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迷雾纪元 > 第520章 我等你锋芒绝世

第520章 我等你锋芒绝世

    咚。

    听起来确实有些像钟声,轻灵飘渺但又浑厚浩大。

    咚。

    石铁心仿佛看到一个勇者,历尽千辛万苦,用绝大的勇气、毅力和智慧来到了世界之巅,在无穷的云海孤峰上敲响了神话巨钟。

    咚。

    这声钟鸣如同开天辟地的轰鸣,席卷小天地,透入大天地。这钟是如此的巨大、如此的沉重,每撞击一次都要使出浑身力量与意志。敲钟人已经很疲惫了,几乎强弩之末,但他依然在坚持。

    咚。

    “五声了!五声了!卧槽五声了!十年记录今朝破啊!”四周的人沸腾起来。

    但司崇天周身的气息衰落了下去,似乎已经油尽灯枯,五声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五声到底是什么水平?到底有多大作用,又会留多大遗憾?石铁心对此一头雾水,但也忍不住为其心焦起来,希望司崇天能再度奋起。

    高冲霄紧张的浑身喷发精气,忍不住握紧拳头大叫道:“加油啊老表!”

    “加油!”“加油啊!”所有人都纷纷大叫起来。

    石铁心立刻看向时雨雷:“这样叫没问题吗?”

    “没问题。”时雨雷笃定道:“我们是武者,不讲究六根清净。加油打气虽然没多大用,但至少也没什么害处。玄学上来讲,可能也有点效果吧。”

    嘶………………

    石铁心立刻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然后,一声爆吼轰然炸响:“上啊——!!!”

    咚!

    最后一声,余音袅袅。

    石铁心叹为观止,只觉这一次观礼对他来说意义非凡,让他对燃丹破锐鸣天钟这件事有了最直观的认识,有极大的好处。

    “六声!”“天钟六鸣,吊炸天了!”“不愧是小表弟,这死心眼在这方面就是天赋异禀,司家家主恐怕已经笑的脸都歪了,司家继承人毫无悬念。”“哈哈哈,太牛逼了,耶耶耶!”

    四周的青年俊杰们一个个笑语欢声。

    时雨微看着别人都高兴她就也跟着傻乐,乐了半天之后才瞧瞧扯扯姐姐的袖子低声问道:“六声真的厉害吗?”

    “很厉害了。”时雨雷也忍不住感叹道:“姐姐当初是七响破锐,他能做到六响,已经很了不起了。如果锐气境界内能够不懈努力再有些缘法的话,天赋域也是有可能的,未来可期。”

    时雨慧是天钟七响吗?

    石铁心想想恐怖的贷天王,心中终于对天钟次数稍稍有了点概念。

    再看司崇天,他的气息已经稳定下来。燃丹破锐耗尽了他的力量,让他此时疲惫不堪。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锐利的光芒闪耀,那是怎样的疲惫都掩盖不了的强大。

    从这一刻起,司崇天开始踏上了超凡之路。

    三天之后。

    上城区,穹层。

    “来了?”

    “来了。”

    “快坐吧。”

    穹层边缘,司崇天和石铁心并排坐着。

    司崇天的腿悬在外面一晃一晃的,他浑身迫人的锐气被收敛起来,耗空的身体也补了上来,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精神焕发。

    石铁心看着司崇天,说不上到底是哪里,但小狗蛋子确实不一样了。就好像,整个人都向着某种更高等级进化了一步一样。

    司崇天指着不远处的大回环:“那里是大哥铁比赛的地方吧?”

    石铁心收回目光看向大回环:“对。”

    “这条路建的挺有门道的,当初我也跑过这条路,能全靠自己跑下来确实不容易。”

    “那改天我也试试。”

    “试试吧,是个不错的磨练。”司崇天拿出一瓶罐装酒递给了石铁心:“恭喜你,比赛获胜。”

    “也恭喜你,天钟六响。”

    啪,酒瓶碰了一下,两人咕咚咕咚的各自喝干。

    “我这次回来发现大家都各有进展,而其中变化最大的毫无疑问就是大哥铁你了。”司崇天看着石铁心,满脸开心:“和你一起当保安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一转眼的功夫你就……”

    “一转眼我就开始送外卖了。”石铁心微笑:“还不是多亏了你们,都是我的小福星。”

    “很多东西,不是幸运就能做得到的。知道我这次突破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吗?”

    “是什么?”

    “我的感触是——你鸣天钟必然成功。”

    “啊?”石铁心非常意外:“对我这么高评价?”

