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太平妖未眠 > 第八话 密林狼穴(一)

第八话 密林狼穴(一)

    凶宅事件发生之后,蒲子轩便邀请祝元亮正式到开心府长住,祝元亮象征性地推辞了几次,可那语气怎么也不像发自内心,两日后,他带着大包小包的行囊来到开心府门口时,果然仰天长叹道:“唉,我们这些苦命娃,想不到今生也有机会住进这样的豪宅啊!”

    也许换女人对蒲子轩来说,就如换衣服一般正常,可是和祝元亮之间的兄弟情谊,却是他最珍贵的一切。两人加起来只有一个家长,还早早失踪于茫茫人海,其实他们都是苦命的孩子,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如今终于住到了一起,那冷清的开心府于蒲子轩而言,便有了火热的温度。

    祝元亮为回教国工作已然两年有余,在丽江执行过多次奇特的任务,过去两人只是玩乐,甚少谈起任务,如今走得更近,便可无话不谈。一到晚上,祝元亮便滔滔不绝地跟蒲子轩聊他的执勤经历,一晚,谈道:“我之所以相信这世上有妖怪,并非仅仅因为我喜欢看那些志怪小说,确实是这两年来,我亲身经历了不少奇特的邪物,着实让人难以置信。”

    蒲子轩来了兴趣,要祝元亮介绍介绍他的奇闻轶事。

    祝元亮绘声绘色地讲述:“前年有一次,一条怪蟒袭击了东边的杨家庄,吃掉了三个小孩,这蟒蛇虽是蛇类,却长有蛟龙一样的爪子。我们七个捕快与怪蟒斗了两个时辰,牺牲两人,终于将巨蟒杀死。

    去年有一次,花坪村遭受怪鸟袭击,那鸟不但巨大,而且拥有九个脑袋,哭声像婴儿,也专门叼走婴儿,像极了《山海经》里面的姑获鸟,那次没有人员牺牲,我们用连弩乱箭射死了它。

    最可怕的还是今年上半年,夏江村遭遇了人面猴身的怪物袭击,那怪物和《山海经》里面描述的朱厌差不多,战斗力也异常强大。夏江村半个村庄被毁,起义军出动了近百人战斗,牺牲十二人,才把怪物打成重伤而逃。

    至于其他小怪物更是多如牛毛,比如放剧毒的蛤蟆、泛着绿光的蝙蝠、长着獠牙的松鼠……这些奇怪的东西层出不穷,一年多过一年,去年比前年多,今年比去年多……”

    蒲子轩道:“有些事件闹得太大,比如人面猴身怪物,我也有听说,不过我认为万物皆处在变化之中,自然界本就是不断进化、适者生存的舞台,我们老祖宗对这世界了解得还太少,有些新物种突然出现,倒也不足为奇。”

    祝元亮摇摇头:“倘若真是如此,我也懒得多费口舌,奇怪的是,这些邪物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的血液,都是天蓝色的,完全不像世间之物。你说进化,能进化得这么诡异吗?”

    “什么?天蓝色的血?那《太平妖未眠》里面演的妖怪不就是天蓝色的血吗?”蒲子轩顿时睁大了眼睛,瞠目结舌地问,“这可不是目前的任何科学可以解释的,你确定没有与我说笑?”

    “若是有半句虚言,我被天打五雷轰!”

    祝元亮描绘的邪物倒是着实让蒲子轩感兴趣,不过他还是半信半疑问道:“既然你都参加过那么多次战斗了,为何上次去凶宅你还怕成那样?”

    祝元亮摸摸脑袋:“怪物和鬼有所不同,一个看得见摸得着,一个在心里嘛。”

    蒲子轩便提了要求:“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下次再遇到这种任务,你一定要叫上我一同前往,我倒要看看,它们都是哪门子的妖孽!”

    祝元亮哈哈一笑,得意道:“我就料到你会来这一出,其实,我们最近就有接到新的任务。”

    “真的吗?什么任务?”蒲子轩兴奋不已。

    祝元亮字正腔圆道:“就在前天深夜,城中心黄家巷那一带,大家都已入眠,有居民突然听到巷子里传来一阵惨烈的叫声,便推开二楼窗户往下看。当时月黑风高、寒风呼啸,借着冰冷的月光,那居民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蒲子轩骂道:“你他娘的是在跟我说书吗?到底什么怪物?”

    祝元亮笑道:“哈哈,我得先将气氛营造起来啊。听好了,他看到打更的徐老汉,正在被一只巨大的狼追杀!”

    “狼?我们丽江有狼吗?”蒲子轩惊讶地问。

    “你不就是狼吗?丽江头号好色之狼!”

    蒲子轩没好气道:“去你大爷的!徐老汉被狼杀死了吗?”

    祝元亮蹙着眉头道:“怪就怪在这里,那巨狼行动敏捷,沿着一排房屋上蹿下跳,如履平地,要杀死那刘老汉如捏死一只蚂蚁般容易,但它只是把刘老汉击倒在地,抢走了他身上的食物,便放过他性命,嚎叫而去。”

    蒲子轩叹道:“倒是一条善良之狼啊。”

    祝元亮摇摇头,说道:“也不尽然,昨天,城北郊区于家庄的村民于老三来报案,说他们家也遭到了野狼袭击,猪圈被毁,七头猪被活活咬死。同村之前还有村民圈养的羊、鸡等牲口被吃,这恐怕就不太善良了吧?”

    蒲子轩点点头:“那就宰了它,为猪、羊、鸡报仇雪恨!”

    于是,在祝元亮的斡旋下,蒲子轩获准参加次日的捕狼行动。

    祝元亮、卢震,还有另外三个捕快,加上蒲子轩和于老三,一共七人,由卢震带队,在附近山林里展开了密集搜索。不出一个时辰,众人找到了一个洞穴,这洞穴约莫有四尺高,人弯着腰杆就可以进入,祝元亮道:“这里便是狼窝了。”

    蒲子轩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狼,更没见过狼窝,对此类事情毫无经验,便问:“你怎么知道的?”

    祝元亮卖弄地指着地面道:“你看,洞口这些泥土和杂草,像是故意制造的伪装,狼群通常都会把自己的巢穴伪装成这样,这可以瞒得过其他野兽,却瞒不过人类。我十七岁的时候就掏过一次狼窝,放心吧,不会有错。”

    卢震也说道:“看这深度怕是至少有十丈,绝对是如假包换的狼窝。”随即吩咐道:“你们几个在外等候,我和祝先锋进去宰了它们。”

    蒲子轩不解地问:“卢大哥不是说笑吧?我们这么多人来这里,就你们两个进去算怎么回事?多个人多个帮手啊。”

    祝元亮笑笑:“哈哈,别说两人,就是我一个人去也够对付了,人多反倒怕火把烧了屁股。”转而对卢震道:“我这哥们也学过一点武艺,今天带他来开开眼界,就让我们两人去吧。”

    卢震不以为然:“求之不得,那我就在外面等着了。”

    蒲子轩更加纳闷:“你们为何都如此轻松?”

    祝元亮贼贼地说:“进去你便知道了。”

    祝元亮打着火把在前面走,蒲子轩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也确实是怕火把烧了他肥硕的屁股,便空手而入,反正有祝元亮那支火把,纵使暗一点,光线倒也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