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时代 >第四章 毕业季的离别
    春城火车站,北站。

    即使不是什么过节的日子,火车站里的往来人数始终都是那么密集,在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是大包小裹的,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人的海洋。

    “大...大哥,大哥,让一下,谢...谢......”

    许冠言费劲了吃奶的力气从火车站检票口挤了进去,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气喘吁吁的回头看着身后拥挤的检票口,不由得露出心有余悸的神色。

    这大热天的这么挤来挤去的,简直就是要人命了。

    “啪。”

    一只手搭在愣愣出神的许冠言肩膀上,徐子文苍白的瘦脸从他的身后冒了出来,两个眼皮耷拉着,像是鬼一样盯着他。

    “西门庆...”

    “松开,热。”

    许冠言转头一看,对他这幅死样子虽然说已经习惯了,但还是很嫌弃的抬手把徐子文的手给推开,令他瘦弱的身体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西门庆,你不爱我了...”

    “你给我滚蛋。”

    许冠言满头黑线,抬手将一兜子行李扔到一脸幽怨的徐子文怀里。

    “卧槽。”

    徐子文抱着那兜子行李倒退了好几步,火车站人那么多,他一个不小心就撞在一个穿着白色短袖、黑色短裤的女孩身上,转头一看,眼睛都直了。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许冠言吓了一跳儿,赶紧上前和那个被撞到的女孩道歉,顺便瞪了一眼呆若木鸡的徐子文,这货是没见过女人么?一副花痴相。

    “没事。”

    那女孩也是一个大度的姑娘,眼睛扫过许冠言和徐子文的脸,低低的应了一声,转身拉着行李箱就离开了。

    “真是对不起啊!”

    许冠言对着女孩再度真诚的道歉之后,视线离开她的背影,回身轻轻踢了一下徐子文的腿,低下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骨头棒子,你多久没见过女人了,眼睛都直了。”

    “啊!”

    徐子文一脸发懵的抬起头,说道:“西门庆,你说啥呢?”

    “你猜呢?”

    徐子文挠了挠头发,然后看向女孩的背影,微微皱眉,说道:“你才没见过女人,你没看见她的脸色么?”

    许冠言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女孩离去的方向,却发现人家已经走远了,连行李箱都看不见了。

    “咋啦?”

    徐子文摸了摸尖尖的下巴,然后抬手推了一下眼镜,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说道:“体寒、肾虚、痛经...”

    “你是在装比?还是说掩饰自己的花痴形象。”许冠言直接打断他的话,凝视着他说道。

    徐子文偏头看了眼许冠言拧出“咯咯咯”声音的拳头,眼睛不由得抽搐了一下,瞬间抬起手指向女孩离去的方向,说道:“装比的是她,一看就知道她在冬天不穿棉裤,不听她妈的话。”

    许冠言一阵无语,拍了他一下,说道:“这和你有毛线关系。”

    现在这社会,这不是很正常的状况么?

    大冬天的,要风度不要温度。

    美女冬天不穿棉裤都快是正常的事了。

    虽然许冠言也不懂,美不美就差一条棉裤了?

    “时间快到了,你还是看看你那列T122火车在哪候车吧!”

    许冠言低头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然后踮起脚看向身边的大屏幕,多亏他长着一米八多的大个,要不然就会被拥挤的人群埋没了。

    “B–4——B–5。”

    “走吧,我们先过去等着吧!”

    许冠言招呼了徐子文一声,和他一起随着火车站中游动的人群往里走,边走边说道:“这火车站咋这么多人呢?”

    “可不是咋的。”

    徐子文紧紧的跟在许冠言身边,生怕自己被人群挤飞,说道:“我刚才从检票口进来的时候,脚就没落过地,直接被人群给挤进来的。”

    怪不得刚才一副要死的样子,许冠言脑补出徐子文被人挤进来的模样,差点笑出了猪叫声。

    “哈哈......”

    ......

    ......

    顾飞在那天晚上直接乘坐飞机回到蓉城了,等放松一段时间后,就前去美国留学,等拿到博士学位之后,可能留在美国,也可能回国,他的一切都还是一个未知的数字。

    林泽仍然留在东北人民大学继续学习,读研读博,不打算往外跑了,对于他来说,干自己想干的事比前途这个东西更为重要。

    别看林泽是一个富二代,但他不是一个一般的富二代,能通过自己的成绩考上东北人民大学就是一个最大的证明,而且在校期间,他的成绩也一直排列前茅,他是真的喜欢医生这个职业。

    徐子文就很简单了,他的家庭条件并不富裕,在毕业之后就听从家里面的意见,回到他出生的那个小县城工作,也算是出人头地了。

    毕竟在那个小县城里,出一个东北人民大学这种重点大学的人才不容易,徐子文是仅有的一个。

    这次回去,据徐子文的父母所说,县里面会专门对他热情招待,可谓是无比的重视。

    这一次,许冠言就是来送徐子文的最后一程,因为再相见就不知是何时了!

