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太平妖未眠 > 第十八话 白发女妖(二)

第十八话 白发女妖(二)

    蒲子轩说的“重大决定”,就是去把摘月楼买下来。

    其实这个想法他早已有之,摘月楼是丽江最好的青楼,那里面的鸨儿不但个个能歌善舞,而且容貌迷人,老板张建业守着这棵摇钱树赚得可是盆满钵满。蒲子轩一年前曾经和张老板谈过,那老板说什么也不卖,后来拗不过蒲子轩,便说了一个数字:五百两银子。

    蒲子轩虽然有钱,但也不想做冤大头,青楼的成本主要只是场地,就算加上“摘月楼”这块牌子,也顶多不过价值三百两银子,所以一直没有下手。时过境迁,丽江战事一触即发,人人自危,越来越多的人弃城而逃,摘月楼的生意也便一落千丈了。那张老板见蒲子轩居然还有意向接盘,笑得合不拢嘴,没费太多口舌,蒲子轩一百四十两银子便将摘月楼拿了下来。

    蒲子轩买下摘月楼的原因有二:一是感谢祝元亮为他做的一切,在二人分道扬镳之前,让他也在酒池肉林中享一享人间快活;二来,则是琪琪的事件点醒了他,他做了太多伤害妇女之事,指不定哪天就会招来报应,故而打算元宵之后便将这些烟花女子遣散从良,积一点德。

    祝元亮果然没有“辜负”蒲子轩的美意,对这个决定赞不绝口,那几日,他天天利用巡逻的间隙到那摘月楼去开荤,恨不得把自己榨干,他活了二十多岁,终于从一个男孩变成了男人。

    而蒲子轩每天除了陪祝元亮那一时半会儿,其他时间都整日待在摘月楼二楼的一间书房中,研究着大清的地图,在心里盘算着各条出行的线路。时间一天天过去,一晃,便来到了元宵节。

    那天,蒲子轩把摘月楼的鸨儿一个个叫到他的书房,给她们每人二十两银子,让她们对个人的将来自作打算。摘月楼一共有十五个鸨儿,快打发过半时,一名黑衣女子不请自来地走进了书房,张口便道:“蒲公子,到我了。”

    蒲子轩顿时纳闷,这女子虽拥有不输任何人的花容月貌,气质也颇为符合这烟花之地,但他却从来没有见过她。摘月楼的十五位鸨儿他在接手以前就非常熟悉,这黑衣女子绝不是她们中的一个,便问道:“你是谁?”

    黑衣女子道:“我叫柳月衫,久闻蒲公子大名,为人仗义、乐善好施,本想今日到摘月楼来应聘女校书,不想蒲公子已决意遣散姐妹,真是时运不济啊。”

    “女校书”、“内人”,都是云南人对青楼女子的尊称,蒲子轩一听,便颇感遗憾:“承蒙柳姑娘看得起我这一亩三分地,今日得见也是缘分,如不嫌弃,我就按她们的标准,也发你二十两银子好了。”

    “蒲公子果然如传闻一般仗义疏财,只是,小女子还有一愿望,希望蒲公子成全。”

    蒲子轩问:“什么愿望?”

    黑子女子羞答答地道:“小女子爱慕蒲公子已久,今日一别就不知何日才能相见,只盼能与蒲公子行一回周公之礼,此生无憾。”

    蒲子轩一听,顿时心花怒放:摘月楼的鸨儿我早已玩腻,而面前这个美丽而陌生的女子主动投怀送抱,岂不是大美之事?

    正要有所回应,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被琪琪算计的那一出,蒲子轩顿时警觉,但又一想:那次是在荒郊野外,这次则是在我的地盘,怕它个鸟!便撩开上衣道:“好,我成全你。”

    黑衣女子妩媚地靠近蒲子轩,将他压在座椅上,一边亲吻他的脸颊,一边抚弄他的身体,蒲子轩一时感到呼吸困难,却又舍不得这种感觉,顺从地配合着她。

    正到忘情处,那黑衣女子娇滴滴地说道:“蒲公子,把你的心给我,好不好啊?”

    此刻正值蒲子轩纵情忘我之时,哪还有心思去细想这话里面的名堂,便情不自禁道:“好好,心肝脾肺脏,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霎那间,那黑衣女子突然完全变了一副面孔,冷冷地说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蒲子轩顿时感到胸口一阵钻心的剧痛,定睛一看,只见女人的指甲正变得又尖又长,深深刺入他的胸中,似要把他的心脏挖出来。

    大惊之下,蒲子轩本能地用头撞击女子头部,用手把她艰难推开,一脚将她踢出。黑衣女子叫了一声,往后踉跄了几步以后停下。

    蒲子轩低头看身体,只见胸口五股鲜血正从小孔中冒出,不禁惊呼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哈哈哈……这人类的形态,真是不方便啊,让我力量弱了好多,不然早就把你心脏挖出来了。”说完,黑衣女子容貌发生了变化,只见她的头发变成白色,耳朵变得尖利,一脸的青面獠牙,宛如女鬼,说道,“还是这个形态方便多了!”

