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中二病也要修真 > 第三章、狂人
    距离八百别武山万米之遥,两山之间的小道上,一队千人衣着铠甲的队伍骑马缓缓前行,在部队的最前方,一位气质出众的男子和一位气质出尘的妙龄少女,两人衣着白色道袍,20岁的模样挂着不符合年龄的超然。

    此时,女子脸上突然变得凝重,她听到了轻微的尖啸声从远处传来,这声音,如厉鬼在叫,极为刺耳,但又细不可闻。如果不是她体质属风,又精修风系灵术道法,怕根本听不见这细不可闻的尖啸之声。

    这时,一位衣冠华贵的男子骑马赶来,遥遥抱拳笑道,“云师兄,听雨师姐,师弟这次返乡还有劳你们护送,心里真的有些过意不去。”

    “哪里哪里!”衣着道袍的男子微微一笑道,“你身为天吴国太子,当然安危是最重要的,我想师傅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让我和师姐护送,你不必介怀。”

    “师兄哪里话,这次去京城,就让师弟尽一番地主之谊,还请师兄不要拒绝师弟的一番心意才是。”

    师兄弟两人相谈甚欢,身穿道袍的女子仿佛没有听见,只是骑着马默默前行,她听到那尖啸声更近了,就仿佛在耳旁响起。

    当众人都听到这声尖啸声时,一股铺天盖地的灵压袭来,刹那间,上千骑兵和马匹一个个全部爆目吐血,暴毙而亡。

    三人是修道人,虽然没事,但在这股无与伦比的灵压,却只能勉勉强强站着而已。

    “谁?”

    衣着道袍的男子一脸惊恐,望着四周,但除了树木山石之外,却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回答他。

    穿着道袍的少女看到了,但因为速度太快,她只看见一道黑影,从远方的天际射来,如陨石般砸在她们三人身前的大地上。

    一时间,大地悲鸣,尘土暴起,狂风乱舞。当三人勉强才能睁开眼时,只见眼前的平地已经成了一个巨坑,在那坑里,一个身穿血色风衣的男人一边揉着脖子缓缓站起身来。

    穿着道袍的男子看的眼皮直跳,他能感觉到,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其身上的灵压还要在他的师父之上,要知道,他师父凌云宗的峰主,而他们凌云宗,更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四个宗派之一。

    这样一个修为的人要杀他们,可以说轻而易举,但只要有一线生机,他也要尝试一番。毕竟,越是强者,越在乎面子和礼仪。

    想到此处,穿着道袍的男子咬牙一抱拳,大声道,

    “我是凌云宗冉山峰燃道人坐下弟子云林,这位是我师妹闻人听雨,这是我师弟吴勇,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地方得罪了真人。如果有,还请真人看在凌云宗的面子上,不要跟我们几个小辈计较,改日必将登门谢罪。”

    云林说着,冷汗却止不住的滑落,闻人听雨和吴勇也手心捏着一把冷汗。

    “得罪?”坑中的男子疑惑的喃喃自语,似乎这才注意到上方的三人后,哈哈爽然一笑,道,“你们没有得罪我啊,我只不过是迷路了。”

    “迷路?”

    三人闻言目瞪口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满脑子都是不可思议。之后,心中燃起了愤怒,只是迷路了,就随意释放灵压,害死了上千无辜的战士?

    王子吴勇愤怒最甚,这些侍卫,全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一个个都是精兵良将,为天吴国出生入死,保家卫国这么多年,然而却这么死的不明不白,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感到屈辱?

    云林察觉到了吴勇的愤怒,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

    吴勇即便是不甘,也不想连累师兄师姐,也明白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就在此时,一滴水珠穿破了风声,如疾电一闪而逝,射进了吴勇的胸膛。

    这滴水珠是那男子额头的一滴汗,弹指射出。

    “师弟!”

    吴勇此时已经听不到云林喊自己的声音,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的血洞,感觉那有一股其痒无比的痛楚。那痛越发越尖锐,直至痛的生不如死,全身感觉其寒无比,随着全身的血液逐渐成冰,他眼中却流下了泪。

    这是不甘的泪,人生明明还未开始,却就这么荒唐的结束了。

    “真人~~~”云林一把抱住倒下的吴勇,感觉到他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的气息,心中无喜无悲,只有无尽的屈辱和愤怒。

    “这是意思?”

    云林大声的怒视着男子,质问着,“既然是迷路,又为何杀我师弟?”

    “为什么?”男子吊儿郎当的走出坑,一脸无趣道。“我在想他应该比较恨我,所以我杀了他,就这么简单。”

    “仅仅是这样?”云林笑了,笑红了眼圈,为师弟感到不值。又感到不解,大声的质问道,

    “难道你就不担心我们凌云宗的报复?”

    “嗯,”男子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一脸嬉笑道,“完全不担心,倒不如说,我还会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就飞剑传书,将我的影像告诉你们的长辈。”

    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改嬉皮笑脸,一脸认真道,“当然,不要派女人来哦,不然我会来个先杀后奸。”

    男子说完又恢复了嬉皮笑脸。

    云林泄气了,见眼前这男子,他不知道是自己疯了,还是全世界疯了,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

    他眼神带着视死如归,深吸一口气,沉声喝道,“师妹,走。”

    话落,云林双手快速结印,

    然后,结印只是起手式时,一滴水珠射穿了他的大脑。

    “我并没有给你动手的机会。”男子淡淡说完,看向闻人听雨,道,“女人,该你了。”

    闻人听雨双眼冰冷,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她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个疯子,名副其实杀人不眨眼的疯子,此害不除,不知道会有多少家庭因他陷入绝望。

    她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目前唯一的办法,只有告诉门中长辈,为天下人除掉这个疯子。

    闻人听雨不言不语,拿出一柄刻有云形图案的金色小剑,双手一结印,飞剑如受到了牵引没入天空。

    男子见闻人听雨乖乖听话,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道。

    “好了,现在该办正事了。正好我迷路了,我不管你知不知道别武山怎么走,带我去。如果你想活命最好不要耍小聪明,耽误了我办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