    司崇天非常笃定:“就是这么高。”

    他表情郑重道:“大哥铁,想要鸣天钟,龙精只是基础,锐意才是关键。锐意不是歇斯底里的发狠,而是勇气、毅力、信心、与信念融汇一处的灵魂力量。”

    “顺风顺水养不出锐意、与世无争养不出锐意、单纯的好勇斗狠也养不出锐意。”

    “顺风顺水者惰,与世无争者淡,好勇斗狠者杂。”

    “想要鸣天钟,无关正邪,心种锐意必须既强且纯。”

    “很多人蓄锐的时候喜欢挑战四方,以百战百胜来蓄锐,这是当今蓄锐方法的主流。但其实我觉得,所谓的‘百战百胜’,养出来的锐意过于浅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区区精气境界,谁敢说自己天下无敌?”

    “想百战百胜,无外乎两个办法。一是避强就弱,柿子挑软的捏。二是运气不错,遇到的刚好都比自己差。可一旦避强就弱,心中自然气虚。一旦幸运得胜,自然患得患失。如此一来,养出的所谓锐意,便如无根浮萍,脆弱不堪。”

    “在我看来,真正的锐意,便是即便失败无数次,也能再一次奋起的执着。是即便天道不公、命途多舛,也能极尽自己所能砥砺奋进的勇毅。是并不刺人扎人的温纯、是绝不妥协的方正。”

    “锐意不仅从与人斗中来,更从与天斗中来、与命斗中来、与失败与绝望与不公与怠惰与孤独的战斗中来。”

    “仿佛一把兵刃,单纯的锋利,哪怕削铁如你也算不得神兵。唯有那种即便被打败、被弯折、被斩断、被锈蚀、被埋葬闭锁千年万年,依然能够在剑鞘中蓄积能量、熔炼熬炼、重铸自己、浴火而生,唯有这样的兵刃,才是真正的绝世神兵。唯有这样的兵刃,在出鞘的那一刻,才会光耀千古、锐不可当。”

    石铁心愣愣看着司崇天,他知道小狗蛋子已经是毫无保留的把破锐的所有感悟都和盘托出。

    听着司崇天的话,石铁心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声音。

    那声音饱含着极大的力量,至今仍在他的灵魂中回荡,让他忍不住喃喃出声道:“石心铁骨,向天挥拳……”

    “石心铁骨,向天挥拳?”啪,司崇天一拍大腿,兴奋道:“对,就是这个感觉,总结的太到位了!”

    “大哥铁,现在我终于明白当初在那个工厂食堂中为什么会被你吸引。因为那个时候刚开始蓄锐的我,心种只有虚浮的念头。而大哥铁,你身上,正是充满了真正的锐意。”

    “正是从你身上,我才看到了真正锐意进取的人是什么样子,才从一个公子哥变成了真正的修行者。”

    “可以说,如果没有遇到你,我不可能天钟六响。”

    “谢谢你。”

    石铁心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说什么才好。

    “大哥铁,你是一个无时无刻都在蓄锐的人,这不是任何幸运、天赋、外挂能够替代的高贵品质。”

    “你可能自己并没有这个自觉,但在蓄锐这个阶段,你是我见过的最强的一个,无人可与你相比。”

    “不过呢,大哥铁你也有自己的问题,那就是长期压抑的生活让你不得舒展。你更谨慎,但失了恣肆。”

    “你的磨砺足够了,下面需要的是一展风云之志。”

    “用勇毅铸根基,以胜利开锋芒。”

    “这是一个充斥着比赛的时代,比赛不仅代表了胜败,也代表了机会、代表了层次、代表了圈子、代表了一展所长的舞台。”

    “而这个舞台,很快就要来了。”

    “来吧,我在沙椤城等你。”司崇天的双眼熠熠生辉,宛如旭日东升:“等你神兵出鞘、锋芒绝世的那一天。”

    石铁心沉默片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话不多说,一字千斤。

    “好。”

    之后,两人又聊了许久。关于蓄锐,关于锐意的特性,关于是否需要在斗志最巅峰的那一刻临阵突破等问题。

    司崇天给出的答案是固然可以,但不需要。当一个人战胜困难之后,锐意会自然沉淀。战斗至最巅峰的时候当然锐意高涨,原理上来说确实锐意更强,但实际上战斗的时候难免消耗能量,精气的消耗同样也会降低鸣天钟的可能性。

    再说了,打着架的时候上哪找机会突破去?在敌人面前盘膝静坐专心突破,敌人不给你一大脚丫子就不错了,还指望别人等你完成突破功力大进吗?

    不知不觉,时光飞逝,夕阳西下。

    模拟阳光洒下,夕照的霞光落入司崇天眼中。

    司崇天眯了眯眼,看向远方,忽然叹了一口气。

    “贤弟何事烦心?”

    “没什么。从前常听家中长辈说起‘196’,每次我问,都说等我长大了就知道了——现在总算知道‘196’是什么了。”

    嗯?

    196?

    恍惚之中,似乎有个什么人也对我说过这个数字啊,是哪儿来着……

    石铁心不由好奇道:“196是什么意思?”

    司崇天嘴巴长了张,最后坏坏一笑:“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