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风吹之旅 > 08.被发现了?
    吃过饭,茹月娴将碗筷收拾起来,放到水槽里进行清洗。

    秋霖想要帮忙,结果茹月娴直接推了出来,让他和月桐两人坐在客厅里,只能登上个人终端的聊天界面,装作聊天的样子。

    简月桐打开电视,播放起一直在追的动漫,刻意调小的声音像是远在另一个世界。

    一时间,尴尬的气氛在客厅里蔓延。

    “喂,你作业怎么样了?”

    受不了这种不自在的感觉,简月桐当即打破气氛问道。

    “啊?”秋霖回过神来,回答道:“作业啊……没怎么动过,还在设计阶段。”

    月桐眼神注视着电视,看也不看这边,说:“做快点。”

    “…就算你这么说,这也不是想快就能快的啊。”秋霖为难的划了划脸颊,“而且为什么……”

    “因为我国庆想出去玩,不想只待在家里,你陪我一起。”月桐打断他的话,直接问道:“这个理由行不行?”

    “……我尽力。”秋霖抿了抿嘴,苦恼的塌下了肩膀。

    现在的作业可不是说快就能快的啊,而且连直接抄答案的方法都行不通。

    “嘁。”

    简月桐小声的啐了一声。

    又是这种表情,她敢肯定,刚才那些话秋霖绝对没有往‘那个方面’想,只会真的以为是出去玩而已……就是这样才麻烦啊!

    她猛地攥紧了遥控器,脸上露出恶狠狠的表情,让旁边秋霖吓了一跳。

    “怎么了?”

    “没·什·么。”

    她语(咬)气(牙)平(切)淡(齿)的回答。

    “那、我…我先回去赶作业了。”

    莫名觉得背后有些发凉的秋霖,只能小心翼翼的向她道别。

    “……加油。”

    像是突然颓废了一样,简月桐侧过半边身体,慵懒地挥了挥手。

    “哦。”

    之后,向婶婶道过别,拒绝了她的挽留后,秋霖回到自己家里。

    ……

    呼吸着家中冰冷的空气,秋霖觉得心中那种不自然的感觉渐渐消退,心情逐渐放松。

    “洗过澡后就开始做作业吧。”

    站在卧室里,秋霖低声自语,然后蓦然想起一件事,脸色再次不自然起来。

    “对了……劳拉小姐,我洗澡的话你……”

    “我待在外面。”

    劳拉从秋霖的身体里出来,脸色同样有些不自然。

    只不过到底是一个教会的大主教,劳拉很快就恢复了优雅,微笑着说:“正巧,我恢复了一些力量,勉强能够碰到其他物体了。

    “你这里有什么能够迅速了解外界情报的东西吗?我想趁这段时间了解一下。”

    “哦,这样啊。”

    秋霖点了点头,然后将电脑桌上的电脑打开,用了十几分钟教会劳拉如何使用电脑。

    “Yes!”

    劳拉可爱的攥起了拳头,在身前一挥,像是为自己学会了使用电脑而庆贺。

    看着马上就陷入信息世界的劳拉,秋霖不由得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然后悄悄地从衣柜中翻出衣物,进入浴室。

    ——·2·——

    市中心,“蜂巢”气象观测塔。

    这是一座高达三百公尺的巨塔,整体上看去宛如一个顶部镶有水晶圆球的奖杯,为了保证气象观测结果的自然性,城市的建筑在规划时就特意避开了这里。

    在观测塔的旁边,一片与运河相连,波光粼粼的人工湖在夜色下氤氲起丝丝寒气。

    湖泊旁边,蜂巢广场上尚有夜游的行人们,他们有的带着孩子出来散步,有的男女两两成对,肆无忌惮的撒着狗粮。

    但是,在这人工湖与气象塔的地下,赫然有一座不为人知的秘密基地。

    这里是隶属于国家气象局超自然现象观察司下辖,桐城超自然现象观测局的总部。

    其中,有一个被称作〈灵性气象观察室〉的部门,他们通过遍布全城的〈伪装型·灵气监测网络节点〉监控、调律着城市中的灵脉,维持着城市中灵气的安稳。

    度过因黄昏时昼夜交替、阴阳相易带来的灵气变动时期,为了疏散观察室内弥漫的紧张感,执行夜班的观察员们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闲聊着。

    “欸,听说今天会展中心那边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你们知道吗?”

    “知道知道,因为这事上面已经震怒了呢。”

    “我听说原本好像是要在那里缉查一起〈苏生者〉引发的毒PIN交易案,怎么演变成恐怖袭击了?”

    “我从蔡室长那里打听了一下,原因是逃掉了一个‘上辈’,但是那家伙胆大包天的竟然没直接逃走,还留在会展中心里。

    “因为那时候刚好在办漫展,人多嘛,搜查的难度大大增加,结果让那混蛋把电子病毒逆向输入到〈EARS〉的系统里了,导致会场几乎所有人都被致幻、狂乱。

    “因为这事,我去打听的时候还被室长吩咐仔细监控市里的灵气异动呢,让咱们务必要抓住那家伙。”一个老资历的观察员抱着咖啡杯,虚着眼睛盯着大屏幕,老神在在的说道。

    “这绝对是为难人呢吧……”一个人说。

    “欸,〈苏生者〉的灵气要是真的那么好抓就好咯!”

    “你们可拉倒吧,这事不需要咱们操心。”那个老资历的观察员继续说道:“上面的人从毒PIN事件的时候就已经和〈驿站〉联系了,这件事交由异能组织〈诗人〉负责,咱们干好咱们份内的工作就够了。”

    “嘿,早说嘛!”

    一个观察员笑了笑,然后眼睛一睁,脸色兀地严肃起来,控制着键盘将自己这边的视频记录倒放、暂停。

    “老关、老陈……你们快看屏幕!”他肃声说道。

    被叫做老关的老资历观察员和其他观察员们立刻向旁边的大屏幕投去视线。

    “有〈阶段1〉的灵体出现?”老陈望着屏幕喃喃自语。

    阶段1,作为灵气变动的产物,从灵界‘迷路’到现实世界的‘低等自然灵’的一种,判定的标准则是拥有一定程度的物理干涉能力。

    就作为超自然灾害的程度上而言,仅是需要〈送还科〉出动将其‘送还’的第一阶段。

    “不对,灵体反应短暂地出现一段时间后就消失了……”老关操作起面前的电脑,调出那一段时间的灵气反应图(三维坐标系),根据其中的变化,眉头深皱的得出一个结论:

    “通知〈送还科〉的人:B6市区,〈洞庭春色〉小区内疑似出现擅于‘隐匿’的‘中等自然灵’,目前尚无法判明对人类是否具有敌意。”

    “了解!”

    ——·3·——

    劳拉凝眉望向窗外,根据灵性的提醒,她明白自己被发现了。

    ‘是因为力量恢复了一点的缘故吗。’她如此推测道。

    飒!她抬起手,用恢复的那一点力量在空中撰写起来。

    那是以诺天使文,经过网上的搜索,她认为即便是在这个世界同样存在一些相似的神秘学体系。

    在书写完毕后,在空气中泛着淡淡灵光的文字像是燃烧殆尽的卷轴一般,从中化出的‘灵性粉尘’被劳拉挥洒在整个房间中。

    下一刻,那种被发现的感觉就此断绝。