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贞观年少 > 第四十三章 发家致富的办法

第四十三章 发家致富的办法

    人总是健忘的,而独孤武所理解的健忘并非指忘记,而是指希望忘记。

    这就好比与人借钱,借钱的人其实记得很清楚自己借了别人多少钱,甚至在何年何月何时何地都记忆清晰,但借钱人总是希望别人忘记这件事,也希望自己能忘记。

    在独孤武心里,这便可以称之为健忘。

    独孤武早已经习惯了别人的健忘,前世受过他人帮助,也帮助过不少人,记得住恩情的人却很少,只不过他的记忆力向来很好,记得自己受过的恩也记得施过的恩。

    牛子言不是一般人,他是富贵子弟,这类人在独孤武看来尤为健忘,并非他以恶意揣度他人,只是习惯使然,当然也有知恩图报的富贵子弟,可惜毕竟是少数。

    牛子言离开正阳村已有月余,独孤武没收到一点消息,牛子言当初说报恩,他此前便当成了一个笑话,救下牛子言的事全当自家行善积德了。

    今日见到牛福,独孤武方才知道牛家没忘,牛子言也属于那一小撮人之一。

    独孤武神情恍然,羞愧之色一闪而逝。

    “这没什么可羞愧的,一个多月也没个消息,谁都会如此想。”独孤武懊恼地喃喃自语道。

    习惯使然,一如当初在房中念念叨叨的画设计图,一旦周围环境安稳,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他总是会忘记当下的情况。

    “二郎可是认为小郎君忘记此事了?”牛福眼中带着打趣的笑意。

    独孤武回神,张了张嘴,辩解的话委实说不出口,认命般的点了点头。

    “二郎误解我家小郎君了,二郎救下小郎君之恩,我等岂会忘记,委实是家中阿郎出征在外,如今正在回府途中,待阿郎回府,便会前往正阳村拜会。”

    牛福说的很郑重,看得出牛家对待此事也很郑重,牛家只有一根独苗苗,独孤武救下牛子言一事,不是他们忘记了,而是在等着牛家主事人回府。

    看着独孤武,牛福郑重其事的脸上有了笑意,自家小郎君结识独孤武很不错。

    跟好人学好人,跟着巫婆下假神的谚语,牛福不知道,但他知道独孤武为人灵醒,心思活泛,尤其这份施恩不求报的心性更是难得,与这种人做朋友总归能学到不少东西。

    看着牛福显露出的兴奋之意,独孤武感觉自己浑身散发出了光芒,那光芒叫做人格魅力。

    可惜,人格魅力似乎不能抵消眼下的尴尬,独孤武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客套说不在意牛家的报恩吧,未免太过虚假,独孤武自己都不信。

    说自家在正阳村等候吧,却又显得自家太过看重利益,可独孤武一家又从未如此想过救下牛子言是为了牛家的报答。

    最初时,独孤武是有这种心思,但一起生活几个月,这种心思早淡了,所以独孤武在心里给牛福下了个定义,这人和老杜一样,都是不会聊天的人。

    独孤武尴尬的笑了笑,改变了话题:“牛伯伯,最近是否要去长安城了,我看您刚才似乎忙着算账来着。”

    管他有没有忙着算账,另起一个话题总好过尬聊。

    “二郎瞧见了?”

    独孤武面不红气不喘的点了点头。

    “说来还得多谢二郎的法子。”牛福行礼答谢,笑道:“家中娘子(主母)亦认为二郎的法子妥当,去年仲冬便在长安城谋了间酒楼,长安城的酒楼缺人手,我要去帮忙了。”

    “那真是得恭喜牛伯伯了。”独孤武抱拳恭喜,问道:“不过牛伯伯这一走,泾阳县的酒楼可否会关闭,会派何人前来打理?”

    独孤武有些担心,若是酒楼关闭,便要去长安城拿钱,若是新来的掌柜嚣张跋扈,说好的钱财恐怕没了。

    由此可见,独孤武其实真没把救下牛子言的事放在心上,毕竟凭借救下牛家小郎君的这份恩情,新来的掌柜再怎么嚣张跋扈,亦会仔细思量一番。

    “可不敢关。”牛福连连摇头,叹道:“府上穷啊,在长安城买下一间酒楼,府上便没了余钱,如今就指着两间酒楼过日子了。”

    独孤武又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没领会他的意思就不说了,牛福竟然还跟他说府上穷?这比之前的话题更特么尴尬。

