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太平妖未眠 > 第七十七话 搜捕(一)

第七十七话 搜捕(一)

    和苏三娘谈至深夜,待难民们都已陆续入睡,三人也终于将话题一一聊尽。

    三人所在的亭子为五角形,除了一侧用于出入,另外四侧上的坐凳长宽倒是适合人躺下,陈淑卿稍作施法,三人身上的外衣便变成垫子和被子,正好将就着休息,连脱衣服的时间都省了。

    本以为会就此睡到第二日天明,起床后三人便立即出发,没想到五更刚过,大院里突然吵吵嚷嚷起来,那声音越来越大,将三人唤醒过来,蒲子轩疲惫地睁开眼睛问道:“怎么回事?”

    院子和亭子之间有一条小路,陈淑卿和苏三娘已经起身,冲着喧闹的地方看过去,只见许多官兵打着火把,将地上睡觉的难民一个个叫起来,排到一边。

    陈淑卿道:“好像是官府派人来查难民身份了。”

    苏三娘怒道:“哼,这些清妖,好像见不得光似的,特别喜欢选这半夜的时间出来对付老百姓。对付洋妖的时候,怎么一个二个就跟酒囊饭袋似的?”

    蒲子轩看这次朝廷派大批官兵前来,而不是番役,想起前些日子田锦坤被查时拼命反抗的样子,怕苏三娘也沉不住气,劝道:“你可千万别乱来啊。”

    苏三娘道:“放心吧,要是换了前些日子,我可说不准,但现在我与你们二位已经有了新的目标,还不至于分不清轻重。”

    大院内,释然方丈已经出来迎接官兵,只见领头的官兵喊道:“你们众人可听好了,我知道你们都是从凤洲岛逃难到此的村民,我们今晚来,不是针对你们,而是得到情报说,凤洲岛上至少有两个发匪,只要你们把人给供出来,我们即刻离去,绝不打扰大家。”

    听到这里,蒲子轩调侃道:“这些东西,在岛上抓人的本事没有,如今火山爆发,官府不派一艘船来救援也就罢了,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难民聚在一起,正是拿人的好机会……腐朽啊,腐朽!”

    人群之中显然不会再出现蓄发的田

    (本章未完,请翻页)

    锦坤,蒲子轩看那些男人们都留着标准的辫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晌之后,终于有人开口说道:“我知道一个,叫做田锦坤的。”

    官兵道:“对,就是他,他现在人在何处?”

    那人道:“白天凤洲岛火山爆发时,田锦坤和我们一同渡船逃难,在大渡河上,被水里的怪鱼给吃掉了啊。”

    官兵不信:“哦,这么巧?此话你敢打包票吗?若是查出包庇发匪,你也要作为同犯论处,你可想好了。”

    那人道:“小人不敢欺瞒大人,此事是我亲眼所见,还有其他人也可以作证。”

    说完,又是几个男人站出来给他作证。

    官兵不置可否,朝释然方丈看了看,释然方丈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这几位施主所言非虚,田锦坤今日确实已在江上遇害,尸沉河底,大人们尽管明查便是。”

    官兵道:“好,既然是方丈大师和诸多乡亲们作证,那想必不会有假,我等回去会如实禀报,将田锦坤销号。不过还有一个自称‘龙王’的发匪,你们可有见到?”

    蒲子轩在心里暗笑道:这他娘的说的不就是我吗?不过这些官兵和之前的番役不是同一批人,单看相貌自然认不出我,至于我的头发,一会儿顺便让小九变变戏法,玩玩他们。

    这个问题问出口后,难民们均哑口无言,又是相顾一番后,有人说道:“我们岛上确实只有田锦坤一个发匪,其他人都是良民,望大人们明查啊!”

    释然方丈道:“阿弥陀佛,老衲也时常在凤洲岛上出入,确是不知何来其他发匪。”

    官兵问道:“你们不认识也很正常,听说,是从云南来的,今日可有留宿这凌云寺中?”

    “这……”释然方丈欲言又止,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他想到了蒲子轩,又不能明说,只好应道,“大院和后院厢房内均住满了难民,老衲未曾看见其中有蓄发之人。既然大人们说他是云南人,想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会不会已经离开嘉定府了?要不,诸位可去县城内的客栈查查。”

    官兵道:“大小客栈都查过了,没有此人,凌云寺是最后一个可疑之处,我等即刻搜查搜查,还望大师不要见怪。”

    释然方丈一听,赶忙劝道:“阿弥陀佛,佛家寺院本是清静之地,断断不可任兵事随意践踏,否则惹恼了佛祖菩萨,恐遭来祸端啊。”

    尽管释然方丈极力劝阻,然而领头的官兵并不买账,放恶了语气说道:“方丈不要危言耸听了,如今国家之祸,正是发匪作乱,我等应上级之命秉公办事,捉拿发匪,绝不损坏贵寺一草一木,此举乃顺应天意所为,请方丈为我们带路吧。”

    释然方丈道:“出家人慈悲为怀,还望大人们不要为难我这一介老和尚。”

    官兵不耐烦了,喝道:“老和尚还真把自个儿当成一回事了,如今国难当头,从皇上到我们谁不是勒着裤腰带在过日子?为的什么?为的还不是消灭各路犯上忤逆之徒,还你们一个清静?若不是官府心软,养着你们这样一拨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和尚,你们可有这一小片安心念经之所?我好话已经对你说尽,你越是不从,我越是怀疑此人就在寺中。现在,我命令搜查凌云寺,你可坚持要阻挡?”

    释然方丈一听,无奈让道一旁,说道:“老衲不敢,大人们要搜,自去便是,老衲还要去厨房内张罗这么多人的早饭,就不陪同大人们了。只是,难民们都居住在厢房和大院中,建议大人们好好搜查这两处。”

    “哼,用不着提醒,我们自有分寸。”说完,作了一个手势,对身后官兵说道,“给我好好搜个遍!”

    十多个官兵立刻三五个为一组,向凌云寺不同的方向赶去,释然方丈也不好再说什么,独自向大雄宝殿内走去,跨过门槛之时,还不忘环顾一眼四周,他的目光在蒲子轩三人的亭子处停留了一瞬,像是在提醒什么,却不能过多耽搁,立刻又回头,入了殿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