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变身萝莉开始的异界勇者生活 >006.结束了,你输了
    锵!

    又是一声脆鸣,躲开芙洛儿的顺劈、白枫扭身自左边放出的横扫被对方挡住。

    不断地往剑身上施加劲力,使得两柄武器的锋刃相互咬合着。

    两人的脸庞间也因此靠得很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吐出的气息。

    “哈哈,先前还真是小看你了呐...”

    “你也是不逞多让啊...!”

    短暂的对话很快结束,一跃而起的白枫往对方的剑身上踢了一脚,借助反作用力拉开了距离。

    但这也只是暂时的。

    “试试这招吧...!”

    避开接踵而至的芙洛儿打出的雷霆般的一闪,调整好势态的白枫奋力蹬地向着对方冲去。

    这一次,白枫使出了自己的拿手剑技之一。作为她的对手的芙洛儿,对此的感受最为明显。

    白枫凌厉的攻势中,开始夹杂着动作缓慢得似乎连小孩子都能轻松避开、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退路的攻击。只能进行防御的同时,芙洛儿大感棘手。

    而实际上,这是白枫自创的、缓急自如的同时又能攻敌不备的剑技。至今为止,白枫不知道用它击败了多少对手。

    “竟然都被你接下来了啊...”

    终于停下动作,白枫对着退到不远处的芙洛儿说道。

    这剑技还说不上是最强,因而至今为止完全接下来的人也不是没有。

    但在白枫的印象中,这一波攻势结束之后还有能力反击的人,芙洛儿是第一个。

    然而她现在看上去,好像陷入了某种奇怪的亢奋状态...

    “不错不错,这种感觉!这种美妙的感觉!我都要燃起来了啊!”

    “喂喂...传说中的越打越猛说的不会就是你吧...”

    根据白枫长期泡在虚拟实境游戏之中得来的战斗经验,有几种人,打起来是最麻烦的。

    像芙洛儿这种,越打反而越兴奋攻击力越强的狂战士,就是其中一种。

    在接下来的交锋里,彼此的剑每发生一次冲突,白枫就觉得自己的握剑的右手越来越麻痹。

    这是芙洛儿加重了力道的证明。哪怕有在因为自己与夜璃之间无形的联系缓慢恢复着,可白枫还是觉得手麻得不行。

    “怎么了?总觉得你的动作要比刚才逊色很多啊喂!要是怕被我把剑打飞,你就再努力点啊!”

    用戏谑的口吻如此说道,芙洛儿再次向白枫冲来。她的双眼就像盯住猎物的野兽一样闪着凶光。

    不能再拖了,继续这样下去只会对自己不利——心念电转之下,对局势的认识使得白枫决定铤而走险。

    白枫突然变化的气势让芙洛儿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虽然表面上她看上去打得十分忘我,但实际上头脑却是清醒得很。

    话虽如此,战斗到了这个地步,胜利的天平到底倾向哪边,在她看来连猜都不用猜了。不论白枫使出怎样的斩击,她都有将其尽数接下来的自信。

    但事实却出乎芙洛儿的意料。

    直劈、斜斩、横扫、突刺,白枫没有选择其中的任何一种,而是采取了芙洛儿根本就没想到的攻击。

    左脚猛地往前踏出一步,白枫将右手像鞭子一样用柔软的动作将夜璃所化的长剑丢了出来。

    携着猎猎风声破空而来的长剑,速度之快,使得芙洛儿只能连忙侧身。好在她最终还是于毫厘之间躲过了这一剑。

    但她才刚松一口气——

    “有破绽喔。”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白枫,凭借着二次变身后增加的身高,用修长的左腿直接踢飞了芙洛儿的刀刃。

    “什——”

    只来得及吐出这么一个字——尽管在关键时候将双臂收到胸前并交叉成十字,但白枫以流利的动作挥出的右拳的拳劲没有半分衰减——胸口仿佛被敲了一闷棍的芙洛儿往后退了几步。

    猛烈的冲击波及芙洛儿的全身,一时没能顶住的她打了个趔趄——就在这时,白枫的拳头又一次命中了她的下颚。

    这是一记上勾拳,没能稳住阵脚的芙洛儿直接被打倒在地。尽管如此,白枫出其不意的攻击的效果,也就到此为止了。

    倒在地上的瞬间,芙洛儿就已经恢复清醒,并作出了正确的判断。

    强忍着剧痛,她用左手撑住地面,发力的同时改姿势为单膝跪地。

    接下来,只要两腿发力往后跳去,就能重整旗鼓了——但她没有这么做。

    因为,不知何时重新回到了白枫手上的长剑,此时正抵在芙洛儿的脖颈上。仿佛只要她稍敢乱动,锋利的剑刃就会划开她的肌肤。

    “你输了,芙洛儿。”

    没有往剑上使劲,白枫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的冷冷说道。

    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芙洛儿不屑地说道:“啊,对,是我输了。要杀要剐随你便吧。”

    说罢,她便闭上了双眼,像是想要以那种方式来迎接死亡的到来。

    然而。

    十几秒过去了,芙洛儿预想中脖子一凉的感觉始终没有到来,反倒是长剑贴着脖子的部分被体温给捂热了。

    她往白枫那里瞥了一眼。

    “为什么不动手...?”

    白枫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但防御架势啥的还是没有丝毫的松懈。

    “我和你不一样。更何况...还有一些想问你的问题...”

    尽管是借口没错,但白枫的确有一些问题芙洛儿。

    “所以你就打算放我一马?以此来展现你的仁慈吗?”

    “...”

    白枫只是沉默着没有开口。

    “哈哈...仁慈吗?我明白了,你就等着看吧。让我来告诉你,所谓的仁慈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希望你不要后悔。”

    但白枫依旧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半跪在地上的芙洛儿。

    “呵呵...你现在自我感觉很好对吧,通过饶恕自己的敌人来获得自我满足感。”

    见对方仍对威胁般的话语无动于衷,芙洛儿话锋一转,用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眼神开口说道。

    “但要是——当你遇到了穷凶恶极的侩子手——你会怎么做?或者说,你能怎么办呢?”

    “让我来猜一猜吧?首先你会死,然后你会死。即使来到了最后,你还是一样会死——直到你疲于尝试。”

    “接着你要怎么样?是心灰意冷地找个地方躲起来浑浑噩噩地度过一生?还是打着‘被逼无奈’的借口杀人?

    “亦或是,你会放弃这世上的一切...然后让我来承接你的力量?”

    渐渐小声的尾音,仿佛昭示了这场单方面对话的结束。紧接着,芙洛儿说出了总结式的话语,

    “嘛...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想,你能重塑整个世界不是吗?趁你还可以,好好享受这份力量吧。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说罢,芙洛儿所在的地面上突然卷起一道暗红色的漩涡,使得白枫连忙把长剑给抽了回来。

    定睛再看时,视野里已经没有了芙洛儿的踪影。

    “让她逃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