    还指着两间酒楼过日子,勋贵之家谁会指着酒楼过日子啊,关键听这意思,以前还只有泾阳县的同福酒楼。

    开玩笑,牛福肯定是在开玩笑。

    独孤武很有自觉地哈哈大笑,笑得极为夸张,脸都笑抽了才停下,心里连连叹息,终归地位低了些,牛福说笑话,自己不得不给面子啊。

    全然不知独孤武在笑个什么玩意儿,牛福愣愣地望着独孤武,样子蠢萌蠢萌的。

    牛福没明白自己的意思,独孤武只好单刀直入,笑道:“牛伯伯,您看我们商议好的钱财,今日是否应该给小侄了?您是否也交待一下新来的掌柜,最好带小侄认识认识,以免新来的掌柜不知缘由,伤了和气就不美了。”

    牛福赞同的点点头,也没说话,匆匆走了,片刻之后便带着酒楼原本的小二赶来。

    牛福和独孤武都没来得及说话,小二便躬身行礼道:“徒孙拜见祖师。”

    “啥意思?”独孤武一头雾水。

    听过小二的解释才知道,小二被李二收为了徒弟,因为冬天进不了正阳村,所以李二并未带着小二前往正阳村拜见。

    所以说独孤武在厨师行业的辈分又涨了,成了师爷辈的人,关键还不只一个徒孙,长安城中还有还几个徒孙。

    当然,这对独孤武来说不重要,重要得是根据小二的说法,他过年过节都能拿到徒孙们的孝敬,没说具体的数目,但总归是有一笔钱财。

    一小心又致富了,独孤武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小二牛通还将会是同福酒楼的掌柜,以后拿钱也方便,不会有任何麻烦。

    带上牛福给的钱财,鼓励了自己徒孙牛通两句,接过牛通送上的礼品,独孤武这才离开了酒楼。

    回到家,打开存钱的箱子,箱子里原本有三十贯的钱财,经历大半个月没减少不说,反倒是增加了不少。

    二两银子落在箱子里发出沉闷的声响,五百文铜钱落到箱子里响起清脆的哗啦啦声,再打开牛通给的孝敬,又是几十文下去。

    独孤武现在爱死这种铜钱碰撞的声音了,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铜钱,这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

    在独孤武心里,能让他开心的东西,都是伟大的发明。

    看着箱子里的钱财,独孤武突然有些懊恼,狠狠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自语道:“我怎么把今日去酒楼最重要的事给忘了呢。”

    独孤武今日去酒楼,除了拿钱,其实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关系到独孤家长久的发家致富计划。

