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迷雾纪元 > 第1章 我是谁?我在哪?(上)

第1章 我是谁?我在哪?(上)

    迷迷糊糊,天旋地转,浑浑噩噩,不知东西。

    意识仿佛笼罩在一片深沉的黑色迷雾中。

    恍惚里。

    耳边似乎听到了什么,那是尖刻的讽刺…………

    “就你这出身,老老实实当贱民吧!”

    眼前似乎看到了什么,那是恶毒的挖苦…………

    “我看你是不知天高地厚,难不成你还想当什么上等人?”

    影影绰绰里,黑暗中似乎有梦幻泡影一样的场景闪现,似乎有一个人正在对自己说着话。明明画面已经完全看不清,但那声音,却似是从心底最深处泛上来一样。那样清晰,那样鲜明,连每一丝微妙的嘲弄与不屑都听得清清楚楚。

    “说什么奋发向上,不是谁都有资格的。学习、修炼,那根本不是你这样的人能想的。别以为我是在信口开河,你除了大路货的基础养精术还会什么?”

    “凭你的财产,能买一本基础拳术已经是极限了吧。是,我承认你的基础拳术练的到家,但基础拳术练到优异又怎样,就凭基础拳术,连最低级的搏击俱乐部都进不去,就是进去也是去送钱的,一个星元也赚不了。”

    “就算不提力术,心术修炼上你更是不可能有出息。看看这个,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辅修秘录!没听说过吧?羡慕吧?那是当然了,以你的财力,连我这本最低级的辅修秘录也接触不到。没有辅修秘录,六大根本心术你猴年马月能修成第一重?”

    “小乡试已经不远了,你吃得起养身精食吗,你要多久才能凝精成团?你拿的到辅修秘录吗,你要多久才能把六大根本心术中的至少两门修成第二重合格?恐怕一个都没门吧。没门,你的小乡试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

    “小乡试不成,无法继续深造学习,你哪里还有第二条路可走?”

    “力术不行,哪里进的了好帮派?心术不行,哪里进的了大企业?好帮派大企业都不要你,你又去哪里找资源?二十年、三十年,别人或许已经飞黄腾达,你却只能在废尘里打滚。”

    “不过,这事儿也怨不得你,得怨命。”

    “不仅是你,每个人都要看出身。比如人家沈少爷,说不定从小顿顿都是养身精食,天天都有学士指点,辅修秘录堆满整个书架,别人做梦都想象不到。像我,我比你也强不了太多。可我不像你,我知道审时度势,我知道什么时候该跪下。”

    “如果不是我尽心为冲哥办事,凭我的本事我也接触不到辅修秘录。而像你这种出身遗孤院的人就更不用说,跟你努不努力根本没关系,遗孤院根本给不了你什么支持而已。”

    “遗孤院的院长每年都会送几个人过来,好像给了你们一点希望、一条路。但我告诉你,没有资源支撑,你这条所谓了路,从最一开始就是一条——穷、途、末、路。”

    “命不行,就不要讲什么风骨,谈什么尊严。头铁骨头硬,下场也只能是被敲碎脑袋、打断骨头。”

    “如果你生在富贵之家,你这叫努力上进。可你不是,所以你就只是不知进退、不识好歹。”

    “而不知好歹的人,往往没什么好下场……”

    然后,他似乎看到了一次挑衅,一场不公平的比斗,最后演变成的一场殴打。他看到自己全力抗争,但终究是修为低微,被狠狠折辱。

    疼痛与屈辱并存,不甘与丧气并至。

    声音远去了,画面消失了,意识似乎回归了那一片黑暗之中。但在黑暗的最底部,却有一股火焰,爆炸一般的膨胀开来。

    愤怒,愤怒,因自己的遭遇而愤怒。

    愤怒,愤怒,因那些嘲笑与挖苦而愤怒。

    但最愤怒的不是那些人说了什么,最愤怒的是,即便是自己,在心底的最深处也没法否认那个人说的……是对的。

    自己出身确实不好,不要说修炼上的支持,就连简简单单的活着都需要拼尽全力去争取。这样的自己,如何去与那些出身好的人争抢?我到底应该如何才能站在那人的面前,堂堂正正的告诉他,天无绝人之路,事在人为?

    小乡试已经不远了,我似乎,真的办不到……

    但……但……但是……

    我还是……

    不甘心啊——!!

    巨大的愤怒如同开天辟地般爆炸,瞬间撕裂了笼罩意识的迷雾与黑暗。意识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猛然一睁眼,眼前光明扑面。双腿一蹬豁然站起身,目眦欲裂中,不平之气自心中喷发、逆冲咽喉,忍无可忍中一声长啸爆发而出。

    “啊————!!”

    咣当,哗啦,乱七八糟,然后是一片安静。

    光线射入眼中,瞳孔调整着摄入的光量,让炫目的景物快速清晰起来。长啸结束时,眼前的景物也清晰起来。待看清了眼前的一切,石铁心猛然愣住了。

    这里不是任何他设想的地方。

    他以为自己醒来的时候,应该在自己的小破屋、或者有好心人送自己去医院、再或者无人问津中在街边陋巷的垃圾箱。垃圾桶的可能性最大,毕竟自己也没什么钱购置医疗险,不会有自动响应的医疗服务。

    但眼前的场景不对头。

    非常的不对头。

    不对头到让刚刚还在狂呼大吼义愤填膺的石铁心都瞬间懵逼了。

    ——这里是一间敞亮的屋子,屋子里面整整齐齐摆放了很多木制的桌案。桌案样式奇特,四个木头腿、两个桌子洞,样式相当古老,就像那些描写纪元初期、中央星大发展时代的电视剧中的道具布景一样。

    桌案后满满当当坐着年轻的男男女女,两人一桌,共坐同一个样式同样古老的条凳。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但不知为何,脑子里立刻显出“同学”“同桌”等词汇,更毫无生疏感,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这些人,都是学子?

    脑子里再度闪过一些信息,石铁心立刻明白,这些人确实是学子,只不过在这里不叫学子,而叫“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