导演,你拍戏,你还能上天。”

    司机师傅抬起头透过后视镜仔细看过许冠言和胡锐,发现这俩人还真挺帅的,便好奇的问道:“小兄弟,你俩是干啥工作的?”

    许冠言一脸嫌弃的把慢慢靠在自己身上的胡锐怼在他那边的车窗上,听见司机的话,说道:“他是吹牛比的,我是听他吹牛比的。”

    “......”

    一路无话,唯有胡锐不断小声呢喃着胡话,时而发出猥琐的笑声。

    到了地,付了钱,许冠言拖着胡锐进了小区,爬上了二楼,满头大汗的开了房门,随手将胡锐扔在沙发上之后,自己则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累的有点怀疑人生了。

    自己究竟是去酒吧干嘛的,累成这死样,回家吃饭睡觉不好么?

    “水......”

    胡锐躺在沙发上像大爷一样发出声音。

    “靠。”

    许冠言翻了翻白眼,起身给他接了一杯热水,还拿了一个洗脸盆过来,以便他待会儿吐了用。

    “言~,老子当初就说过,等老子当了导演,一定给你个主角当当,嗝...”

    胡锐躺在沙发上信誓旦旦的说着,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没喝多,总之就是忘不了自己当导演这事儿。

    许冠言非常关切的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来,吐了就不做梦了。”

    费劲巴力的哄了胡锐半天,终于让他吐出来了,顿时间那股味道把许冠言呛的也是差点吐掉,又是淌眼泪,又是鼻子酸的。

    收拾了一番之后,胡锐也躺在沙发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许冠言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老腰,看了眼时间,已经后半夜三点多钟,他酒都醒了。

    “可算忙活完了。”

    许冠言吐出一口气,看了看熟睡的胡锐,转身就推门而去,在路口等了好长时间才拦下一辆出租车,回到天盛名都。

    时间还没到四点,苏子莹下班还有四个多小时,因为下班不是说到点就下班了,还要交接一下工作。

    等许冠言进屋之后,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衣服都没换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床上的下一秒就睡着了。

    ......

    ......

    许冠言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当天下午了,睡了将近九个小时。

    揉搓着乱糟糟的头发,许冠言目光有些呆滞的坐在床上,缓了好长的时间,不按照正常生理作息时间休息就是这样,睡得时间即便过了八个小时,精神状态也不会恢复到最佳状态。

    昨天去酒吧的衣服还没有换下来,身上还有股酒吧特有的迷人香水味,其中还掺杂着酒味和其他的味道,闻起来倒是很香,一点也不感到恶心。

    但还是该换,许冠言起床直接洗了个澡,顺便把衣服也洗了,换了一身白色T桖和灰色休闲裤,搭在身上刚刚好,有种邻家男孩的乖巧气质。

    走出房间后,厨房的餐桌上还放着一份省肿瘤医院特有的牛肉馅大包子和一份小米粥,不过已经凉掉了,应该是苏子莹早上给他带回来的早餐。

    房间有些热,许冠言将空调调试到21度,随即有所察觉的抬头看向通往阁楼的楼梯处,一时间目光有些小呆滞。

    楼梯处,苏子莹披散着蓬松的栗色长发,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裙,迈着两条精致白皙的美腿沿着楼梯走了下来,从下方往上望去,恰好可以看见睡裙深处的黑色底裤。

    许冠言心跳猛地加速,赶紧转移开目光,有一丝躲闪的说道:“子莹姐,你这是刚睡醒?”

    苏子莹点了点头,走下楼梯,美颜上略有一丝疲倦,说道:“病人比较多,没怎么睡,回来补睡了一会儿。”

    “你没吃早饭?”

    苏子莹注意到自己早上买回来的早餐还放在原处,问道。

    “我昨晚回来的晚,也刚醒。”

    许冠言解释了一下,嗅了嗅鼻子,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原因,他感觉身上还有股淡淡的香水味。

    “嗯。”

    苏子莹没有问他昨晚去干什么了,下了楼梯之后扭身走进厨房,戴上围裙之后从厨房探出头来,问道:“冠言,你中午想吃什么?”

    “要不我们出去吃吧!”

