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纯净交错无尽深渊 > 第一集:无法相爱的两个人

第一集:无法相爱的两个人

    夕阳,欲坠,最后一息温暖的霞,湮灭在了这高楼大厦中。阳光的消失,接踵而来的是这个城市的夜,是这个城市的疯狂,是这个城市的**。

    霓虹灯,路灯,车灯,便是这个城市的元素,当然也有包含着人们永无止境的贪欲与发泄,于是大把大把的红色纸钞,挥洒湿透在了这这灯光下。

    夜悄无声息地袭来,将这个城市轻轻的拥在了怀里。

    小城的灯光像是远飞的萤火虫,忽闪忽闪地越来越暗,整个城市像是笼罩在梦幻中。

    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并没有在这梦幻中熟睡,她抬起了头看着天窗,一个圆圆的月亮高挂在天空上,此番美景映入了小女孩的眼帘中,看得十分入迷。

    高挂的满月前,两个不同颜色的光突然快速的碰撞,小女孩激动的起身,靠近了天窗。

    小女孩的脸开始涨的通红,眼珠子瞪得溜圆,嘴巴张的好大,眉头也皱了起来,连头发都抖动了起来了。

    满怀着激动的小女孩,心跳扑通扑通,她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画面,她瞪大的眼睛一刻都不舍得移开,纤小的萝莉音脱口而出。

    “好漂亮呀……”

    小女孩注视着眼前的这一美景,看似烟花于高空一朵朵绽放开来的鲜花般,带着满月的光辉,在这高空之上显得更加优美动人。

    可谁又知道这良辰美景却并不是小女孩眼中所看到得绽放开来的烟花,而是两个相识深刻的人,手持着水晶剑在高空中不断地回旋对砍,(兵刃相见)。

    两把不同颜色晶莹剔透的水晶剑,剑身四周散发着光芒在这高挂的满月之上,飞舞着,碰撞着。

    在这满月见证下的两人,是一男一女,他们似乎相识许久,感情十分深厚。

    年轻男子一身黑色穿着打扮:乌黑的短发下,在配上黑色的衣饰套装,脚穿一双黑色的高帮潮流鞋子,手持一把紫色水晶剑将年轻女子弹开后,两人隔开了一定的距离,在满月的照射下,停浮在高空的两人,彼此深情地对视着彼此。

    年轻女子穿着打扮十分有仙气:淡蓝色的长发在高空的风吹拂下不断的飘动中,一股十分好闻的淡淡薰衣草清香扑鼻而去,弥漫高空之中,这冰蓝的衣裙在配上胸前所佩戴着的冰雪样式的项链,月光映射在了这冰莹剔透项链之上,显得女子就是从天而降的仙女般,格外好看,堪称绝世美人。

    她手持着一把蓝色的水晶剑高高抬起与月光合并,忧伤的眼神以及那犹豫不决的表情,她似乎把所有的想法都写满在了脸上。

    “你宁可一个人堕入深渊,也不愿意带上我吗?霜儿!”年轻男子看着这般忧伤的她,心里十分疼痛揪心,他欲言又止!可最后还是将别在心里的这句话说了出来,他一脸不甘心的看着她。

    “只有这么做,你才可以得到幸福,只有这么做,你才能够活着,除此之外,我已经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年轻女子被年轻男子唤做霜儿,而这名年轻女子的全名叫做「韩凝霜」。

    她看着年轻男子那不甘心的表情,以及年轻男子说的话,她将高举的剑放下,用那只未握住武器的手不断的挥动着,呐喊着,说着,眼眶里的泪水似乎在也隐藏不住了,眼角不断地溢出着,她的泪水。

    一滴滴的在她的脸颊上滑落,她不断地啜泣着,嘴唇开始颤抖,她将自己的嘴唇紧紧的用上门牙稳住了颤抖,可她的心却无比的痛,痛到无法呼吸,她将挥动的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胸口连同那块珍贵的冰雪项链一起「紧紧地盘在了手里」。

    “霜儿…”年轻男子看到这样地她,心瞬间软下来了,他放下了所有的防备心,嘴角温柔地唤了她的名字。

    她低下头哭得跟个小孩子一般,眼泪就像是水晶砖石一般,一颗颗的掉落了下来,在年轻男子心里这是无比珍贵的,他连让她哭都不舍得,怎么又忍心让她这样子做出选择,孤独一人?

