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八十年代全能长姐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嫉妒使人愚昧

第二百一十二章 嫉妒使人愚昧

    可是就连喜欢,季景铭也不敢太分心,怕自己稍不注意,学习就落下了,要是落到黎夏后头,他多没面子?

    寒暑假的时候,他也琢磨着干点正经事,不说像黎夏那样能干,他想法子挣挣自己的学费也行吧。

    但真决定不依靠家里的力量,出去找活干,做小生意,季景铭才知道,赚钱这事,真的是千难万难,比蜀道还难。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哪!

    季景铭自己折腾了两个寒暑假,钱是赚了一点儿,但亏也没少吃。

    赚的钱除了给父母、爷奶、姑姑、大姨、小姨、舅舅、叔伯……的长辈们买了礼物后,就不剩下什么了,最后偷藏了一份,给黎夏买了个港城来的高级水晶发卡,到现在也没勇气送出去。

    这两年,季景铭倒是借各种机会送了黎夏不少礼物,书本文具,小女生喜欢的漂亮本子,季景铭借口给堂妹买多了,塞了好多给黎夏,后面还送了个篮球。

    蓝球这东西真不是季景铭想送的,是曹晖这个棒锤听错了话,黎夏说班上搞体育活动缺个篮球,他给听成了家里就缺个篮球,季景铭美滋滋地买过来时,黎夏手里还拿着用班费买的新篮球。

    当然比不上季景铭特意托姑姑从沪市带来的好,但送礼没送到人心坎上,送起来有什么意思,好在黎南那阵子快过生日,季景铭灵机一动,到底是用这个借口,把篮球送到了黎夏的手上。

    家里人都知道他是要拿去送喜欢的姑娘的,他要再原样拿回去,肯定会被笑死。

    想到家里都暗暗等着看戏八卦的模样,季景铭就头疼,都怪他那帮嘴上没个把门的兄弟,过年他带着一干兄弟姐妹出去玩,几个人你一嘴我一嘴,就给说漏了。

    弟弟妹妹们知道了,长辈们不也都知道了?

    其实也是季景铭太天真了,他家里早就发现他情窦初开,会惦记别人家的闺女了,只不过是看着他没有分心不干正事,反而抓紧了学习,甚至还更懂事了一些,家里才没有插手。

    喜欢上优秀的女孩子,自家儿子向人小姑娘看齐,傻子才会拦着。

    当然,做爹妈的,心里多少也会酸溜溜的,把这臭小子拉扯大,当爹妈的还没得他多少甜言蜜语呢,就一门心意地对别的小姑娘好了。

    但季父季母也不是迂腐封建的家长,酸归酸,从来没想过拦着,女孩子的情况,他们也没有去打听,孩子还小,未来两说,现在就上赶着去打听人家背景做什么。

    再说了,只要不是人品有大问题,季父季母觉得都可以接受,他们对自己的孩子也有信心,人品有问题的姑娘,他们儿子也看不上,他们儿子学习是好,但也不是那种只知道死读书的书呆子,从小到大,多少姑娘喜欢他呀,不也没动心么。

    但看着季景铭喜欢人家一两年,还犯怂不敢表白,渐渐就从默许变成了看好戏的状态,甚至还隐隐不太看好。

    这傻小子,就该喜欢的时候,一鼓作气地去表白,现在把自己处成朋友,听说都快处成哥们了,以后可怎么转正呀。

    他们可听曹晖说了,小姑娘长得漂亮,学习好,就不说别的能力了,光这两点,还怕人家处不着对象吗?

    季家,季父季母在食堂吃过饭,回到家里休息。

    “我是看着都着急,要我肯定不喜欢这样不果断的男孩子,你说景铭怎么就不点不随你呢?”季母把水果端上桌,忍不住都替季景铭着急。

    要不是季景铭现在高三,正是紧要的时候,季母说不定会直接催他去表白。

    季父扶了扶眼镜,“你不懂,这叫谋定后动。”

    季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儿,“什么谋定后动,要谋个一两年呀,我看他就是怕了,人家小姑娘太优秀,你儿子啊,是自卑了!哎,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见着儿媳妇。”

    “那这可得看他自己,我这做爹的,努力奋斗半生,说出去应该也不丢他的脸,他自己比不上人家小姑娘,可不管我的事。”季父抖了抖报纸,翻了个面。

    季母看他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也不管季景铭了,而是幻想着,“你说景铭要是把人家小姑娘追回家里来,第一次见面,我送什么好?送妈偷偷塞给我的那个镯子,会不会太隆重,把人吓到了?”

