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迷雾纪元 > 第408章 小赌法的奇特属性

第408章 小赌法的奇特属性

    拨浪鼓嗖的一下缩小到一侧,同时崩崩崩的摇晃起来。黑面白面不断翻转,鼓虽无声,却让人不由的紧张起来,犹如刮开彩票前一刻般期待万分。

    辛主任不知石铁心看到的景象,自顾自的笑道:“你这个赌打的有意思啊。如果你赢了我就能吃上肘子,好吃。没肘子的话也不用我掏钱吃饭,开心。哪边我都不亏。”

    辛主任肯定不亏。

    但石铁心却是血赚。

    看着食堂里的酱肘子,辛主任愿赌服输,刷卡付账。同一时间,那面拨浪鼓猛然一停,白面朝前。

    “赢”字放出白色荧光,化作一个徽章,悬浮在视界一侧。

    石铁心猛然觉得浑身一轻,就像是忽然卸下了什么枷锁,或者突然获得了某种神秘的助力一样。

    肉身、能量、生命、元气、甚至包括思维和念头,都仿佛一下子上了个很全面的增益状态。

    石铁心愣了,然后握了握拳头扭了扭脖子。他说不上来这种增益到底是错觉还是真实存在的,但他有一种特别的直感,自己在这种状态下不管干什么都能保持在良好的状态。

    低头吃了一口肘子。

    嗯!

    嗯嗯嗯!

    不是错觉,确实有一种全方位的增益,就连吸纳精气的效率都提升了!

    同样的一口肘子,现在吃竟然比从前吃的时候,榨取的精气多了那么一丝!

    “这还真是神奇。”

    石铁心惊奇的看着手中的肘子,又看了看闪闪放光的“赢”字徽章,趁着状态上佳赶紧大吃二喝起来。他要实际测试一下,这个“赢”字到底有多大的作用。

    经过一顿饭的测试,石铁心发现这个“赢”的状态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强力。一开始乍然出现的时候确实很唬人,有种简直要羽化登仙了一样的感觉。但仔细研究之后发现,这个状态确实有用,但增益幅度不高,可能也就1%而已。

    关键是,持续时间很短。

    不到半个小时,“赢”字徽章就黯淡消失,那种加持感也就消退了。

    “如果仅仅是如此的话,也没什么大用处。不过……”石铁心想起了关于小赌和大赌的描述,心思活泛起来。

    赌,无分花样新旧、手段高低,真正决定是小赌还是大赌的唯一因素,就是赌注大小。对自己和辛主任的任何一方来说,一顿饭的赌注不管是从绝对价值还是从相对价值来说,都是毛毛雨。这个赌甚至都算不上局,只是一个玩笑,一个消遣。

    赢了之后获取的增益状态,也就同样若有若无。

    但如果赌的更大一些呢?

    那种全方位的增益会不会更强?

    “不过,如果玩的大的话,这种赌就不能和朋友打,必须找别人试。”石铁心默默盘算:“该去哪里试呢?”

    澳门?

    拉斯维加斯?

    都不现实啊。

    让我想想,嗯……哦!对了,忽然想到一个去处。

    各位老师、同学,还有期待着我的全国人民们,不好意思,我又要逃学了。

    不多时,石铁心稍坐乔装打扮,坐上了去城郊的公交车。

    金陵是北苏省省会,而南直隶区域已经是东华国内相当富庶先进的地方,城市中心区建的有模有样的。不过跟着公交车向城郊多开了几站之后,场面依然不可避免的荒凉起来。

    再开个几程,道路变窄、路面变脏,公交车呼啸而过的时候,灰尘和树叶能跟着飞好几个旋。

    在一个小站牌处,做一身社会大哥打扮的石铁心便下了车。他带上一副大墨镜,面孔冷肃的左右一看,然后便举步走向一处农户。

    这里位处城乡结合处,农户建设的比传统农村要好,大院更宽阔敞亮。但相较于城区来说,会有更多灰色产业在此盘踞。

    之前和过肩龙喝酒的时候,过肩龙就提过一个去处。石铁心按图索骥寻了过来,找到一处远比其他农户更大的院子,就连围墙都建的比别处高些。大老远就听到了鼎沸的人声,进门一瞧,里面甚是热闹。

    “来来来,都瞧瞧都看看,这边是常胜将军花彩羽,这边是过江猛龙铁腿黑。花彩羽是正宗的郑州鸡,看看这毛色多鲜亮,擅使一招双风贯耳!铁腿黑是花彩羽的老乡洛阳鸡,勾爪锐利,善用一招无影脚!”

    “正宗的同门相残中原鸡,正宗的少林功夫较高低,到底是谁输谁赢谁第一,下注了下注了!”

    一大群人围在这里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斗鸡。

    好的斗鸡可遇不可求,高水平的比赛也不是天天都有。过肩龙提到过这里是整个金陵近郊最大的斗鸡场,石铁心进门的时候正赶上一场比赛即将开始。

    两只鸡的饲主各分左右,夸耀着自家的公鸡。石铁心也仔细看去,发现两只斗鸡均头冠小而眼锐,羽毛少而粗厚,头颈胸腿隐呈一线,脖颈处的绒毛炸开仿佛狮鬃。看看它们的指爪,指甲粗短带钩,往地上一划就是三道痕,不论是精气神还是实际的体质,与普通公鸡都确实差别甚大。

    如果说普通公鸡是上班的白领,那么这两只斗鸡就是打擂的武师。石铁心第一次见到斗鸡不由啧啧称奇,仔细观察过两只鸡之后,找了庄家下了两千块钱的注。两千块的赌注不算少,但在这里也并不很突兀。偶尔会有城里老板过来消遣,多大的赌注庄家都见过。

    “赌”字拨浪鼓嘣嘣嘣的敲起来。

    “各位乡亲各位父老,双风贯耳对无影脚,正式开始!”

    庄家敲了大锣,双方饲主便各自让斗鸡入场。圆形的场地四周围了好几层人,没下注的鼓噪个热闹,下了注的人更是声嘶力竭的喊起来,为自己看好的鸡加油助威。

    石铁心也瞪大了眼睛认真瞧去。

    只见两只斗鸡一瞬间就认定了互相为对手,上身立刻低俯下去,颈部绒毛凶狠的炸开,眼睛死盯着对方,互相踱步绕圈,竟然法度俨然。忽然,气机交感,两只鸡都猛然扑上前去,凶悍的斗在一处。

    鸡毛翻飞,场面绝然称不上雅致。但石铁心却颇为惊异,甚至对这些斗鸡刮目相看。

    他没见过斗鸡,甚至没见过任何一种活着的鸡——我们土木堡人很难的!

    传说中原初的武术都是模仿动物练成,今日一见,却觉得这说法并非无稽之谈。这两只斗鸡没有多高的智慧,谈不上见招拆招,也没有什么羚羊挂角、机巧百出的应对。但是动手搏击时的最基本原理,那种搏命斗狠的核心要素,却是如出一辙。

    惨烈的厮杀,甚至引的石铁心浑身血气翻滚。也不知到底是哪种属性的作用,石铁心观摩片刻,披云腿的修行进度竟然提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