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基本剑术 > 第十八章 治安官

第十八章 治安官

    浅水港内到处都有酒馆,就如同唐安之前所了解的,船员都是酒鬼。这不怪他们,长期在海上,淡水是最难获取的,又因为淡水的保存时间比不上朗姆酒,所以船员在海上,很多时候都是以酒代替水,久而久之,不成酒鬼才怪。

    浅水港的风景也是独一无二,可惜,唐安现在没工夫品味这些。

    唐安打算听从罗伯特的建议,直接离开这浅水港,逃离约翰的势力范围,那样最安全,也最省事儿。

    但很快,唐安就知道这个计划行不通,因为从他下船之后,就有人跟踪他。

    一开始唐安以为是自己太过紧张而产生的错觉,但很快,唐安就知道那不是错觉,他注意到身后十几米外的两个人,对方跟了自己一路了。

    那两个人,属于一眼就可以看出不是好人的那种,应该是当地的地痞恶棍,模样凶悍。

    唐安和这两个人对视一眼,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已经被人盯上,若是就这么离开浅水港,那等于是掉进了对方的陷阱,可想而知,在人迹罕至的路上,对方没有任何顾忌,必然会立刻动手,而唐安观察,在浅水港,那两个人跟了自己一个小时,却是只是跟着,没有动手。

    这就说明,在人多的地方对方也有顾忌,暂时待在浅水港,反而可以借助这里的人群来保护自己。

    唐安也不是没想过寻求这里执法者的保护,也就是说这里的治安官,但是罗伯特说过,约翰和这里的治安官也是熟的不得了,唐安思前想后,也不敢冒险去‘报官’。说不定人家已经设好的套,等自己去钻。

    现在走,走不了,留下,怕最终也是坐以待毙,自己人生地不熟,眼下天亮人多,对方有顾忌不会立刻动手,但等到天黑,那就不好说了。

    说不定,对方就是料定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只要有机会,就会对自己露出獠牙。

    这让唐安产生了无比强烈的危机感。

    他现在不敢走,只能暂时留在浅水港里人最多的地方,一个广场上思索对策。

    与此同时,在浅水港一个画着‘公正之剑’图案的白色建筑内,维尼泰洛斯号上的水手长约翰?霍金斯见到了浅水港中治安官队长赫瑟尔。

    后者是一个一身合体的治安官制服,无论头发,还是别在胸前的代表荣誉和身份的荣誉勋章,都一丝不苟的男人,和约翰霍金斯那种桀骜完全不同。

    “下午好,尊敬的治安官先生。”约翰霍金斯见到治安官队长,摘下头上的水手帽,很是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节,手指上几个金戒指很是显眼。

    “行了,约翰霍金斯,这里没有外人,你跑来找我,有什么事,直接说吧?”治安官队长赫瑟尔坐在办公椅上。

    至于对面的约翰霍金斯,他不喜欢,对方是什么人他很清楚。

    只是别的人,他可以不见,但约翰霍金斯不行,对方知道自己的过往,等于是拿捏着自己的把柄。

    约翰霍金斯露出笑容,带着一丝得意:“赫瑟尔,既然你还记得咱们曾经的私交,那我就直奔主题了,我听说,那个一到晚上就到处杀人的‘午夜开膛手’到现在都没有抓到,虽然那个变态杀人狂已经有很多天没有杀人,但我想,作为浅水港的治安官队长,一天抓不到凶手,你的上级就会将无能的帽子扣在你头上,不光是如此,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很可能你这一身,呃,体面的制服,怕是穿不了多久了。”

    赫瑟尔眉头一皱,他已经对约翰霍金斯极为厌烦,若不是对方有一些手段,他甚至都想直接将这个讨厌的混蛋掐死。

    深吸口气,赫瑟尔道:“约翰,你瞧,我们曾经那么的亲密,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有什么话你不妨就直说吧。”

    “朋友,没错,我们是朋友,那我就直说了,我需要你让你手底下的卫兵帮我抓一个人,对于你来说,在你的治地抓一个人,简直就是小事一桩,甚至,你还可以将这个人当成是午夜开膛手,这么一来,你对上面也有交待。”约翰霍金斯笑着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开玩笑。

    “你是说替死鬼?”赫瑟尔不傻,说实话,这种事情他不是没想过做,毕竟要在浅水港找一个替死鬼,并不难。

    难的是,怕真正的午夜开膛手再犯案,到时候没法子交待,傻子都知道他是找替死鬼,上面肯定会怪罪下来。

    所以赫瑟尔虽然早就想这么做,但却是顾虑太多。

    约翰霍金斯笑了笑:“不是普通的替死鬼,这个人在这里无根无基,抓他,不会有任何人替他说话,还有一点,你帮我抓他,我帮你找出真正的午夜开膛手。”

    赫瑟尔眼瞳一缩,脸上笑容收敛,直接站了起来:“你知道真正的午夜开膛手是谁?”

    约翰霍金斯哈哈一笑,摇头:“不知道,但你要知道,我的手下的一些人,有些特殊的能力,若是我帮你,相信要找到那个变态杀人狂并不困难。”

    赫瑟尔心动了。

    别人不知道约翰霍金斯的底细,他却是知根知底。

    如果约翰霍金斯全力帮助自己,说不定真的可以找出那个午夜开膛手出来,要知道,这个变态杀人犯前段时间杀死了一个贵族小姐,这个贵族小姐身份不简单,结果是死的很惨,不光是被剥了个精光,还开膛破肚,为此,上面极为震怒,已经是下了严令捉拿凶手,所以如果自己抓住真凶,那么,将来必然会立大功,相对应的,若是在时限内抓不住人,怕是会被推出来背锅。

    现在赫瑟尔考虑的是,约翰霍金斯这种人,一向是无利不起早,能让他如此大费周章要抓的人,肯定不简单。

    “约翰,我们是老朋友了,对你,我很了解,说吧,你要抓的那个人是谁?实力如何,能让你如此费心的,莫非是超凡者?”赫瑟尔开始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