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平庸之人一夜死去 >第一章 自述
    我叫王磊。

    外号三石,有个女票,以前喊我磊磊,后来……喊我六石。

    ──天杀的!我要打爆第一个喊我三石的家伙!

    但是很无能为力的是,他死了。

    那个喊我三石的,死了。

    死在一个夜里,和那些同时死去的人一样,因为平庸。

    世界宽容,二十身死二十埋。

    埋你麻痹。

    我点了根烟。

    平视着枯卷的烟草蜷曲褶皱,升起细细缕缕的灰白色烟火。

    没有人知道我曾有个外号叫三石了。

    也没有人喊我六石了。

    嗯,那个夜晚之后,被动式回归单身。

    真真正正的,不可抵挡的,无力反抗的,回归单身。

    人死灯灭。

    现在,那个晚上,有个莫名其妙的称呼方法,叫灭丁。

    记住这个名词。

    人死了,灯灭了,火熄了,灭丁。

    没什么。

    还是要苟且偷生的活下去的。

    我没有死去。

    因为我不平庸。

    我不平庸,很炫耀的说法,但这是真的。

    平庸之人,一夜死去。

    在那之后,我不平庸的意思其实只是……我还活着。

    我还活着。

    真好。

    人生还是有希望的。

    我还活着。

    我不平庸。

    我的父母也能活着。

    我的亲人们也能活着。

    因为……我不平庸啊。

    所以……他们是我的某某,所以他们能活着啊。

    我不能变平庸。

    我的某某……

    烟已经变为灰烬,落了一地,我摁灭了它。

    其实没有那么伤心。

    我的某某能活着,死去的只不过是那些我并不特别特别在意的人。

    无比残酷。

    就这样看透了自己。

    我是王磊。

    一个冷漠、一个习惯性漠视他人的家伙。

    很多人知道我的名字。

    那一夜之前如此。

    那一夜之后,更是如此。

    我把握着一些人发声的渠道。

    并不是离开我,她们的声音就不被人听到。

    而是,我不平庸,同样不平庸的人知道,他们信任我说的话。

    她们,不管怎样,不被信任。

    连她们自己都不相信,她们不平庸。

    从破旧的有着污渍的沙发上站了起来,接一杯凉水,喝下。

    烟味有些呛人。

    可是咽下去,会很舒服。

    冬天喝凉水也不算凉彻,反而会激起身体的反应,制造出热意。

    我要出门了。

    忘了介绍,我是一名娱记,很久以前致力于记录那些真实的新闻。

    有很多人相信我的报道。

    我现在依旧如此,只不过不同的是,从前我要辛苦的找寻真实。

    现在,她们找我。

    或许有人能猜到她们是谁了。

    没错,她们是明星。

    准确的说,是流量明星。

    神州日产三万的流量明星。

    现在,她们没有流量了。

    哦,你还看不透原因么?

    断流了啊。

    平庸之人一夜死去。

    或许她们的粉丝还有很多活着,这并不稀奇,但她们已经带不起流量了。

    因为在现在,她们的粉丝,绝大多数可是真真正正的不平庸的人。

    和我一样的人。

    我们可不狂热。

    好了,该出门了。

    我并不在意我的邋遢,反正这不会改变我不平庸的事实。

    风有点冷。

    默默拉上拉链。

    我依然会保持我中立严谨而刻薄的风格,这才是我的不平庸之处。

    没有人敢触碰这条线。

    我是绝不会违反的。

    我不只是我。

    我要活着。

    不止为我。

    而且……无力改变这残酷的世界,默默承受之后,这反而很好。

    我不平庸。

    我或许会为死去的曾占人类绝大多数份额的人难受,但不会太久。

    我本质冷漠啊。

    拦下一辆小破车,嚯,是个熟人。

    “飚叔,去报社。”

    飚叔豪迈一笑,“成!半个小时!”

    “那敢情好。”

    我不与飚叔攀谈,飚叔也不是一个常规意义善谈的司机。

    这辆车需要支付的,只是时间。

    不是灵异的支付时间,就是坐在车上多久而已。

    接下来,只需要享受飚叔的飙车狂野。

    他叫飚叔,五十往上走。

    以前怎样我不知道,现在他车速二百往上跑。

    市区。

    不平庸。

    其他我都不知道。

    萍水相逢嚒,虽然这逢得有点多,但开心就好。

    车道车少。

    没有多少车。

    金陵城依旧是那样美丽,古老和现代都安静了下来。

    三十分钟,不多不少,小半个金陵。

    然后车稳稳的停了。

    我拉开车门,目视着飚叔晃晃悠悠的远去。

    一个人的时候,飚叔也是文静的艺术中年。

    不过在我看来,估计是飚起来之后别人拦不下车。

    真的很有趣。

    现在活着的每一个人,如果你和他或她相处,你会发现,好有趣啊。

    拾级而上,平静的推开门。

    很小的小破屋。

    报社,文艺说法。

    就是个独属于我的小地方而已。

    不过它现在还真是个报社。

    我贴了四张宣纸。

    上好的宣纸。

    四个字,笔走龙蛇,力透纸背。

    王磊报社。

    我是拒绝的。

    耐不住写字的,是真的大佬。

    活着的传奇。

    真正的艺术家。

    ──就是这恶趣味有些重。

    后来他见到我还活着,很惊喜,很开心。

    说,“哈哈哈哈。”

    然后说一定要给我写字。

    结果就这玩意。

    我是拒绝的。

    但耐不住我下意识的说了一句那行啊我贴我门口。

    平静的瞥了一眼。

    字是真的好。

    我都能看出来的那种好。

    报社就一间屋,只我一人,愿者上钩。

    但我知道,很快就会有人来。

    我不是先知。

    她是预约。

    流量明星,即将带着她已经不存在的流量,来到这间房月租零元的报社。

    有些难言的诡异。

    但没啥。

    我很平静的冲了一杯咖啡。

    速溶的。

    不是速溶我也不会啊。

    捧着,暖手。

    静静等着她来。

    她说她只一个人。

    有些若有若无的暗示啊。

    但其实没用的。

    我不会偏差我的立场。

    以前会,现在谁也不能改变我。

    除非我死。

    暖风扫过小屋子,空调忠诚的工作着,它的身子上亮着两个数字。

    30。

    我喜欢这个数字。

    三十。

    听起来和三石很像。

    更主要的是,三十度最暖。

    身子越来越暖,有些慵懒,椅子捂热,电脑开机,没人找我,我打了个哈切。

    我可爱的读者们,太阳照常升起,欢迎来到……

    娱乐断流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