    “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住你,只要这样我才能够不会连累到你,对不起,原谅我,零!”年轻男子被年轻女子「韩凝霜」唤做零,年轻男子的全名唤做「羽零」。

    「韩凝霜」的无奈与情感不断地流露,「羽零」其实早已经看出了她的不舍以及留恋,可是她无法选择也无法因为自己的错误而伤害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这一点「羽零」,比谁都要清楚不过。

    “原谅我…”「韩凝霜」突然抬起了那满是泪水的脸颊,无奈地看向了「羽零」,她再一次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蓝色水晶剑,在这满月的光辉下,向「羽零」挥舞而去。

    「羽零」眼神开始有点悲愤,他抬起自己那紫色的水晶剑用剑身挡住了「韩凝霜」那挥舞而来的蓝色水晶剑。

    「韩凝霜」脚朝天,头朝下,挥舞着蓝色水晶剑向「羽零」而下,只见「羽零」用剑身的中段部分接下了「韩凝霜」的攻击,一圈旋转下来,光辉的映射下就像是在拍摄武侠场景般那唯美的画面,若有人看着,那便是永久映入眼帘以及脑海中的美景。

    “够了!!你都不在了,我怎么可能会幸福?你死了,我就不会难过吗?为什么?你一定要孤身一人去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你不考虑到我的感受?”「羽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瞬间爆发,他朝着自己心爱的人,开了第一次的口,而这所谓的第一次,只的是第一次对自己心爱的人,对「韩凝霜」发了脾气,朝她怒吼。

    这样的他,「韩凝霜」是第一次见,眼泪依旧不停的掉落着,她不甘的看着自己深爱的人,说话十分激动,甚至激动到眼睛都闭了上去。

    她激动的喊道:“那你说有什么办法?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只有我死了,才能结束这场无聊的战争,这是我们的宿命,两个家族的宿命,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办法…”

    “有!我有!!!!”「羽零」看着这样的她,更加的激动,他无法理智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只能不断地,冲着她大喊着,他有办法。

    “那你倒是说啊。”「韩凝霜」用力的将紧握蓝色水晶剑推开了「羽零」的紫色水晶剑后,升到更上的高空中,坠落向「羽零」。

    在感情的纠纷下,再次挥舞起了自己手中水晶剑的「韩凝霜」,以及无奈下想阻止「韩凝霜」的「羽零」,两人就这样再一次碰撞在了一起,就像一道蓝色的火花以及一道紫色的火花般,速度极快的在挥舞手中的水晶剑,于高空中激烈的碰撞着。

    最终两人剑身中段相互碰撞,谁也不让谁,两人的距离几乎要可以亲吻上的地步时,「羽零」微微地向自己心爱的女人笑了笑,轻声细语的对着眼前这个哭花了眼睛的女人深情的解释道:“即便我无法解决这个宿命问题,我也不会逃避与你的相遇,不会去承认自己没有爱过你,如果真的要走,我陪你一起走,哪怕是无尽的深渊也好,我都陪你一起走。”

    “这,就是答案…”话语将落之时,「羽零」直接将「韩凝霜」搂入了自己的怀中,紧紧抱住不放,在「韩凝霜」挣扎之际,他用自己的嘴唇紧紧的锁住在了「韩凝霜」的嘴唇上,深情的吻着她,享受着最后的时光。

    「羽零」提起右手那握紧的紫色水晶剑一把刺入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心房,连同自己一起。

    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两人停下了亲吻,深情的看着彼此,流露出了十分幸福不后悔的表情。

    微微抬起了自己双手的她,停在了他的脸上,眼睛震颤,泪水一刻都没有停下过,她望着他的脸,微微颤抖的嘴上说着带有幸福的话语:“你,不后悔吗?为了,这样的我?”

    他傻傻的看着她,楞是痴痴地笑了,脸上洋溢着幸福回应她道:“你不也没后悔跟我在一起,就算是自己入地狱深渊也要保护我吗?”

    露出牙齿的笑着,嘴角的鲜血越流越多,但她似乎忘记了疼痛,幸福的看着他笑了,只字不语,眼神的交流上他再一次亲吻了上去,在这最后的时刻里,两人在高空中紧紧相拥旋转,手中紧握的蓝色水晶剑掉落瞬间也因主人的消散,也准备消散。

    两人在亲吻的过程中,周身开始慢慢的浮现了粒子,微微的飘散开来,随着粒子的增多,他们的身影也逐渐消散,最终变成了微光粒子散落在了高空中各处,为这繁华的星空在增添了几分色彩。

    星空中好似回荡起了他们两人彼此在消失之前所许下的心愿。

    「如果还有来生,我依旧要与你再一次!相爱!」

    「如果还有来生,我依旧要与你再一次!相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