    但儿子好不容易喜欢的姑娘,要真能哄回家,季母也想帮着把小姑娘套牢在家里啊。

    “……”季父。

    可真能想,刚还说自己儿子怂呢,自己倒是先计划起见儿媳妇第一面的见面礼来了,这母子俩个,一个是不敢想,一个是太敢想了!

    不敢想的季景铭一看到黎夏就笑了,“夏夏,好久不见,我们得快点,今天食堂有你爱吃的土豆炖鸡。”

    曹晖默默地撇开了脸,明明也就一周时间没见,怎么就好久不见了?

    “景铭哥,你不是上周还约我姐一起上书店了吗?”旁边黎南适时问出自己的疑惑,他们当时也跟着一起去了的。

    “……”季景铭摸了摸鼻子,是上周吗?他怎么觉得那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呢?

    曹晖虽然挺同情季景铭,也乐得看他的笑话,但毕竟是好兄弟,他长手一伸,勾住黎南的脖子,“你景铭哥脑袋都用来记知识了,记别的不太好使,咱们不跟他计较,走,吃饭去。”

    “……!”季景铭,他有点儿想打人。

    当着黎夏的面这么抹面他,曹晖的脑子到底长在哪里了,脚底板吗?

    黎夏见着他们一番互动,倒是被逗得很开心,笑容一下就绷不住了,眉眼弯弯的模样,一下就甜到了季景铭的心里。

    算了,看在把黎夏逗笑了的份上,他就不跟曹晖那货计较了。

    高三换了楼换了教室,但相邻编号的班级依然在隔壁,张艳云就在黎夏后面下来两分钟,一眼就看到了说说笑笑往食堂去了四个人。

    “你们班那个黎夏可真厉害啊,这才刚开学,又勾搭了个男同学在身边,那人谁啊,我怎么没见过?”后头有人嘀咕说黎夏的小话。

    “你别把话说得这样难听,黎夏人挺好的。”黎夏班上的同学有些难堪,她这个朋友,平时私下里跟她说也就算了,反正她听也就听了,不会往外主产。

    但现在可是在学校,她们旁边还有别的同学呢,她难道要跟着她一起说黎夏的不是?

    “长得一脸狐狸精样,哪里挺好……啊!”戛然而止,女同学不敢相信地看着张艳云,“你神经病吧,你打我干什么!”

    张艳云冷冷地看着她,“你妈让你长张嘴,是让你不当哑巴老实吃饭的,不是让你背后说人坏话的!”

    说人坏话被抓包,那女同学有些心虚,但看到张艳云又有些生气,“你这么生气干什么,我又不是说的你!”

    “你说的是我的好朋友……”张艳云心里突然猛地一失落,是曾经的好朋友。

    但即便只是曾经的好朋友,张艳云也做不到冷眼听着别人诽谤黎夏,而无动于衷。

    那女同学无话可说了,只瞪着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张艳云,心里觉得万分委屈,她身边的朋友,黎夏班上那位赶紧站出来打圆场,“对不起啊,她……我会好好说她的,对不起。”

    本来想替朋友辩解一句,可话到嘴边又无话可说,人家可是清楚明白的听见了的,说什么都是错,还不如直接承认错误。

    张艳云冷着脸没有说话,道歉的女同学赶紧拉着自己的朋友走了。

    “艳云,你没事吧?”张艳云身边也是有朋友一起的,见到她突然动手打人,也有点儿吓到了。

    张艳云摇了摇头,“没事,吃饭去吧。”

    但她的情绪肉眼可见地低落了下来,大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默默地一起去食堂。

    等到黎夏知道张艳云为了她打人的事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第二节课过后了,说起来黎夏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跟张艳云在一起说过话了。

