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迷雾纪元 > 第2章 我是谁?我在哪?(中)

第2章 我是谁?我在哪?(中)

    这些高中生同学本应该在上课,现在则全都扭过头来,用惊愕莫名的目光齐刷刷的看着石铁心。石铁心与这些同学大眼瞪小眼,目光中都是在同样的吃惊、错愕、与莫名其妙之中不断变化着。

    再低头看看脚下,自己身前也有一张桌案,不过已经翻倒,书本凌乱一地,想来是刚刚突然起身时撞翻的。理性分析一波,自己应该也是这些“高中生”的一员,学子们刚刚应该是在安安静静的上课。直到,自己一声长啸,掀桌而起……

    不妙啊……

    虽然现在脑子里乱乱的,但不论如何石铁心也明白,眼前这情况——不妙啊!

    安静,无比的安静中,突如其来的是一声雷霆震怒的大吼,在教室最前面轰然炸响。

    “你搞什么玩意儿!!”

    听到这个声音,心中莫名涌起一种如闻狮吼虎啸一样的畏惧。这种畏惧源于身体、源于灵魂,源于一道猛然闪现的记忆。

    不由自主的一个哆嗦,石铁心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四十许岁的男子站在名为“讲台”的位置,正怒不可遏的瞪视着自己。

    “揭竿而起吗你这是?想造反啊!!”

    男子啪的一下猛然一拍桌面,简直算得上怒发冲冠、须发皆张。石铁心反射性的一个哆嗦,心中念头更是像一群被惊到的鸭子一样乱七八糟的涌了出来。

    遭了遭了,是班主任老贾的课!天呐,我到底在干什么?我为什么要在老贾的课上发神经?

    “不想听我的课是不是?不想听我的课我也不勉强你——出去,立刻给我出去!”班主任老贾像一头发了怒的狂狮一样指着教室大门:“从现在开始,给我一直站到放学,不准回来上课!”

    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意识,石铁心脑袋一低,低眉顺眼老老实实的就要往外走。

    “把课桌给我摆好再出去!”老贾再度一声咆哮:“连这点事都不懂了吗?梦游呢你!”

    回过头听教听话的把课桌扶起来,蹲在地上把书本收拢放好。眼前似乎闪过了什么字迹,但石铁心如今浑浑噩噩的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站起身走向门外,整个教室所有的学生全都用各种眼神注视着他,然后嘈嘈切切的私语声立刻弥漫了整个教室。

    那些目光有不解,有莫名,有嫌恶,有不屑,甚至还有些可怜,但石铁心全然不顾,懵懵走出了教室,在外面走廊靠着墙壁站好。

    当他跨出教室大门,教室里面的私语声立刻响亮起来,呜呜泱泱说个没完。

    “好了好了,都闭嘴!你们哪里还有空管他?学习差的如果不想掉到普通班、学习好的如果还想升入精英班,就给我打起精神来好好学、拼命学!”班主任老贾的咆哮声透过墙壁也听的很清晰:“物竞天择,强者生存。在凤鸣一中,就是要强、强、更强,才能一飞冲天!”

    班主任老贾的声音传入耳中,石铁心站在走廊中,表情迷茫而迷乱。记忆和意识就像串了线的广播,一会儿播这个一会儿播那个。又像两幅扑克牌在洗牌一样交叠掺杂着、纷纷扬扬吵吵闹闹的飞过心头。

    石铁心一会儿觉得自己是在土木堡太空城遗孤院长大、在星工子弟学校中就读、拥有基础养精术和基础拳术、兼并修习六大根本心术、即将面临小乡试压力的“蒙童”。

    一会儿又觉得自己是东华国出生、在南直隶长大、于名门校园凤鸣一中就读高一、手无缚鸡之力更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高中生”。

    两种不同的记忆在心中不断冲突交杂,让石铁心根本察觉不到时间流逝。不知不觉之中,一堂课结束。下课铃声中,班主任老贾黑着一张脸,表情如生铁一般踏出了教室。他自石铁心身边走过,上下看了一眼,看到石铁心那浑浑噩噩仿佛梦游一样的表情,心中更是不满,重重的“哼!”了一声,也不说什么便走了。

    石铁心反射性的缩缩头,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无穷年头冲突激荡中,什么也说不出口。

    然后是同学,一串一串的冲出教室。有自己班的,有别的班的。叽叽喳喳的聊天声立刻甚嚣尘上,别班学生一个个盯着被罚站的石铁心猛瞧,自己班的同学则立刻就有人开始说明解惑。

    “哦!”

    “原来如此!”

    “不会吧……他为什么要这样?”

    “疯了吗?”

    很多人远远地指指点点,也没有人凑上来和他说话、解他尴尬。迷糊之中,石铁心明白了什么。自己平日里少言寡语,在这个班级中与同学确实没有什么往来。此时自己落难,这些人不愿沾染麻烦也属正常。

    “你们没听说过吗,他就是那个‘状元石’。”有人远远的努努嘴,神色微妙的对着这边说道:“中考的时候还拿过一卫状元,是被学校特招进来的。”

    “啊?”其他人挠挠头:“南直隶三省五府二十八卫,能成一卫状元也是很了不起的事了。再说是被特招的,妥妥的一定在精英班啊,他怎么会掉到重点班来的?”

    凤鸣一中的重点班自然也是天才汇聚,但和精英班比起来当然是差了一个档次。

    “谁知道啊,我隐约听精英班里的哥们儿说过,这‘状元石’原本确实是在精英班的,一度还有问鼎十强的潜力。但后来不知怎的,成绩突然下滑的厉害,一学期期末考的时候就已经退到精英班垫底了。二学期期中考的时候连精英班的资格都没保住,直接退到重点班里来。”

    “怎么会这样?”有一人惊异道:“一卫状元被逼出精英班,这也太惨了点吧。对了,顾少怀,他学习厉害吗?”

    讲述那人一撇嘴,满脸不屑:“哼,前阵子他来的时候还以为来了一位谪仙人、一头过江龙,至少也是那种会卯足了劲儿杀回去的学霸。没成想,反而看着像个神经病。我看啊,就这次期末考,别说杀回去了,连重点班都未必保得住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