    蒲子轩大惊道:“又是妖怪!”

    白发女妖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朝蒲子轩走来,她的身上隐隐约约冒着红色的气焰,和当时狼人身上的气焰一模一样,让蒲子轩感受到一种足以轻松取其性命的压迫感。

    要知道,当初他们可是十多个人围攻狼人才勉强将其击败,何况那狼人一直在让着他们,如今在这狭小的空间中,蒲子轩独自一人,对方又是冲他心脏来的,局势已经完全可以用“绝境”来形容。蒲子轩感觉到死亡在向他迫近,又没有酒意壮胆,哆哆嗦嗦地道:“别杀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白发女妖丝毫没有谈判的意思,不屑地笑道:“哈哈,你的心脏可是无价之宝,有了它,我还要钱干什么?”

    蒲子轩只好大喊:“来人啊!救命啊!”

    话音未落,女妖已经一个猛扑,将蒲子轩按倒在地。她用左手卡住蒲子轩的脖子,右手向其心脏处伸来。蒲子轩用左手试图去阻止她的动作,谁知她的力量比刚才又增大了不少,五爪重新刺入肉里。

    僵持之际,蒲子轩突然又感到了全身一股熟悉的热量在剧烈游走,随后汇聚到他的左手上,只见他的整个左臂散发出一股天蓝色的气焰,气焰瞬间凝聚成一团半透明的球体,球体又迅速变化成一只龙爪的形状,一时间,蒲子轩仿佛多出了一只天蓝色的“手”,这只空闲的爪子直接击向女妖的头部,竟一掌将她击飞出去。

    女妖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上,不过并未受到大碍,她站起来,嘴角流出天蓝色的血液,大惊道:“你……你已经会使用净化之力了!”

    净化之力?这是什么东西?还没问出口,只听见门外已经有鸨儿在敲门,问:“蒲公子,你怎么了?可以进来吗?”

    白发女妖见状,不甘地说了声:“你给我等着!”便一溜烟地从窗户跳了出去。

    蒲子轩见局势已转危为安,这才松了一口气,喊道:“进来吧。”

    两个鸨儿一进屋,顿时一脸惊讶道:“哎呀,对不起,蒲公子,我们这就出去!”蒲子轩这才意识到他忘了穿好衣服,正袒胸露乳地对着二女,只好打着哈哈道:“没事没事,就是突然做了个春梦,躁得慌。”

    好不容易把鸨儿们都打发完毕,蒲子轩马不停蹄地赶到街上,找到正在巡逻的祝元亮,一见面便说道:“胖墩,我今天又遇上妖怪了!我差点以为就见不到你了!”

    祝元亮纳闷地问:“你不好端端地待在摘月楼里,跑出去招惹什么妖怪?”

    蒲子轩急促说道:“我哪出去了啊?正是一个白发女妖,变化成鸨儿的模样,到摘月楼来接近我。”

    他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祝元亮。

    祝元亮大惊:“看来,就算我们不去主动招惹妖怪,妖怪也已经找上我们了。没说的,我们马上去找人,一起去剥了那女妖的皮!”

    “不不不!”蒲子轩劝道,“我来找你,恰好是提醒你们不要去招惹那妖怪,她应该是冲着我一个人来的,我估计这两天那女妖还会来找我,你们都不是她对手,我是专门来告诉你,从今天起你不要回开心府,太危险了,等那女妖主动来找我时,我来对付她。”

    祝元亮骂道:“你他娘的,现在是逞英雄的时候吗?知不知道对付一个妖怪我们要出动多少捕头才能勉强一战?你一个人,怕是去给妖怪塞牙缝都不够!”

    蒲子轩自信地说道:“不是我逞英雄,我身上好像有某种力量苏醒了,刚好可以制服那妖怪,其实上次与狼人战斗,最后的一声爆炸也是我体内发出来的,每次和妖怪战斗到危险的时候,这种力量就会出现,还有……”蒲子轩解开衣服:“我身上的伤总是好得很快,上次被打成全身瘫痪,一个晚上就好了,这次被妖怪抓伤的地方,不到一个时辰也全好了,所以我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们人多了,反而会给我添乱。”

    祝元亮瞅了瞅蒲子轩完好无损的左胸,半信半疑道:“好,我且相信你,不过我还是会叫一批人在附近候着,一旦有什么危险,记得要立刻呼叫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