    两人路上碰到倒是也会打招呼,但真的很生疏,黎夏搞不明白原因在哪里,她也努力过,但张艳云有心避开,她也没有办法。

    两人就这样慢慢冷了下来。

    “艳云。”课间的时候,黎夏在走廊上等着张艳云,“今天的事谢谢你。”

    张艳云被黎夏叫住,本来是不想停留的,但脚却定在了那里,动也没动,听到黎夏道谢,张艳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好朋友之间,哪有这么多谢来谢去的。

    张艳云做那些,也不是想听黎夏这一声谢的,说实话,黎夏一道谢,张艳云心情反而变得糟糕了起来。

    甚至有些后悔拦着人家,背后说说而已,又不敢说到黎夏面前去,更不会少块肉,她却会因此而难过。

    可明明也是她自己,把黎夏远远地给赶跑了,事情走到这一步,都是她自作自受,张艳云装做云淡风清的样子,“不用谢,本来也没多大的事。”

    “喏,这个是给你的,你就当是谢礼吧。”说实话,看着张艳云面无表情的脸,黎夏心里也怪不是滋味,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黎夏就回了自己教室。

    张艳云在走廊上没敢看,回教室才打开袋里,里头零零碎碎,七八样东西,都是些小玩意儿,漂亮的水晶发卡,精致的精灵小娃娃,黎夏设计的皮质小挂件……

    这些东西,张艳云都看见过,不是在桂圆那里,就是在唐果或者许美娟那里。

    虽然跟黎夏不亲近了,但张艳云跟桂圆她们还是有来往的,尤其是她初中的时候,本身就跟唐果关系比较好,毕竟那么久的同桌呢。

    黎夏每次去到外面,不管是参加展会,还是进货考查市场,每次回来,都会给她们带点小玩意。

    每次她跟桂圆她们出去的时候,桂圆她们其实都会注意,不在她面前露出这些东西,怕她看了不高兴,但好几个小姐妹,总不可能回回都瞒住张艳云,总会不小心知道一两样。

    张艳云一直觉得自己挺平静的,她确实跟黎夏不好了,黎夏本身也没道理再给她送神位,但她没有想到,原来黎夏每次都记得她,并没有落下她。

    是她,为了心里那点嫉妒和别扭,把好朋友给弄丢了。

    张艳云眼泪跟决了堤一样,哗哗往下落,怎么止也止不住,可把班上的同学给吓到了。

    好在她们下一节课是作文课,作文课连着两节一起上,第二节相当于就是自习了,张艳云红着眼睛写完作文,然后就默默地流眼泪,语文老师看不过去,还拉她出去安慰了几句。

    放学的时候,张艳云磨磨蹭蹭,就是不想放学的时候碰到黎夏。

    可她等值日的同学都要锁门了才离开,结果出门还是遇到了拎着垃圾桶上楼的黎夏,今天正好是黎夏她们这一组值日,负责班级卫生的打扫。

    “艳云?你哭了,谁欺负你了!”黎夏抬头看到张艳云红肿的眼睛,吓了一大跳,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来,一把拉住张艳云。

    张艳云不想说,但黎夏不放她走,最后张艳云挨不住了,“都是你,我对你那么坏,我都不理你了,你干嘛还给我买东西啊!你买了不告诉我啊,你现在拿给我干什么!”

    说着张艳云又哭了起来,她就是心里难过,想哭。

    黎夏愣了愣,那些东西确实是给张艳云买的,不是拿别的凑数,每次想给张艳云,但两人没什么交集,也送不出手,就一直锁在了课桌里。

    其实也不多,就是最开始的几回,后来她也没买了。

    开始的时候,是习惯性地买上张艳云那份,接下来几次,已经决定不买了,但还是带上了,再到后来,张艳云彻底淡出生活后,黎夏也就没有买过了。

    她没有想到,张艳云的情绪会这么激动。

    “夏夏,对不起,跟你闹别扭是我自己的原因。”哭都哭过了,张艳云也不怕丢脸了,拿了黎夏那些东西,她脸都发烫。

    “我不应该不声不响就跟你闹脾气,我当时就是想着,高中就我和你了,我把你看得很重,我也希望你把我看重一些。”

    这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张艳云说不出口,也不打算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