    这段时间他和苏子莹经常去去楼下的一家农家菜饭店,老板的手艺很正宗,味道不错。

    苏子莹说道:“总在外面吃对身体不好,偶尔出去吃吃还行。”

    “那,我帮你吧!”

    许冠言没有反驳,走向厨房准备和苏子莹一起做饭。

    这段时间,他和苏子莹都在熟悉小区附近的环境,什么饭店、超市都逛了一遍,买了不少油盐酱醋、米面、菜、酸奶、饮料等生活需要的东西,一直都放在冰箱里面。

    “不用了,你就说你想吃什么就行了。”看着出现在厨房的许冠言,苏子莹赶紧把他推了出去。

    许冠言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我吃什么都行。”

    “两个人也吃不了多些,我就做水果沙拉、凉菜、酱茄子吧!”

    “行。”

    许冠言点了点头,转身从冰箱里拿出需要的东西,拎到厨房,本想摘个菜,却又是被苏子莹推了出去。

    菜很简单,用时也不长,很快就端了上来。

    水果沙拉散发着浓郁的水果清香,其中还有黄桃、草莓酸奶的味道。

    家常凉菜是酸甜的黄瓜香味,色泽光鲜亮丽,辣椒油凉拌在上,添加几分诱人的火辣辣光彩。

    酱茄子被切成了段,炸到两面金黄,一点也没糊,深褐色的酱色附在上面,色泽饱满,油光水滑,顶端还放着切成条的大葱,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唔,好香啊!”

    许冠言嗅了嗅鼻子,迫不及待的用筷子夹了一段茄子,裹着一根葱条一起放在嘴里,顿时眼睛发亮的对苏子莹竖起大拇指,直点头说道:“好吃,太好吃了。”

    讲真的,这手艺不比楼下那家农家菜的老板差什么了,甚至许冠言觉得更香,贴近朴实和简单,真正是农家的味道。

    苏子莹解下围裙,坐在许冠言对面,端着饭碗看着自己回到春城第一顿做的菜,浅尝了一口,笑着说道:“南方和东北不同,在那边即便有这些菜,也做不出这边的味道来。”

    家乡的味道,是离家久了的人心中最想念的味道。

    苏子莹和许冠言奉承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筷子不停的夹着菜,不一会儿的功夫,一碗半米煮的米饭都进了两人的肚子里。

    甚至连凉菜和酱茄子的盘底都被许冠言用米饭沾着吃了。

    “我去洗碗。”

    吃完之后,许冠言揉了揉肚子,起身收拾残局。

    刚才就属他吃的最多,昨天晚上到没吃饭之前,他除了吃了些水果和一杯迷幻之水,什么都没吃过,一吃起来,才发现自己早就饿坏了。

    残局收拾完毕之后,许冠言和苏子莹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电视,翻来覆去也没什么好节目,也就找个综艺节目随便看着,消磨饭后时光。

    “我昨天和主任聊了聊你。”

    苏子莹忽然想起这事来,转头对许冠言说道。

    “我?”

    “对啊,他说你其实只有一个晕血的缺点,其他方面都很优秀,他非常希望你来到胸外科工作,其他院领导也是这个意思,方院长的话只是让你考虑一下究竟走什么路线,是心理医生还是胸外科主刀医生,而不是说你的面试没有通过。”

    苏子莹将院领导对他的期望和承认都说了出来,就是害怕许冠言对方修平院士的话存在什么误解,以免影响他的未来。

    许冠言在心理医学、临床医学理论方面的成绩一直得到过学校和老师的承认,不然许冠言解剖学的老师也不会和方修平提及他这个名字。

    况且,晕血这种心理疾病虽然对于胸外科主刀医生这门职业来说是不允许存在的,但许冠言所患的也不过是轻微的,以后许冠言自己在心理医学方面再有进步或者找一个心理医生,都会治好的。

    省肿瘤医院领导方面对待许冠言很宽容,许冠言自己也知道这是老爸走后门的关系,不然人家医院缺你一个新人?乐意来不来。

    “我知道,我要好好想想。”

    想想,究竟能不能找到自己觉得轻松、喜欢的工作,若是不能,便随着家里的期许,当一名悬壶济世的医生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