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迷雾纪元 > 第395章 师兄师兄,欲擒故纵

第395章 师兄师兄,欲擒故纵

    郑开明走近了看着这个大个子,心中滋味难明。

    真是造化无常。

    不久之前,郑开明才将他发配到垃圾班去,以维护学校纪律、维护新校长的权威。那时候这大块头需要学校,学校却不需要他,可以随意搓扁揉圆,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但现在,当真是三十天河东三十天河西。风云突变之下,一切都翻转了过来。

    现如今,是学校需要他这张王牌,而他却已经不是非凤鸣一中不可了。换了学校,他还是体坛超新星。但没了这个能文能武的“状元冠军”,对凤鸣一中来说却是个极大的损失。

    当真是咸鱼大翻身啊。

    站在石铁心身前,郑开明心中情绪翻涌,但脸上依然挂起了同样社会的笑容:“石同学啊,我过来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看,你是想住在一号宿舍楼还是教师公寓楼?这两个楼条件都不错。公寓楼清净一些,一号宿舍方便一些,你觉得哪个合适?”

    石铁心微微一怔,然后恍悟了。

    “郑主任,是刘校长让你来的?”

    “是校委会的想法。”

    果然如此。

    之前是郑开明押送自己去的垃圾班,自己是被“处分”的坏学生。可现在校委会为了修缮稳固与自己的关系,不想让这件事成为一根刺,于是又派郑开明过来再把自己请回去。

    实质上就是用郑开明的面子,给自己出一口气。

    石铁心不由感叹道:“郑主任,你也不容易啊。”

    郑开明却愣了,吃惊的看着石铁心。

    他是真没想到石铁心竟然是这个反应。

    少年得志,咸鱼翻身,但眼前这个学生似乎完全没有轻狂骄纵的苗头,还是那样沉稳,还是那样透彻,甚至有超乎年龄之上的洞察力。

    一时间,郑开明觉得自己眼前的并不是个学生,而是与自己基本同龄的社会人。

    一句“不容易”说进了郑开明的心坎里,他脸上终于不再虚假的微笑,而是变成了丝丝苦笑,说话语气也变回了正常:“也算不上不容易,学生工作嘛,总是要人来做的。总而言之,你觉得哪个地方好?”

    石铁心沉默了片刻,最后却摇头道:“不了,我不准备搬家。”

    郑开明牙疼一样的唑了唑牙龈:“这个,石同学,别跟老师赌气嘛。你要是嫌麻烦,我来给你收拾东西。”

    石铁心却还是摇头:“郑主任,我不是跟你赌气,我也根本没生你的气。你是个好老师,一直都是想激励我上进,这些我都知道。”

    “那你……”

    “我不搬,是因为名不正言不顺。现在盯着我们学校的人很多,我更要谨慎。我不希望有人说我刚刚有一点成绩就翘尾巴、搞特权,传出去对学校和我自己的影响都不好。”石铁心的表情很真诚:“所以,还是等期末考以后吧,我要名正言顺的搬走。”

    “这……”郑开明觉得石铁心说的也不是没道理,而且他看起来理智冷静,不像是心有芥蒂额样子,于是松口气道:“好吧,既然是你个人意愿,那我也不勉强了。”

    郑开明走了。

    石铁心却没有回到独自一人的清静状态中。

    因为有一个有些意想不到的家伙忽然出现了。

    凌星见。

    她就像一只狐狸突然跳出草丛一样倏忽而来,轻巧的一排石铁心的肩膀,然后一个旋身转到了另外一侧,稍微凑近一点,对暗号一样悄悄道:“大个子,我问你个小事。”

    刚刚还沉寂无比的状元石意识,此时开始苏醒了。

    石铁心目不斜视的慢慢往前散着步:“什么事,你可以问,我不一定回答。”

    “别啊别啊。”凌星见亦步亦趋的跟上来:“刚刚的对话我都听到了,前因后果我也都调查清楚了,我就想问问你到底为什么不搬?真的是因为影响不好?”

    石铁心反问:“你觉得呢?”

    凌星见的手指点着下巴:“我觉得是借口。”

    “当然是借口。”石铁心面不改色,一片坦荡:“我就是为了赌气。”

    说把我弄到垃圾班就弄到垃圾班,想把我请回去就把我请回去?

    玩儿呢!

    说了那么多,显得很成熟、很包容、很理解、很睿智的样子,其实老子就是为了赌气。靠体育水平以势压人非我所愿,靠考试成绩光明正大的让郑开明来收拾屋子,这才能真正把那口憋了很久的气挣回来。

    幼稚吗?

    幼稚。

    可老子乐意。

    “嘻嘻,你倒是坦率!”凌星见背着双手,摇曳生姿的走在石铁心身边:“我说,大个子,麻烦你一个事好不好?”

    状元石的精神结块忙不迭的震荡出回答——好好好!你就说嘛事儿吧!

    石铁心则干脆利落的摇头:“不好。”

    状元石懵了,没见过这样和女孩子聊天的。凌星见倒是毫无意外,也不气馁,依然笑靥如花:“别忙着拒绝嘛。我们是同学啊,互相帮助对不对。”

    石铁心不为所动:“我们什么时候是同学了?”

    “你看啊,你从前是三班的吧,我也是三班的啊。虽然是上次期中考试你走了之后我才进的三班,但我们都是通电老贾的弟子。就算非说不是同班同学,但说一声同门总没错吧。”凌星见往这边一凑,拿胳膊肘拱拱石铁心:“帮个忙吧,师兄?”

    石铁心毫不动摇:“我很忙的。”

    如果是方清绝,被如此拒绝的话必然不会再纠缠。但凌星见却是个厚脸皮的,嘟着嘴巴一声声甜甜的叫着,喊的那叫一个热乎:“帮帮忙嘛,师兄~师兄~师兄~~~”

    凌星见叫一声师兄就绕一个圈,绕的状元石的精神结块晕晕乎乎的。

    看到那么高冷的红裙姑娘,此时竟然这么黏,石铁心也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先说说,你想做什么。”

    “谢谢师兄!”凌星见啪的一下双手合十,低头拜了一拜:“我就是想给师兄做个专访,很简单的。”

    专访?

    也就是说进一步的一对一亲密交谈?

    状元石的精神嗷嗷叫,恨不得摁着石铁心的脑袋让他赶紧点头。

    石铁心却溢出一丝坏笑,然后又收敛起来,拿出了社会腔调说道:“想专访我的媒体特别多,不过学校对我的采访安排有规划,这事,不好办啊。”

    凌星见合十的双手嗖嗖的互相搓了起来,抬起头露出了可怜兮兮的眼睛:“师兄~~~!我真的很想采访你嘛~~~”

    “看你诚意喽。”

    “我明白了!”凌星见呼哧一下直起身:“师兄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随便提!”

    ——没要求没要求,我什么都答应——

    状、元、石!

    你能不能别添乱,老老实实的看哥高端操作!

    “我也不知道我有哪里需要你帮忙的。要不,你观察观察,琢磨琢磨——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