    林泽没有来,倒不是说兄弟情谊不够,而是因为他父母的召唤已经拖了一周了,不能再拖了,需要回家看看。

    此时,在人声鼎沸的火车站里。

    B4–B5区域,等待T122列火车的人排成很长的队伍。

    许冠言和徐子文站在最前面,等待着通道的开放。

    “快到了。”

    许冠言低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然后转头看着低头抠书包带子的徐子文,轻叹了一声,说道:“我就不下去送你了。”

    临近分别,不知怎么,明明心中有很多的话想说,但话却是更加少了。

    沉闷、压抑...

    “好。”

    徐子文看着他,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显得很是阳光灿烂,说道:“有空来咸阳玩。”

    “嗯。”

    许冠言重重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了。

    徐子文低着头踌躇一下,然后展开双臂抱了一下许冠言,笑着说道:“兄弟之间话不多说,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许冠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希望等你回来,你能胖点。”

    说着,他拍了拍徐子文的排骨胸,继续说道:“早就馋你们那边的小吃了,等我去,你可要好好招待我啊!”

    “嗯,放心吧!”

    聊着聊着,通道开了。

    许冠言让开了身体,对徐子文摆了摆手,笑道:“走吧,一路顺风。”

    “走了。”

    徐子文也是笑着对他摆了摆手,一转头,背着书包,拉着行李箱,提着一兜子行李,瘦弱的身型随着人流走进了通道,渐渐消失在许冠言的视野。

    许冠言原地看了一会儿,等人流都涌进通道后,才转身离去。

    出了火车站,许冠言抖擞了两下衬衫,觉得浑身黏糊糊的,有汗臭味,还有香水味,都是在拥挤的过程中,被蹭到的。

    “哎,西门庆。”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呼唤。

    许冠言抬头一看,穿着人模人样的,都是牌子,不是林泽那个贱人是谁?

    “你不是回家了么?”

    许冠言笑了笑,迎面走了过去。

    和顾飞还有徐子文不同,许冠言和林泽都是春城本地人。

    “骨头棒子走了?”

    林泽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着许冠言空落落的双手,叹了一口气,说道。

    “检票上火车了,马上就出发了。”许冠言看了一下时间。

    “果然还是没赶上。”

    林泽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我家里边都对付完了,没想到还是没赶上,白来一趟。”

    许冠言笑了笑,说道:“至少你提前知道骨头棒子走了。”

    “滚蛋。”

    林泽翻了翻白眼,说道:“有没有什么安排,今天中午咱俩再撮一顿?”

    一听还要吃,许冠言吓得直摇头,说道:“别吃了,我这一周跟你们疯的太厉害,我得养养,而且一会儿我得把在寝室的行李搬走。”

    林泽微微皱眉,说道:“西门庆,要不你也读研吧,不然寝室就我自己留下也没意思了。”

    许冠言摊了摊手,叹息说道:“不行,我得搬出去住了,我家里的安排是让我在职读研,本来还有一个和顾飞一样留学的选择,不过被我亲姐给否了。”

    林泽怔了一下,说道“那你也想和顾飞一样,出国留学?”

    许冠言撇了撇嘴,说道:“这么多年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不喜欢医生这门职业。”

    “那行吧!”

    林泽没再说什么,说道:“你们都走了,我自己也没啥意思,我也搬回家住吧!”

    “行啊,一起搬呗。”

    “成,咱俩一起回去,顺便给你看看我的新车。”

    林泽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在许冠言眼前一晃,随即转身大摇大摆的往前走,摇头晃脑的,一副社会大哥的派头。

    许冠言愣了一下,然后揉了揉眼睛,快步追了上去。

    “卧槽,你等会儿,玛莎拉蒂?”

    “哈哈,我还以为你认不出来车标呢,走,带你去兜风。”

    “你家疯了?”

    林泽得意洋洋的仰着头,尾巴差点翘上天,故作轻松的摆了摆手,说道:“一般般吧,就是一份毕业礼物。”

    对此,许冠言只能说一句。

    “有钱,真特么任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