    这个计划便是独孤武最近在读书期间想到的计划。

    经商的计划被他否定了,但养殖发家致富却是不错的,在大唐人的心目中,养殖行业不属于经商,对独孤武来说是个很好的消息。

    这大半个月的时间,独孤武可不是在泾阳县白白度过的,读书时发呆其实是在规划自己的计划,下学时去市场上找商贩们吹牛打屁便是了解市场行情。

    根据独孤武了解到的情况,大唐不仅缺少蔬菜也缺少肉食,大棚蔬菜的难度系数对独孤家来说有些高,但是养殖不是多大的问题。

    在市场之上,独孤武瞧见的肉食类,大多是鸡、鸭、鱼和猪肉,偶尔才能瞧见些羊肉和鹿肉,鸡、鸭、鱼是最主流的肉类。

    当然,这是指在酒楼是最主流的肉类。

    家里搞养殖,成为酒楼供货商的想法在独孤武的脑海中萌发了,农产品供货商在这个时代不属于商人,而是实打实的农户。

    关键独孤武还知道一个很重要的消息,明年关中会有蝗灾,李世民会生吃蝗虫,今年开始规模养殖鸡、鸭、鹅,明年说不定还有意料之外的惊喜。

    就算没有惊喜,起码能减少些正阳村蝗虫,也不愁给家禽找食吃。

    以前,独孤家连饭都吃不饱,家里又养着一条白吃饭不干活的米虫,没有精力也没有资本养殖牲畜,做养殖便是妄想。

    现在不同,家里有钱有粮食,正阳村的百姓又搬离了正阳村,多数人的土地荒废了下来,有足够的养殖地方,家里人也有精力,无非是多操劳一些,做养殖便不再是妄想。

    关键,独孤武也有借口不读书,回家帮忙。

    至于养殖技术,独孤武其实也考虑过,现代养殖多是人工孵化和饲料喂养,他不懂也办不到,但是自古流传下来的法子也是可行的。

    做不到人工孵化和饲料喂养,那就母鸡抱养孵化,没有饲料和足够的粮食,那就放养吃草籽。

    虽说如此养殖的成效不会太高,但饭是一口一口吃的,路是一步一步走的,慢慢来,独孤武并不着急。

    失败了,不过是损失些钱财和时间而已。

    简单来说,独孤武有养殖的想法归根究底还是独孤家有钱,这一切都是基于有钱的基础上,钱是个好东西。

    出生于农村家庭,对于养殖家禽这个问题,独孤武其实并未认为有多难,不仅是在大唐还是在后世似乎都可以通用,难得其实一直是销路问题。

    所以他今日去酒楼本就打算与牛福谈谈供货的问题,只不过因为牛福说牛子言的事,一时给忘了。

    再次返回同福酒楼,牛福还没走。

    独孤武暗道一声今天是个幸运日,笑呵呵的走了进去,行礼道:“牛伯伯安好。”

    “二郎?”牛福抬起头,诧异道:“二郎再次前来有何事?”

    独孤武再次回来酒楼,牛福当然不会傻乎乎的认为独孤武是来吃饭的,以独孤武的厨艺,酒楼的厨子都是他教出来的,酒楼的饭食未必能让他看上眼。

    牛福放下手中毛笔,走出柜台,请独孤武坐下,笑道:“二郎有事直说,我定当尽力而为。”

    “我在此先谢过牛伯伯了。”独孤武抱拳答谢,笑道:“我最近仔细想过,酒楼的饭食终归少了些菜式······”

    牛福欣喜,打断道:“二郎还有其他菜式教授,钱财好商量。”

    独孤武教授李二的几道菜式在长安城很受欢迎,酒楼的生意不敢说客似云来,却也可以说座无虚席了,但是牛福看的也远,仅仅只有几样菜式大家总归是会吃腻的。

    厨艺也是一门手艺,独孤武是否全部传授李二,那得看独孤武的意思,牛福尽管知道独孤武在泾阳县,却一直不好意思开口。

    本想着等到家里的阿郎回府了,两家正式结交了,请牛子言说说情,却是没想到独孤武自己找来了。

    独孤武笑道:“不谈钱,谈钱伤感情,我这里有另一个办法,牛伯伯不妨听一听。”

    一听这话,牛福便想起了当时独孤武与杜如晦谈过的另一种办法,有些难为情地说道:“二郎,按理说分利也应该,但我做不了主。”

    独孤武摇摇头,笑道:“牛伯伯想多了,小侄不要分利,只要酒楼购买小侄家中的鸡鸭鹅便好。”

    牛福愣住了,独孤家的情况他知道,独孤家没养家禽,难道月余就有家禽了?

    独孤武没理会愣住的牛福,继续道:“小侄最近有个想法,在家中饲养鸡鸭鹅等家禽,当然最近肯定是没有的,不过今年下半年之后便有了。牛伯伯是管理酒楼之人,酒楼肯定缺少这些东西,所以我便想到了牛伯伯。”

    牛福听明白了,但也糊涂了,听独孤武的意思就知道供应的家禽不会是少数,不过两间酒楼的需求量并不会太多,所以牛福很是客气的跟独孤武提出了这个问题。

    想要人办事,总归要有些礼物,而独孤武的礼物便是办法和厨艺。

    牛福的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随口便道:“牛伯伯,两间酒楼当然不需要太多鸡鸭鹅,但是以后呢?以后客人多了,两间酒楼难免招待不完,总归要继续开酒楼的,如此一来就需求便多了。

    当然,小侄也不是空口说白话的,关于鸡鸭鹅的做法,小侄会教给李二,您让李二回泾阳县随小侄学一段日子,小侄保证长安城的有钱人都会愿意来酒楼吃饭。

    况且家中养殖鸡鸭鹅只是小侄初步的想法,最后能否成事尚未可知,但小侄可以率先传授菜式,让酒楼的生意火红起来,牛伯伯以为如何?”

    牛福点点头,笑道:“如此倒是可行,不过二郎是否还是像当初卖鱼一般······”

    牛福没想过独孤武若是搞养殖会失败,似乎独孤武既然说了出来,他便理所当然的认为独孤武会成功。

    独孤武连忙打断道:“当然不至于像当初卖鱼那般,只需要按照寻常价格便可,当然牛伯伯若是过意不去,提高一两文钱,小侄也不会拒绝。”

    看着独孤武的笑容,牛福哈哈大笑,“此事我答应了,明日便叫李二回泾阳县,以后酒楼的鸡鸭鹅便找二郎购买了。”

    “小侄多谢牛伯伯,若是小侄的想法成功,定然找牛伯伯具体商议一番。”独孤武的话没敢说满,毕竟在古代搞养殖能不能成功,他不敢打包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